CAMRY下殺只要33萬起快來!!跟新一代女神一起推泰國搭公車的新鮮體驗「輔導街友像餵狗」 市...
2006-04-25 21:45:34 人氣(19,726) | 回應(4) | 推薦(0) | 收藏(0) | 下一篇

父子 {亂倫}

0
收藏
0
推薦

父子


「呀………….,我受不了,離婚吧!」

媽歇斯底裡地叫起來,我驚得躲在房裏,只聽到大門「嘭」的一聲關上,爸走了,跟著便是媽的哭聲,才十三歲的我,六神無主。

自此我便跟著母親,日子還算不錯,但我常想爸,他是個工程師,二十歲就跟媽奉子成婚,母親比他年長七八歲,外表端莊,但益顯得格外成熟,隣居背地說她像兩子之母。

離婚後,父親去了澳洲工作,後來輾轉到了大陸拓展工程,除了每月給我通電話外,已四年未有相見。偶然我們在電郵聯絡,或互傳相片。相片裏的父親愈來愈壯,胸肌愈來愈挺,樣子也愈來愈年青,我開始對他陌生起來,他像變了另一個人,然而卻深深的吸引著我。

中五那年,媽再婚了,是個五十來歲的大學教授,既古肅又悶蛋,我叫他Uncle,但甚少交談,除了學問,他那可跟爸相比!母親很想我們多點溝通,可是,我跟這個後父卻不太投緣,關係非常冷淡。

為了升學的事,我更跟他們發生爭論,Uncle 提議我到美國去讀High School,這樣可以連會考也免了,亦較易安排入大學,媽當然大表讚同。然而,我對此安排却十分不滿,我已快十七了,可不再是小孩,豈可連自己前途也不能過問。幾天我都沒與他倆交談,剛好爸來電,我嚷著要他反對,媽無奈跟他商議,最後她提議我去見爸一次,讓他給我曉以大義。

他在青島工作,當我步出機塲,爸即把這濶別四年的兒子一擁入懷,我也緊緊的抱著他,然而,感覺與從前卻大有差異,至於甚麽感覺我則說不上來!

「爸,你現在很壯啊,看,T恤也險些擠爆,好利害!」看著爸壯碩的身體,我無比的艷羨。

「大偉,你長高了,跟爸也差不了多少!」說着,他在我的手臂一揑,「嗯,居然有點肌肉啊,常常運動吧!」

「是啊,我喜歡壯壯的,我常游泳打球,睡前也舉啞鈴,練練掌上壓,我現在也有胸肌啊!不過 ………….,不大呢!」 我看著他碩大的胸膛,面頰有點燙,「對了!爸,趁這兩星期,你要做我的教練,我要像你般猛,OK?」我繼續說。

爸微笑的看著我,伸手在我頭髮上輕撫,然後說:「你是我的兒啊,不聽你的,還聽誰!」

他笑得真帥!

爸住在青島的新發展區,是獨立向海的房子,前有小花園,徒步走二十分鐘就是著名的浴場,即是我們稱的泳灘,環境非常不錯,他特別請了兩星期假陪我。
放下行理,他就帶我四處游玩。這天,我們久別重逢,分外開心,看到長長的泳灘,一望無際的黃海,真是海闊天空。泳客也不甚多,不是假日吧,海風悠悠的拂臉,爸的手一直搭在我的肩膀上,這感覺真好!

夕陽西下,餘暉映得海灘更美,我嚷著明天要去游泳,爸只是點頭微笑!

晚飯後,我們在園子並坐,他抽著雪茄,喝著紅酒,我也學著。雪茄味真澀,紅酒也不怎麽好喝,然而,我喜歡學爸的一切。星光下,他只穿著小背心,每當舉杯喝酒,那手臂的肌肉便彷若小丘墳起,筋肉猙獰。我忍不住伸手往他臂彎摸去,堅實如石。

「怎樣,爸的肌肉還可以吧!」他帶點驕傲地說。
「很利害啊!我可以摸摸你的胸肌嗎?」我承著喝了酒,壯著胆子問。
「怎會不可以,來,隨便測試你老子肌肉質素,我可不是白練的!」說着,他站起來,擺着健美的姿勢。他的褲子真短,褲襠的右邊明顯隆起,坐久了,陽具移了在一邊,十分耀眼!

我雙手放在挺凸的大胸肌上,掌心觸及乳頭,一陣衝動,湧入單田。

「爸,我可以有這麼大嗎?好喜歡啊!」我實在有點醉,不斷的在爸身上游索。
爸的呼吸變深長起來,也沒有回答我的說話,只著我返回房子睡覺去。

「爸,很久已沒有與你一塊睡了,我今晚要和你睡在一起!」我嚷著。

「好吧,你先冲涼哦,爸可怕髒的!」我欣然答應。洗不到五分 鐘就出來,只穿著平褲內褲。

爸半身躺在床上,雙腿平放在地,那右放的巨物依然耀眼,他雙手放在頭下作枕,長著濃密毛髮的腋窩畢現眼前。他見我出來隨即坐起,「這麼快,乾淨嗎?」眼光不住在我身上打亮。

「嗯,身裁不錯啊!」然後伸手在我的腰腹一摸說:「居然練到腹肌了!不簡單了。」

「真的?但沒長肉呢!爸,給我看看你的肌肉啊!」我央求著,但手已開始掀起爸的小背心。他沒有拒絕,只舉高雙手,讓我幫他將背心扯下。那動人的腋窩,更加近距離的展示面前,真想湊上去親吻那濃密的毛髮!

赤裸的父親像希臘的大理石雕,肌肉均稱,線條細緻,乳頭又大又凸,在堅挺的胸肌上搖曳生姿。我看得心兒劇跳起來,不斷的往他身體摸索,更在乳頭搓揉起來。

「嗯 …………,大偉,你看夠吧!嗯 ………..,爸要冲涼哦!」 他欲轉身入浴室,但我從後把他緊緊抱著,「爸,我要多看一會!」

「不啦,乖,快睡,玩了一天,爸一身汗呢!」
「才不,我喜歡這汗味!」我的手從他的乳頭一直摸到腹肌上,發硬了的下體正挺著爸的挺圓臀部。

父親的呼吸愈來愈速,「不要 …….咧…….,夠了!」他轉過身來,把我拉到床上說:「快睡,明天不是說要游泳嗎?」我看到他的陽具已從右邊褲管撑了出來,雖然隔著內褲,但仍十分巨大。

說畢他就進了浴室,不久即傳來潺潺水聲,我那裹能睡,躡手躡腳地走到浴室門前,居然只是虛掩,我索性推門內進。只見玻璃浴簾內漓漫著水蒸氣,花灑下的父親正自握著粗大如茄子的陽具不斷打著,爸看到我進來立刻停止。

「我要小便啊!」我裝說小解,在他面前,我放出陽具,站在廁邊。但硬了的屌又怎能尿出,我發覺爸一直看著我,水聲停了,浴簾打開,全身赤裸的爸滿身水點,肚臍下的毛髮濕潤亮麗,毛髮中的巨根又粗又長,深紫色的龜頭精瑩圓滑,我看得張開了口,下體興奮得不斷抽搐。

「嗯,我的兒子已長大了,那兒居然也大得這麽利害,過來給爸看看!」他的聲音何等柔和,我見他吞了幾次口水。面對着爸,我拉下內褲讓他盡情觀賞,爸第一次握著我18公分的年青大屌。

「爸,我也要看你的!」也沒理他是否批准,我已握著比我更粗壯的陽具,它微微上翹,屌身很粗,像條大香蕉,屌的筋管也粗,真正是菱角猙獰,我緩緩蹲下身子,開始舔吮起來。

爸還不到四十歲,正值壯年,他的屌硬如鐵柱,我好不易才整條含上,正如我一樣,他的分祕液真多,不斷從馬眼的裂縫湧出,味道很酥。

「嗯 …….,啊…..很爽啊!大偉,你那兒學的,常和同學玩嗎?」他把我拉起,摟着我的腰肢,在我耳邊喁喁地問。

「沒啊,我只和你做,他們太纖瘦了!」說著我俯身吻在爸的胸口,將豆大的深褐色乳頭含在嘴裏,爸浪叫連連,到我抬起他的巨臂,舔著他的腋窩,他的大香蕉已滲出大量的分祕液。

我們走出浴室,倒卧床上,我一刻未有停止舔吮父親的身體,爸把舌頭温柔地伸進我的口中,我更陷入瘋狂狀態,靈魂彷彿離了軀殼!

「大偉,你很像爸,看,屌也跟我般大,再長大些恐怕不得了!」他反覆揉搓著我的陰莖,顯得愛不釋手。突然他在我耳邊說:「兒啊,你想進入爸的身體嗎?」我簡直喜出望外,眼睛透著欣悅的光芒。

他續說:「將來你定會有自己的伴侶,但我希望爸是你幹的第一人,可以嗎?」

「當然可以!爸,我天天都想著你,你要我做啥都可,但 …….,我不懂啊!」

「別怕,爸會教你!」

說著他趴在牀上,雙手扒開兩團圓挺的股肉,那隱祕的股溝,長著黑潤的恥毛,在那深處,深褐色的摺紋正不斷的收縮,我興奮得湊了過去,伸出舌頭,像小狗般不住的舔。爸屁屁愈挺愈高,我拼命的將兩團股肉掰開,直至粉紅初現。

「呀…….,大偉,你愛爸的屁眼嗎?喲 ……..好爽………啊 ……你做得很好,咧……………!」爸叫床的樣子變得很嫵媚,與平常剛强的感覺完全兩樣。我大起胆子,把他轉過身來,他已自動擘開雙脚,那條巨屌硬如警棍,長長的貼在肚臍上。他伸手握著我的硬屌,循循誘進飢渴的黑洞。

「呀 ……兒啊,你的真大,喲 …….,慢點……對了,啊!可以挺進來,呀…………!」隨著他的指示,我整條陽具已全納在爸的肛門內,好熱、好緊、好舒服!不待他吩咐,我已開始抽插,腸壁不斷地刺激著龜頭,由其是當插至極深之處,黑洞彷似吸盤的將我吸啜得魂飛天外,陰莖的快感,便我狂吻著他,兩條舌頭交纏如結,跟身下的一出一入,曲異而同工!

爸強壯的臂胳把我緊緊的抱著,碩大的雙腿亦纏在我的腰間,熱汗與馬眼上的愛液不住地流著,父子倆身體早已全濕,連番的抽插下,我的高潮湧至 ……..

「噢!爸 ……呀,我要射了………. ,呀………………….!」

「射在爸的身體內,啊 ………,爸也要射了 ………….呀………..!」

在我狂注在他洞內之際,爸的大屌也同時射出大量精液,隨著抽搐,他的腸壁吸得更緊,一收一放的吮盡我陰囊的存貨。

高潮過後,我伏在爸的胸膛上,他伸手柔柔地撫著我背,此刻,我又再次感到父愛!這晚我們都摟着對方,身體緊貼得連成一塊。

晨曦透入紗窗,我膀胱滿漲,跌跌撞撞的往廁所小解,放完了一大泡尿,正欲回床再睡,卻見父親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似乎尚未醒來,那身優美的肌肉,真如藝術雕素。我慢慢的欣賞著,輕輕的撫遍爸身體的每一寸,年青的大屌早已硬得發疼,我再度掰開爸像籃球般圓挺的臀部,然後將食指掏進幽谷,爸被我弄得醒了,將屁股微微上挺,並張大兩腿,那深褐色的肛門又再展現眼前,有了昨晚的經驗,我熟練的把硬屌插入,早晨的屌特別精力充沛,爸被操得不斷呻吟。我嚐試以不同姿態進入他的身體,爸更主動坐在我的屌上,一上一落的套弄我的陰莖。這一次,我抽插了大半小時,當我在他體內再次射精後,我立即拔出大屌,然後掰開爸兩團股肉,操鬆了的菊穴仍是張開,我以指掏挖,爸高潮立至,我張口含上圓大的龜頭,吞歿彷似射之不歇的玉液。

起床時已是中午,簡單的吃了些東西便往沙灘去。

經過一夜辛勞,我們都累,爸幫我塗上太陽油後,父子倆就睡在太陽下,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覺皮膚剌痛,啊,都赤紅一遍,焯傷了!

此夜我們只是乖乖的休息,一宿無話!

「起來啊,小燒猪!」爸在我耳邊低喚。我睜著惺忪倦眼,看見他已做了早餐,端在落地玻璃窗前的桌上。

「爸,我的皮膚很疼!」我撤嬌說。

「讓爸看看!」他輕輕掀起被單,看到我赤條條的挺著硬屌,不禁吞了大口唾液。

「噢,真的很燙,來,爸給你塗些lotion!」他温柔地將冰涼的潤膚露塗上我的身體。塗至胸口,他反覆地挑弄我淺粉紅色的乳頭。「大偉,你的小乳頭很可愛,嗯,硬了,爸要親親!」說著就俯吻下來,用舌慢舐,用齒輕噬我的雛乳,他的鬚根刺得我萬分興奮,滛聲又作。

「大偉,你是隻小妖,爸看著你就想要,把你的處男穴給爸好嗎?」

「爸,我不是說過你要啥都行嗎?大偉是爸的,爸是大偉的!現在要嗎?」
我話還未說完已背過身,學著爸般趴下,掰開兩股粉臀。

我皮膚很白,也不多體毛,沒有爸般毛髮濃密,但爸似乎對此十分喜歡,他不住的舔著我的肛門,輕咬我的庇股,發出「吱吱」的吻舔聲。未幾,一股冰涼的液體注入我的菊穴,跟著是爸的手指,一隻,兩隻,緊箍的洞口被撑開了,我咬著牙關忍受此掏挖,我希望爸高興!

「兒子啊,爸要進來了,你要放鬆,完全放鬆,爸的屌太大,會有點痛的,爸會慢慢的插,不用怕,你是我的小宝貝啊!」

我點著頭,挺高屁股,等候大黑屌的插入。

「啊 ………….呀,爸你很大呀 ……….呀!爆了,會擠爆的 ………呀………..!!!」
「乖,你聽爸話,放鬆,像大便般,你操爸的時候,我都是一樣呢,進了去就爽了,乖!」

我扯著床單,咬著牙根,爸的大屌像刀子般一寸一寸的捅入腸道,那感覺像撕裂,更像貫穿!世界彷彿就此停頓,秒針的每次移動都像須時幾千萬年,我不知日夜,更不覺寒熱,只聽到爸沉濁的吸呼氣。
「咧 …………都進了,啊,大偉,好緊,你箍得爸好舒服 ……………呀…………!爸很愛你!」

我感到爸的耻毛不斷的在股溝磨擦,撑開了的菊穴被巨屌擠得分毫不透,碩大的龜頭不絕的在直腸深處抽動,我想爸源源不斷的分秘液一定注滿我的體內。
爸開始抽送了,慢,很慢的拉動陰莖,不一會,快了,很快,我被撞倒床內,爸像失控的穿土機,粗硬而微彎的大屌,每當捅到極處,我都泛起一陣酥麻,那感覺像痛,不是,更像搔癢。爸忽然把屌拔了出來,「啵」的一聲,我被反了過來。

他把我雙腿架在肩上,握著屌,直插進來。此種穿土式直刺,我差點兒受不了,只是叫著:「呀……………………………………………!」

「爸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收縮著肛門,他抽搐著巨屌!

餘下的十天,爸天天都以不同的方式操我。房子內,我們根本不用穿衣,客廳的沙發,門前的羅馬式石柱,浴室內的花灑下,甚至小便,拉屎,爸都不停狎弄我,就是看新聞報導,我也坐在爸的屌上。我的屁眼不再緊了,但我喜歡被爸插着的感覺!

機場裏,我依依不捨,外面正下著雨,天被染得一片灰,一片白。與爸擁抱後,我帶著他的體温,獨自踏進機倉。

回港後,我答應媽到美國升學,因為爸將會來陪我。

爸,我要操你,但是,更要你天天操我!


父子亂倫
台長:阿宏 ?!
人氣(19,726)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LOKI
问一下 那个图片里的G片主角叫什么啊
2008-05-11 12:33:02
kk
ummm...
2009-07-01 21:24:48
好想要
我好羨幕喔
2012-02-12 15:11:50
男同志
這部g片叫甚麼名字,實在爆好睇...
(片命:父子 {亂倫}搜尋不到)
2013-03-08 18:33:2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以下數字 (ex:123)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