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Lexus CT200H首賣愛心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港勤公司拖帶新造140...
2006-10-29 20:14:18 | 人氣(32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別再記得 張愛玲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心,被狼狗叼走了,再也要不回來了,從此,身就爛了,靈也糊了,命,也快要沒有了」

她決意放棄所有在生命裡優雅的部分,不會再刻意把3年前的完美時光記取在心裡,對於她來說這是場前所未有的窒息,夢醒了,總該要正視著所有的現實.或許她一輩子從未想過會有清醒的時刻,她總是認為能讓日子一直這樣徜徉下去就是個幸福,她也曾想過駝鳥心態的宿命是多麼可悲,多麼像個深隱在現實的階下囚,然而,那的確是場風華般的傾城之戀.

「有人說別太刻意記取作家的文采,否則只有令自己更悲觀的份.」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些誤解了太多美麗的文思秘密,當然這也是太過一廂情願的自我解贖.我們當然無法把過錯全推咎在所有的作家身上,否則文壇的所有紀事都得全數支離破碎了.我見過她衣櫥裡所有的華裳麗服,才驚覺她的夢似乎停留在旗袍上太過氾濫.會穿旗袍的女人往往都是浪漫主義者,這是我對於上海主義會有的解析,當然這個迷思也是由張愛玲而引導.這麼說吧!往往太會幻想所有夢境裡的所有,而希冀能遷移所有到現實生活裡,讓自己有孵化權力的補夢者,其實就是太需索張愛玲記憶的附靈者.

「她再也不買束黃玫瑰給自己,取而代之的是紅酒即將糜醉的人生」

其實在白日見到她,能認出她的人還真不容易,因為她總是不想承認自己在陽光下的樣子,也就是說,她本身的逆光性生活是非常全然的.說穿了就是她的臉孔比較適合在夜晚出現,然而我還是無法忘懷第一次在花店遇到她的情節.她在髮上別層黑紗遮離著眼睛,那姿態的優雅實在叫人難忘,說不想引人注目其實是不可能的,這樣的遇見好像也只能在夢境裡才會瞥見.我當然也有見過她在黑夜裡的模樣,就是當她身邊有個令她開心笑著的人出現時,她就會快樂地出現在夜晚.這樣子說起來好像我是個偷窺者,想不遺於漏地把所有聚焦都鎖定在她身上,我怕她知道了我的醜陋會驚嚇地哭泣,但我得必須承認,她的氣質實在是太特別.

「以文字定情的人,是不是都只想要場風花雪月的愛戀?」

她很容易就在咖啡桌上寫起東西,這樣的推估應該就是個作家,但就是無法瞧見她會寫下哪些文字,然而她專注的表情竟跟我有著不謀而合的變化,有時會哭泣,有時會微笑到不自知,有時會黯然憔悴,有時,則又趴臥在香菸堆起的夢境裡.這就是作家的命,一輩子被莫名其妙的神遊所註記,無日無夜的讓自己呻吟在構築下的文字獄中,談不上看不慣膚淺的人們,但就是可以一直持續安靜著所有的聲息,只聽得見自己寫字的聲音.我們一定有著相同的毛病,就是愛把情愛纏綿寫在文本上,所以論誰也看不出到底我們談過多少次風花雪月,有些真有些虛假,有些陶醉有些又傷人徹底,有些是命有些是幻想,然而就是不想再跟優雅有關連.

「原來,一個人的符碼如果太根深蒂固,就很難有解碼的一天….」

後來,我總算明白了所有關於她的模式,那是一段迷離神隱的故事.她在巴黎念文學,把上海的複雜氣味帶到法國的醉迷天堂裡,於是,她認識個男人,也和他有了婚約.男人浪漫到無可救藥,也成全了她想要的感情城堡,但終究人意不如天命,沒有人會很幸運地註定擁有完美的幸福.男人對每個美麗的女人都是相同款待的,他認為這是紳士的禮儀,所以即使感情無關,但肉體上的性愛就會想牽扯好感.她當然無法承受,也無法認同法國人可怕的感情觀,換成是我也會逃開,坦白地分析,這對於一個作家彷如是一場厄運的詛咒,更別提往後的文字該再如何書寫下去,但這就是一個會寫字的人所可能遭受的最大禁忌,心都冷了,腦子如何再熱情起來?好大的陰霾,真的是無法預言的災難.她於是連夜似地逃離了法國,回到了會有許多人還記得她的國度裡. 安靜地喘息.

「所以,她把黑夜再要回來,白日,就當她死了」

沒有人會要作家太光明面地成長,相信也沒有人會要作家太積極面的美麗過人.這是最神秘卻吸引人之處,也是最讓人玩味不止的慾望探索.讓時間停止在這世上,就當沒有活過,這太像廢話的人生……






台長: 時尚動物
人氣(32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