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微鏡應用於根管治療 ... 把妹神器 所向無敵台灣50的傻瓜投資術 影╱二水國中校慶暨國際...
2015-01-08 00:01:16 | 人氣(1,34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頭出來的時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才拄拍昲光,無偌久,日頭隨就光艷起來。

  雖然三月時天毋是日頭花大出的季節,毋過對紀文良來講,順趁今仔日拜一農場歇睏,伊的確愛趕緊採收一寡,通好用伊彼台寶藍色的貨物仔車載去台北。

  十分鐘前,紀文良喚猶倒咧眠床頂的牽手起來鬥剪日頭花,伊的牽手黃淑慧目睭半金,用無攬無拈(ne)的口氣講:「文良也,今仔日敢毋是歇睏,你是咧狂啥?」

  「剪寡日頭花送來台北,為遐的學生盡淡薄仔心意。」紀文良對嘴應。

  「好啦,好啦。」黃淑慧用正手二指佮中指往回挼(juê)目睭,「去台北了後,愛會記得順紲苦勸恁後生緊轉去學校讀冊,毋通閣踮街頭佮人捙跋反(píng)。」

  紀文良靜靜聽黃淑慧喃(nauh)這句話,無應甲半聲恬恬行去款傢俬頭仔。

  黃淑慧會講遐的話,是因為in唯一的後生紀明燦當咧立法院彼箍圍仔參加學運,做老母的人心內咧毋甘。

  紀文良無等黃淑慧,孤一人先來到農場。伊徛佇花田邊,佇大日頭跤看彼片發甲猶無偌茂(ōm)的日頭花海。金黃色的日頭花一欉紲一欉親像咧展笑容,參紀文良相咬目。

  紀文良對貨物仔車裡提出一跤大紙箱,用透明黏布糊好勢,一手提紙箱、一手攑花剪,勻勻仔行入花海裡。伊ànn腰,用熟甲有賰的屈勢,沓(ta̍uh)沓仔共(kā)熟黃的日頭花欉剪落來,才閣勻聊仔共花欉貯入紙箱。伊剪落成十欉日頭花的時,伊的牽手黃淑慧嘛到位,徛佇離伊三步遠的所在鬥剪花。

  黃淑慧那剪花喙裡那唸:「這陣咧度小月,生理無通交易(ka-ia̍h)。歇睏日毋加睏一時仔,透早走來遮咧食飽換枵。恁父仔囝攏仝一个款啦!」

  紀文良據在牽手佇耳空邊踅踅唸,干焦掠伊看一下,無應甲半句話。

  黃淑慧喙罔唸、手罔剪,日頭花欉猶原剪甲齊整仔齊整,一絲仔都無落漆。

  無偌久,一跤紙箱仔貯甲滇滿滿。黃淑慧共彼箱日頭花mooh到花田邊有蔭的所在,紲落來,每一欉的莖骨攏用綠色軟鐵線共調乎直。了後,閣共十欉日頭花抾做伙,仝款用綠色軟鐵線綁做一綑,一綑綁了紲一綑,花蕊的部分頂下囥無仝向,按呢才袂佔空間。

  兩點鐘後,十跤紙箱仔貯滇兩翁仔某拚勢的血汗。彼台寶藍色貨物仔車的後斗齊(tsiâu)是日頭花的身影。紀文良用大條粗索共箱仔固定好勢,順紲用手ńg拭滴踮額頭的重汗。伊坐入駕駛座,發動貨物仔車。

  「文良也,半路車若駛了忝,愛會記得停落來歇睏,啉一喙仔茶。」黃淑慧那講那行向紀文良。

  「知啦。」紀文良面笑笑共車駛起行。

  今仔日,紀文良無按算走高速的,伊對這个倚海的中部小鎮沿濱海公路上北。這時,日頭光那來那猛,毋過空氣裡透濫風絲仔,予伊感覺不止仔舒爽。濱海公路車無濟,伊車速干焦60km,久久仔才有一台車對伊邊仔經過。伊享受這段百外公里難得寧靜的路程,沿那駛車沿那回想24冬前三月時天的記智。

 

  彼時,紀文良佇北部一間國立大學讀企業管理系,閣賰三月日就聽(thìng)好卒業。就佇伊當咧思考未來路向的坎站,因為室友的一句話,予伊無因無端絞入影響台灣未來發展的「野百合學運」。

  「文良也,稍等咧有幾落位同學欲做陣去中正廟扭白布條仔抗議,欲參阮來去無?」316彼日早起,當咧宿舍食早頓的紀文良,予蹛佇仝寢室的蔡友志問這句話的時,一粒包仔拄好咬咧喙裡。

  「蔡友志,恁社會系的足愛管閒仔事,是欲去抗議啥?」紀文良共一喙包仔吞落了後問。

  「國民大會彼七百位代表透世人毋捌改選,袂輸七百个皇帝硩(teh)踮咱頭殼頂。阮就是欲去抗議遐的食了米的米蟲,向望會當早日廢除國民大會,完成總統直接民選的目標。」蔡友志應。

  「總統民選?你敢會傷過頭樂觀?」紀文良憢(giâu)疑。

  「咱若無去做,哪會知影袂成功?紀文良,我看你平常時做人誠熱心,毋才會招你鬥陣來去做這項有意義的代誌。毋通閣躊躇矣。」蔡友志用肯定的口氣對紀文良講。

  「好啦。」紀文良共最後彼喙茶啉了,考慮兩秒鐘隨答應。

  In九个仝校的學生自按呢走去蔣介石紀念堂靜坐抗議、扭白布條仔。

  彼下晡,有一陣社運人士佮媒體記者聽著風聲走來現場鬥相挺。彼暝,冷風熾熾顫(tsùn),眾人佇寒風裡度過驚疑、長躼躼的一暝。

  隔轉日,因由媒體報導,到甲黃昏時天走來參與靜坐的學生超過兩百人。仝時,佇靜坐學生四箍輦轉支援的群眾嘛有二千人。各種援助物資對每一角勢不斷送來,熱心人士的助贊親像長流水仝款。Tshuā頭學生看這款扮勢,知影抗爭的規模的確會愈絞愈大陣,彼盈暗隨組織七人決策小組。

  初開始,紀文良並無佇決策小組名單內,伊擔當物資管理的工課(khang-khuè)。佮伊仝組的學生攏總十外人,這个由各校學生組成的物資發放隊伍,以伊成做組長,所有相關的穡頭攏由在伊指揮、拍派。

  318,廣場的學生已經幾落千人。彼日,決策小組召集各校代表開校際會議,會中決議四項訴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提出民主改革時間表。現場學生佮群眾聽著決策小組宣讀這四項訴求,噗(pho̍k)仔聲、喝咻聲佇闊莾莾的廣場裡無停迴響。

  319暗暝,校際會議通過「野百合」成做這擺學運的精神象徵。

  320,廣場的學生超過五千人。決策小組決議增加五名決策委員。紀文良因由彼幾日優秀的表現,予人提名選做第二波決策委員。

  紀文良加入決策小組了後,所會當接觸的層面並(phīng)進前加較闊。嘛因為按呢,伊才有濟濟機會佮讀電影科的許心蘭接觸。

  許心蘭佮紀文良相像,攏是第二波入選的決策委員。伊彼陣是專三學生,當咧思考畢業製作的專題,學運第二工伊對媒體知影消息,就招同學扛一台攝影機拚來抗爭現場,而且決定欲以這擺學運的紀錄片成做伊的畢業製作。

  紀文良成做決策委員隔轉日,拄經由國大代表選出的總統,佇彼下晡接見五十外名學生代表,雙方達成某種共識,學運自按呢佇第七日收束。

  許心蘭目睭重巡大蕊,個性不止仔活骨,彼陣,伊頭鬃留到肩胛頭,是紀文良佮意的典型。自熟似許心蘭了後,紀文良的眼光不時攏牢(tiâu)佇伊身軀頂,許心蘭的目睭並攝影機鏡頭閣較利,當該然看迵(thàng)紀文良的心思。In雙人佇眼神交流的波動裡,透過使目尾的暗流,共真心暫時寄佇三月的風裡。一直到甲對廣場撤退前一暝的夜靜深更。

  彼暝,規个廣場氣氛參前幾暝小可仔無仝。雖然,閣過無幾點鐘,逐家就會當對這个予in供體做「中正廟」的蔣介石紀念堂撤退,轉去家己學校繼續原底的學業。毋過,對紀文良來講,伊的心內煞有一種講袂出喙的稀微。

  半暝三點,眾人早就毋知睏甲第幾殿去,就準講是睏袂去的人,嘛只有靜靜倒咧塗跤攑頭看天。

  紀文良驚去吵著睏佇邊仔的同伴,伊輕略仔peh起身,勻勻仔徙振動伊的跤步,沓沓仔行來國家戲劇院彼爿頭。想袂到,伊拄欲peh起頂面平台的時,煞看見許心蘭肩胛頭扛攝影機咧收集廣場最後一夜的影像。佇微微光影裡,許心蘭親像一身舞動風絲仔的美麗蝴蝶。伊一坎(gám)一坎慢慢仔pehpeh到頂面平台,當欲伸手對後面搭許心蘭的肩胛頭,許心蘭拄好越頭參伊四蕊目睭相咬。許心蘭共攝影機捾咧正手,伸出倒手二指囥咧喙唇皮頂面。紀文良頕(tàm)頭表示理解,綴許心蘭尻脊後行到上倚內角的石柱邊。攝影機囥踮石柱後,許心蘭主動行倚紀文良,佇這个夜蟲已經睏落眠的半暝,伊的目睭猶原金噹噹,對紀文良射出一道愛意。一目nih,兩片青春的喙唇糖甘蜜甜,共月娘唚(tsim)做雙爿圓。夜愈來愈深,in熱烈的愛意一絲仔一絲鑽入對方的深情內裡。

 

  倚晝,紀文良共貨物仔車駛到中山南路、青島東路口。路口物資供應站囥規排罐裝水,一箱一箱疊(thia̍p)甲齊整仔齊整,疊到胸坎遐懸,看過去袂輸賣場咧疊貨相像。站裡志工看著貨物仔車,隨差派三名青年出來鬥mooh貨。眾人一看著紙箱仔貯日頭花,隨个仔隨个攏喙笑目笑,大聲喝講:「哇,是日頭花!」

  「各位同學,較停仔敢會當拜託派幾位志工,佮我做伙共日頭花分予現場民眾?」紀文良共最後一箱日頭花疊好勢了後,對站裡志工按呢講。

  「無問題。先生,你一逝(tsuā)路載遮爾濟日頭花來,腹肚應該枵矣。來,這个便當予你,先食飽才有氣力通做穡。」徛佇紀文良面頭前的是一位頭鬃留到肩胛頭的查某囡仔,伊的皮膚略仔咖啡彼款健康的色緻,兩蕊重巡的大目睭親像會講話。

  「小姐,勞力。」紀文良伸手接過便當,看著對方胸前掛一个大大的名牌,頂面寫「志工許春杏」。

  「歹勢,我先來去共貨物仔車停好勢,稍等咧才閣來。」紀文良對許春杏講。

  「這罐茶予你。」紀文良另外一支手接過許春杏捾予伊的罐裝水,向對方頕一个頭。

  貨物仔車佇就近幾條路踅欲成十分鐘,誠無簡單才予紀文良揣著一个停車位。伊坐入駕駛座,共冷氣捘(tsūn)開,踮內底食便當。伊那食那回想,拄才徛佇面頭前彼位許春杏,明明是頭擺見面,哪會感覺熟似面熟似面?

  便當食煞,紀文良行轉去物資供應站,真拄好閣搪(tn̄g)著許春杏。物資供應站工課路ta̍p-ta̍p-tih-tih,志工隨人手頭攏有代誌愛發落。落尾,干焦許春杏陪伴紀文良,用一台手捒(sak)車載兩箱日頭花,行入青島東路抗爭現場分予民眾。紀文良踮後面捒車,許春杏佇頭前共花分予民眾,沿那分花沿那向對方頕頭講:「多謝你,辛苦矣。」

  行無到五十公尺,舞台頂一位看起來六、七歲的查某囡仔當咧唱歌:「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一直到希望的光線,照光島嶼每一个人。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彼位綁兩條頭鬃尾仔、目睭重巡大蕊的查某囡仔,唱歌的台風不止仔在穩,伊的囡仔音聽佇紀文良耳空內袂輸天使之聲。

  「許小姐,舞台頂彼个查某囡仔是啥物人,哪會走來學運現場唱歌?」紀文良好玄問許春杏。

  「Uncle,喚我的名春杏就好。」許春杏掠紀文良看一下,「伊號做白芯羽,對南投來,佇邊仔彈gí-tah彼位是伊的爸爸,in是四界走唱的街頭藝人。」

  「春杏,怹爸仔囝有影誠感心。」紀文良那講那共車捒進前。

  「是啦。」許春杏嘛綴咧行進前。

  行到半中途,搪著幾落間電視台記者,逐家相爭倚過來翕in兩人咧分日頭花的畫面。落尾,紀文良佮許春杏量約成十分鐘就共兩箱滇滇的日頭花分甲空空。

  花分了,紀文良共兩跤紙箱仔拆開、鋪平,囥咧手捒車頂面。欲轉物資供應站路裡,許春杏展現伊活骨的個性,徛踮手捒車頂面跤弄手弄,予紀文良咧後面捒。許春杏激一个詼諧面,笑笑仔思奶(sai-nai):「Uncle,歹勢予你捒車。」啥知,話講煞無到半分鐘,許春杏一時失覺察踏無在,規身人對手捒車滑出去,紀文良看這个扮勢無顧一切傱(tsông)倚去,佇許春杏跋落塗跤進前,伸手共伊攬牢牢。紀文良雖然保護許春杏無受傷,毋過家己正手的手後曲(khiau)煞擦破皮流血珠。許春杏驚一下面仔青恂(sún)恂,直直共紀文良會失禮,「Uncle,緊轉來物資供應站,我替你糊藥仔。」

  佇這段成百公尺的路裡,許春杏主動向紀文良提起,伊自出世就無老爸,二十外冬來參老母相依為命,誠無簡單讀到大學欲卒業。拄才,紀文良為著一个初熟似的查某囡仔,無顧家己危險出手相救,予伊誠感動,嘛頭一擺感受老爸的溫暖。紀文良雖然對許春杏的身世淡薄仔好玄,毋過驚問了過頭會傷著對方,干焦搭伊的肩胛頭小安慰一下。

 

  彼暝,紀文良參許心蘭踮佇國家戲劇院外面柱仔邊的戲齣,只有稀微的天星佮月娘知影。深夜露水滴,天光了後,隨人包袱仔款好各自去。

  學運收束。得欲完成學業的雙人,愛情煞親像火星潦原,一日to̍h過一日。

  彼當陣,無快速的捷運電車通好坐。毋過,彼台50顛倒予in的愛情加溫。一禮拜至少有三日,紀文良會對伊徛居的所在,騎十外公里路,通過一座大橋傱來揣許心蘭。坐佇Oo-tóo-bái頂,雙人身貼身,風絲仔吹過in青春的肉體。In做陣(nǹg)過算袂清的大街小巷,踅過偌濟愛人仔踏跤到的所在。有時陣,許心蘭愛趕畢業製作,無方便陪綴tshit迌,紀文良嘛是百般體諒,載許心蘭四界去採訪,補翕(hip)一寡畫面,甚至偷偷仔綴伊入去剪接室絞片。看在外人眼內,紀文良顛倒較成熱戀中女性的角色。

  「文良,你定定走來揣我,敢毋驚畢業論文寫袂了?」許心蘭毋但一擺按呢問。

  「心蘭,妳毋免煩惱,我會準節。」紀文良總是按呢回答。

  彼年五月尾,許心蘭的紀錄片參電影科其他同學的畢業製作,同齊佇文化中心展覽一禮拜。開幕式彼早起,紀文良穿一軀烏色西裝、結一條紅色tsiû-tsiú,看起來喜氣十足。毋知的人,絕對掠準伊是這場展覽主角之一。紀文良mooh一大束百合花送予許心蘭,佇輕柔的音樂聲裡做陣參加雞尾酒會。自頭至尾,這對愛人仔成做眾人注目的焦點。

  紲落來,紀文良暝日趕伊的畢業論文,補紩(thīnn)進前延tshiân的進度。所致,有一段日子無法度關顧許心蘭,一直到甲伊順利卒業。彼日,伊猶原參過去相像,歡歡喜喜騎Oo-tóo-bái來許心蘭的稅厝徛相揣。想袂到,樂暢的心煞予無情的運命潑一桶冷水。厝頭家講許心蘭頂禮拜就搬走矣,毋知影伊搬去佗位?紀文良揣著許心蘭蹛佇就近的同學,嘛探聽袂出伊的下落。

  這个打擊共紀文良大學卒業的喜氣撼(hám)甲碎骨分屍。了後,伊逐日有體無魂四界走揣許心蘭,一直到兩月日後入營做兵為止。

 

  春天後母面,喝變就變。本底炎天赤日頭的氣候,過晝無到兩點鐘久,大雨親像水沖(tshiâng)雄雄捙桶倒,予人閃袂離。對抗爭現場彼一、兩萬个怒氣衝天的群眾來講,這場大雨檢采會當淡薄仔消敨(tháu)逐家腹內的怒火。

  毋過,對紀文良來講,轉去厝裡的路百外公里遠躼躼長。這款落大雨的天氣,對駛遠路車的人來講,的確是不止仔大的折磨。拄才,欲離開物資供應站的時,雨已經落甲誠粗,許春杏建議紀文良先覕(bih)入站裡避雨,紀文良感謝伊的好意,毋過堅持欲佇雨中離開。許春杏攑一支雨傘借紀文良,用十分溫柔的口氣講:「Uncle,駛車愛細膩哦。」紀文良笑笑頕一个頭,隨展開雨傘行入雨裡。

  雨佇高速路頂乒乒乓乓,袂輸千軍萬馬對面前傱來。眼前視線一片雺霧,紀文良集中精神專心駛車,共雨鑢(lù)仔拍振動予頭前車窗保持通光。車過苗栗地界,雨才沓沓仔斷點。閣過半點外鐘,伊順利轉到厝裡。

  紀文良共被雨水潑澹去的衫褲褪掉,換一軀焦鬆的T-shirt佮短褲節仔,the踮客廳膨椅頂。伊將遙控器揤(tshi̍h)到新聞台,捘來捘去攏是咧報昨暝鎮暴警察佇行政院掠人、摃人的畫面。伊那看心情那齷齪(ak-tsak),規氣共電視禁掉。

  透早,天拄拍昲光的台北街頭。

  幾落百名民眾坐踮塗跤,手股佮手股挽牢咧。一陣鎮暴警察逼倚來,有的攑盾牌剁民眾的跤腿,有的用警棍看著人就撼,無咧管汰對方濟歲人抑是查某囡仔。一時的(ti̍k),哀聲慘叫,血水一港一港霧出來。一目nih,水龍車開始濺(tsuānn)水,濺出來的水袂輸水沖遐爾大港,大港水沖共一个查某囡仔的衫褲濺甲強欲離身,伊大聲喊喝,水龍車繼續濺無欲停睏。予警棍撼甲血sai-sai的紀文良,無管家己身軀痛疼,傱倚彼个查某囡仔身邊欲保護伊。當伊看著查某囡仔面容的時煞驚一趒,原來是佇物資供應站熟似的許春杏。

  「春杏,危險,緊走!」紀文良大聲喝。

  「春杏,危險,緊走!」紀文良予家己的喝聲驚精神,規个額頭全全汗,致覺拄才咧眠夢。

  「文良也,今是啥物代誌?睏一个晝予你吵吵精神。」黃淑慧對房間仔底傱出來,目睭猶閣沙微(bui)沙微。

  「淑慧,歹勢,我拄才咧陷眠。」紀文良聲音放柔軟。

  「無代誌就好。我入門的時,看你忝甲倒咧膨椅,就去挔(hiannh)一領薄被蓋踮你身軀頂。今,天嘛暗矣,我來去煮暗頓。」黃淑慧行對灶跤入去,行一半踅翻頭,「著啦,你這逝去台北,敢有見著恁後生?」

  「我無佮明燦聯絡。」紀文良攑頭掠黃淑慧看一下,「代誌無閒煞就落大陣雨,而且…」紀文良共貼紗布的手後曲攑懸。

  「哪會去一逝台北煞著傷轉來?」

  「我無細膩跋倒啦。」

  這時,日頭落山進前的光線迵過門窗,光影拄好照佇兩人之間,形成一幅明暗對比的特殊畫面。

 

  退伍了後,紀文良佇一間貿易公司食頭路,日子過甲平順平順。

  落尾,伊佮公司會計黃淑慧談戀愛,一冬後組織小家庭,閣翻轉年後生紀明燦出世。

  六冬後,丈人過身。紀文良參牽手黃淑慧轉去外家接手經營農場,一切按頭做起。十外冬來,兩翁仔某對啥物攏毋捌,做到這陣生理逐冬穩定成長。

  便若看著辛苦栽種的日頭花成做規片花海,佇日頭跤展現旺盛的生命力,紀文良的心情就感覺嶄然仔快活。

  日常生活的現實,紀文良不得不認真去面對。日出日落,花開花謝,春夏秋冬永遠攏仝款。毋過,佇伊的心肝穎(ínn)仔裡,有一个形影久長袂散,彼(he)就是舊愛人許心蘭。

  二十外冬來,紀文良不時會想起無聲無說恬恬離開的許心蘭。講透底,思念閣會當按怎?伊早就有一个猶算幸福的家庭,只有暗暗將遺憾藏踮心內。

  其實,紀文良毋是全然無許心蘭的消息。只不過遐的消息攏是對媒體頂面看來的。「許心蘭」三字名上捷出現的所在是報紙文化版,因為伊到今攏無偏離學生時代的專業,這幾冬來猶原堅持咧翕紀錄片,為社會上濟濟弱勢族群發聲。伊的紀錄片毋但一擺入圍金馬獎,甚至有一部以越南新移民女性成做主角的紀錄片,佇頂年得著國際影展的人道主義獎。

  看著許心蘭遐爾堅持猶閣有伊的成就,紀文良只有欣慕佮欽服。

  「遮爾濟冬來,毋知敢有人咧照顧伊?」這是紀文良上蓋掛心的代誌。

 

  仝彼禮拜六透早,紀文良趕佇牽手睏醒進前,靜靜留一張字條仔佇客廳桌頂。

  紀文良簡單幾筆寫了,就騎鐵馬到車頭坐海線火車去台北。離開厝無到十分鐘久,黃淑慧就peh起床。伊四界揣無翁婿形影,過一時仔,才佇客廳桌頂看著紀文良留的字條仔。伊手面洗好,入去灶跤煎一粒卵包,配一甌白茶準做早頓。行出門喙,看著寶藍色貨物仔車靜靜tshāi佇埕斗,黃淑慧喃一句:「文良也這回哪會無駛車?」紲落,穿靴管、戴葵笠,款傢俬頭仔行往農場。

  兩點外鐘後,紀文良行出台北車頭。日鬚薄薄仔,無風無搖。伊沿忠孝西路行到中山南路正斡,無兩步路隨到青島東路口。伊探頭看對物資供應站內面,無看著許春杏。越頭,看見中山南路安全島頂面,掛一排寫「台灣獨立建國」的大面布旗。向前行,行入立法院門口埕埕斗,現場兩頂布帆tshāi踮遐,布帆內面排紅色塑膠椅仔,量約幾落十位民眾坐佇頂面聽演講。

  「各位鄉親,阮公投護台灣聯盟會一直踮這个廣場守護,一切聽議場內面的學生指揮……」手攑mái-khuh講話的是一位五十外歲查甫人,伊體格中範(pān),穿一領烏底白字T-shirt。紀文良聽伊講遐的話,對演講者佮伊所屬的團體有一種講袂出喙的好感。

  演講者後面,徛一排手扞(huānn)藍色盾牌的警察,對in面裡看袂出任何表情。

  坐一搭久仔,紀文良感覺腹肚枵枵。伊行向另外彼爿門,看著公投盟志工佇邊仔布帆裡咧招呼鄉親食早頓。桌頂囥一堆包仔、饅頭猶閣有豆奶。伊認為家己初來這个廣場,猶未出著半點氣力,歹勢取用遐的物件。伊行出外面人行步道,成十公尺遠有一个擔頭。紀文良共頭家娘點一份杏仁茶配油炸粿,頭一喙杏仁茶滑入嚨喉,伊目睭瞌起來感受內中的芳醇。佇這个學運抗爭街頭,會當啖(tam)著這款囡仔時懷念的滋味,有影予伊料想袂到。

  早頓食煞,紀文良翻頭欲行往物資供應站,行無幾步路,看著一位婦仁人咧賣電繡的日頭花,繡工看起來不止仔幼路,有共日頭花的樣相佮精神展現出來。

  「人客,你看。阮這日頭花有三款無仝功能,有挾的、有鉼(pín)的,閣有這款樹奶束仔的,三蕊才賣一百箍爾。一款提一蕊好無?」頭家娘詳細共紀文良紹介。

  「頭家娘,就照妳的意思。」紀文良對褲袋仔撏(jîm)一百箍出來,交關三蕊小型的日頭花。

  了後,紀文良行到物資供應站。這回,伊真正搪著許春杏。

  「Uncle,你哪有閒閣來?」看著紀文良出現,許春杏歡喜帶surprise的表情。

  「我提雨傘來還妳,真多謝。」紀文良對揹仔底提出雨傘,交予許春杏。

  「強欲袂記有借你雨傘。Uncle,你手後曲的傷敢有較好?」許春杏行倚看紀文良的傷痕。

  「已經堅疕(phí),好欲離矣。」紀文良面帶笑意,「春杏,我拄才佇頭前看人咧賣這電繡的日頭花,繡甲誠媠,一蕊送妳。」

  「有影誠媠。」許春杏接過紀文良手裡的日頭花,提倚目睭前詳細瞋(tsîn),「Uncle,你替我挾踮頭毛頂懸好無?」

  紀文良共細蕊日頭花閣接過手,好禮仔挾踮許春杏頭毛頂。

  「Uncle,請小等我一下,」許春杏行入站裡,挔一領烏色T-shirt出來交予紀文良,「你送我日頭花,我送你這領T-shirt。你看,『自己國家自己救』,是這擺學運上蓋衝(tshìng)的標頭。」

  「春杏,這領T-shirt我足佮意。明仔載行上凱道的時,我會穿咧身軀頂。」

  紀文良知影許春杏工課無閒,共T-shirt囥入揹仔了後,就向伊告辭。

   「著啦,」紀文良行兩步閣翻頭,「舊曆323媽祖生,阮遐咧鬧熱會辦桌請人客。春杏,時到妳若有閒才來予阮請。這是我的電話番佮地址。」

  許春杏接過紀文良的字條仔,隨翻頭去無閒伊的工課。

  

  前一暝接近翻點彼陣。兩台改裝過的Oo-tóo-bái出現佇中山南路立法院門口埕外面,phǹg-phǹg叫的聲音引起眾人注意。一位拄好對遐經過的中年女性手提小型攝影機起來翕,Oo-tóo-bái頂彼兩位穿烏衫的少年仔看著,操一句:「幹,妳是咧翕啥潲(siâu)?」其中一人落車傱倚去搶中年女性手裡彼台攝影機,中年女性共攝影機mooh牢咧,袂輸咧保護家己的囡仔相像。毋過,伊的氣力無少年仔遐爾強猛,少年仔出手粗殘,共伊彼台攝影機搶過手摔咧塗跤,佇搝(khiú)搝搦(la̍k)搦當中,伊的身軀出現幾落搭傷痕。

  一位人中留兩撇喙鬚的中年查甫人代先傱倚來。啪!對少年仔喙phé共揌(sai)落,少年仔雄雄予人揌這下,雙跤險險仔徛袂牢地,伊嘴歪目tshu̍ah嗆聲:「死老猴,你tshit迌佗位的?好幹莫走。」

  「我艋舺芳明館,食凊糜當等你。恁遮的外籬仔掛的臭術仔,共恁爸聽乎好,若敢閣走來欺負善良的台灣人,絕對予恁鮮尺仔鮮尺,毋信才試看覓。」

  隨後趕到彼幾位民眾聽著中年查甫人遮的話,逐家攏拍噗仔鬥贊聲。

  這位體格武頓的查甫人話講煞,行過去扶受傷坐踮塗跤的中年女性。

  彼兩位少年仔趁這个坎站Oo-tóo-bái騎咧,親像揜(iap)尾狗溜旋。

  「小姐,妳有要緊無?我tshūa妳來去予醫生看。」

  「先生,多謝你見義勇為,小可仔傷爾。」

  兩位警察行倚來,其中一人出喙問:「這位女士,妳有欲告彼个少年仔無?」

  「警察先生,我有抄著其中一台Oo-tóo-bái的車牌。」一位二十外歲款的查某囡仔共字條仔交予警察。

 

  紀文良佮許春杏相辭了後,提出伊拄才買的細蕊日頭花,鉼佇siat-tsuh頂面。了後,沓沓仔行往毋捌踏跤到的濟南路現場。對中山南路斡過濟南路,伊看著正手爿頭到tshāi兩座流動便所,男男女女排兩列聽候解放。流動便所斜對面是一个充電站,幾落位少年家提出智慧型手機佮iPad咧充電。充電站邊仔囥一台大型飲水機,伊對揹仔底提滾水罐出來入茶。飲水機倒手爿平台頂面兩跤紙箱仔貯幾落束日頭花,紀文良知影這是伊幾工前分送日頭花的效應。彼日,幾落間電視台有翕著伊參許春杏咧分日頭花的畫面,自按呢,媒體共原本慣勢稱呼的「318學運」改換做「日頭花學運」。

  濟南路現場參青島東路彼爿相像挨挨陣陣,看過去量約九成以上攏是學生款的少年人。紀文良行往頭前大舞台就近的人行道頂面,揣一跡有蔭的空位並踮壁邊,看現場人來客去,聽舞台頂演講者無私分享。中晝,伊佮逐家仝款食「戰地廚房」志工用愛心煮的泡麵,想袂到,佇學生佔領的街頭食極普通無比的泡麵,會予伊食甲想欲流目油。食飽,紀文良共紙碗佮竹仔箸提去予資源回收志工做糞埽分類。了後,伊勻勻仔佇現場散步當做飯後運動,行一睏感覺忝忝,閣倒轉去原底的所在,並踮壁邊目睭放瞌瞌,無偌久,煞真正坐甲睏去。

  紀文良目睭擘(peh)金的時,日光有較軟略。伊徛起來尻川拌拌咧,紲落,敲手機仔予佇議場內面的後生:「明燦,我這陣人佇濟南路現場,你踮內面好無?」

  「爸,你免煩惱啦,我佇遮真好。」紀明燦應。

  「我明仔載佔領凱道了才會轉去。」

  「爸,我欲閣無閒,先掛斷哦。」

  掛斷電話,紀文良看手錶仔已經五點捅(thóng)。伊一步一步慢慢仔行向青島東路頭,欲去彼間懷念的老店「蜜蜂咖啡」。伊較久攏會記得,頭擺來這間店是24冬前的今仔日,野百合學運收束了後一禮拜,嘛是愛人仔許心蘭生日。彼陣,伊手頭無偌冗剩(liōng-siōng),除了請許心蘭來這搭食飯、啉咖啡以外,干焦送對方一本粉紅色緻的日記簿。行到位,發現學運期間猶原有咧營業,紀文良輕輕仔捒開門,伊會認得二十外冬來店內裝潢無啥改變,仝款遐爾樸實款。伊揀內底角彼个予伊懷念的座位,頭家娘拄行倚來點餐,店門閣予人捒開,行入來的是留海結仔頭的許心蘭。雙人相咬目,互相攏愣(gāng)一秒鐘,許心蘭大範行向紀文良的座位,順紲共頭家娘講:「阮是朋友。」

  「許導演,素食炒飯。」頭家娘講,許心蘭頕頭。

  「我點一份宮保雞丁。」紀文良講。

  「我食全素已經六冬外矣。」許心蘭坐落了後的頭一句話。

  「心蘭,妳的手哪會全全傷?」紀文良看著許心蘭雙手貼紗布。

  「昨暝佇中山南路立法院頭前,予一个外籬仔掛的少年仔拍的。」

  「有影無法無天。」紀文良不止仔受氣。

  「文良,我捌佇報紙頂面看著關係你的報導。你共一座農場經營甲遐爾成功,實在真替你歡喜。」許心蘭轉換氣氛、話題。

  「我嘛知影妳是一位誠有成就的紀錄片導演。」紀文良代先共水杯提佇手裡,「來,我祝妳生日快樂。」雙人水杯叩水杯。

  過一時仔,頭家娘共in兩人的餐點做伙捀(phâng)來。紀文良佮許心蘭飯那食話那講,無偌久就恢復以早的熟似感。

  「心蘭,妳當年是按怎不告而別?」許心蘭心內有數,知影紀文良會按呢問。伊全然無掩崁,一睏頭共囥踮心內二十外冬的秘密講出來。

  「文良,人佮人鬥陣攏是緣份。野百合學運予咱兩人熟似,多謝你陪伴我度過彼段青春的歲月。彼陣,咱雖然無閒,毋過真捷鬥陣,嘛因為按呢,予我看清楚咱兩人無適合繼續做伙。我是一个愛自由無佮意束綁的人,你的過度關心,定定予我感覺強欲袂喘氣。所以,我選擇恬恬仔離開。按呢講,檢采對你較無公平。」許心蘭啉一喙茶繼續講:「有一項代誌,本底拍算永遠囥踮心內,既然有緣閣相見,就講予你知。其實,彼陣我的腹肚內已經有你的囡仔。」

  「心蘭,失禮,原諒我對恁母囝的虧欠。」紀文良顯露痛苦的表情,「你敢會當共我講,咱的囡仔是查甫抑查某?號做啥物名?」

  「文良,你有一个美滿的家庭,按呢就有夠矣。」許心蘭口氣平和。

  「遮爾濟冬來,毋知敢有人咧照顧妳?」這是紀文良上蓋掛心的代誌。

  暗頭仔,雄雄落一陣雨,落佇學運抗爭的台北街頭,嘛落佇紀文良的心肝穎仔。

  欲走的時,紀文良共彼蕊掛樹奶束仔的日頭花送予許心蘭。

 

  隔工中晝,日頭射出強猛的光線,規个台北街頭親像日光大道。

  紀文良換穿許春杏送伊彼領印「自己國家自己救」的烏色T-shirt,參五十萬人做陣佔領凱道佮周邊幾落條街路。

  暗頭仔,紀文良過人kheh人的人海,對凱道接中山南路行轉濟南路現場。無偌久,電影《KANO》導演馬志翔徛上台頂,唸讀魏德聖為學運贊聲的批信。紀文良感受舞台頂這位少年家高戕(tshiâng)大漢的身影背後,有一粒謙卑的自信心。伊按算明仔載農場歇睏日,欲招牽手去市區看這齣青年野球員奮鬥的電影。

  坐踮海線火車裡,紀文良的腦海內無停滾絞下晡佔領凱道濟濟熱情畫面,猶閣有前一暗參許心蘭面會的點點滴滴。

 

  舊曆323,日頭花學運收束12工後。

  透早,許春杏就peh起床,手面洗好,歡頭喜面咧捋(lua̍h)頭毛。

  日鬚薄薄仔對窗仔門射入伊的房間。

  「春杏,妳遮gâu早欲去佗位?」許心蘭行入許春杏房間探頭問。

  「媽,學運彼陣我熟似一位Uncle,今仔日in遐媽祖生欲去予伊請。妳看,就是伊。」許春杏拍開手機仔,頂面是一張伊佮紀文良做伙翕的相片。

  「愛會記得較早轉來哦。」許心蘭這句話講煞,假無意行出許春杏房間。

 

──2014.6.10寫佇赤崁南門仔

    2014第四屆台南文學獎台語小說佳作

    2015.1《台文戰線》第37

 

 

台長: wagi-sun
人氣(1,34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文學獎作品 |
此分類下一篇:自由夢
此分類上一篇:阿緱光景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