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出國預訂優質飯店 《瘋狂亞洲富豪》最新預告好股票加碼的兩個時機 造價3千億香港高鐵試車...
2009-01-23 08:08:03 | 人氣(84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最受爭議的宗教領袖六世達賴:倉央嘉措之情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拉薩,著名的八廓街內的瑪吉阿米酒吧,這個酒吧的氛圍不錯,這裡曾經是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秘密會情人的地方,而這位達-賴喇嘛在西藏曆史上是頗有爭議的著名人物。

有一個藏族詩人叫倉央嘉措。倉央嘉措,意為梵音海,他是第六世達賴喇嘛,生於1683年,一個農民的兒子。 

    多年以後,人們忘記了他的達賴身份,因為他的情詩已經在很多人口中交相傳誦。他的傳奇,他的故事讓無數人為之著迷,他的詩歌猶如是青藏高原又一顆明珠,照亮了每個有著美好夢想者的心堂。
    相傳倉央嘉措在入選達賴前,在家鄉有一位美貌聰明的意中人,他們終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馬,恩愛至深。倉央嘉措進入布達故宮後,他厭倦深宮內單調而刻板的黃教領袖生活,時時懷念著民間多彩的習俗,思戀著美麗的情人。他便經常微服夜出,與情人相會,追求浪漫的愛情生活。有一天下大雪,清早起來,鐵棒喇嘛發現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腳印,便順著腳印尋覓,最後腳印進入了倉央嘉措的寢宮。隨後鐵棒喇嘛用嚴刑處置了倉央嘉措的貼身喇嘛,還派人把他的情人處死,採取嚴厲措施,把倉央嘉措關閉起來。悲痛欲絕倉央嘉措便把佛深深埋進了心底,拿起筆開始了他的詩歌創作。
  
  我修習的喇嘛的臉面,
  不能在心中顯現,
  我沒修的情人的容顏,
  卻在心中明朗地映見!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情歌》
  
    佛真的是在心底了,作為一個人的倉央嘉措毫不猶豫地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情人沒有掛在嘴上修煉,但是她卻清清楚楚地出現在心底,在當時對密宗佛教極為推崇的西藏社會,作為最高領袖的達賴喇嘛沒有絲毫畏懼,因為他不想背叛自己的心靈,他愛的是人,因為他自己也是一個人。
  
  去年種的青苗
  今年已成秸束
  少年忽然衰老
  身比南弓還彎
  
    南弓是西藏南部製造的弓,這種弓弧線非常大。倉央嘉措在這種感情的折磨下忽然衰老,他的思戀已經超越了神佛的界線,誰說神就不能有愛,誰說達賴喇嘛一生就要伴坐油燈,身為達賴的他甚至無力保護自己心愛的姑娘,悲啊,低下腰的哭泣,誰能看見?
  
  幼年結識的心上人兒
  她的福幡插在柳樹旁
  看守柳樹的阿哥
  請別拿石頭打它
  
    福幡相當於對亡者的招魂幡,死去的人再也見不到容顏,倉央嘉措甚至無力去看守她的墳塋,青梅竹馬的姑娘就這樣魂飛魄散,做個位置最高的喇嘛又如何?沒有愛情的心就像乾枯的河流,再也沒有發芽成長的時候,倉央嘉措的詩越是直白越能表現那種割心的疼痛。
  
  想她想的放不下
  如果這樣去修法
  在今生此世
  就會成個佛啦
  
    佛應該是這樣成的,倉央嘉措的苦修是思念,這種思念超越了所有肉體的苦難,肉體的苦難算個啥,那種思念的錐心才是讓人比下十八層地域還痛苦的 ,在這兩句詩裏我們不難看出倉央嘉措超越肉體的痛苦,這很容易就讓人想起那句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的詩,是啊,還有什麼比一個情字更痛苦的呢?
  
  問問傾心愛慕的人兒:
  願否作親密的伴侶?
  答道:除非死別,
  活著永不分離!
  
    這不僅單單是詩句了,這是一個永不背棄的誓言,倉央嘉措的直白讓人心碎,讓人熱淚盈眶,死去的愛人再也不見,倉央嘉措的心難道還活著?現代人非常就容易的離開在這裏顯得多麼的渺小和可悲,可笑,愛情在這個時代難道真的已經死去?
  
    倉央嘉措對愛的領會豈是一般人所能明白的,佛是在心中,可愛更要在心中,佛叫神愛世人,那種愛應該是存在於世間的各個地方,一個不懂得愛情的人,是不知道關愛和慈愛的。
    
    倉央嘉措的情詩熱情奔放、詞句優美、樸實生動,此間更不乏一些俏皮和倜儻,運用了大量對比和反襯的手法,如:
  
  上消下凍的地面
  不是跑馬的地方
  結識不久的情人


1697
年被藏王第司·桑傑嘉措認定為五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

同年年燃燈節之際,舉行了坐床典禮。清朝康熙皇帝從大局考慮,派出章嘉呼圖克圖等參加了典禮,並賞賜了無數珍寶。

1698年,倉央嘉措至哲蚌寺,建立最初的法緣,還從班禪大師及甘丹寺主持、薩迦、格魯、寧瑪等派有道上師學習大量顯密經典。而倉央嘉措成長的時代,恰值西藏政治動蕩,內外各種矛盾接連不斷地開始出現之際,倉央嘉措感到失望,學習也無益處,遂變得懶散起來,且喜好遊樂,放蕩不羈,穿起俗人衣服,任意而為,射箭、飲酒、唱歌,恣意嬉戲,還到拉薩近郊去遊玩,與年輕女子尋歡作樂,放棄了戒行。

其間,蒙古人拉藏汗統治前後藏達12年,拉藏汗掌握大權以後,對第六世達-賴喇嘛多方責難。還特派人員赴京師,讒言桑結嘉措勾結準噶爾人,準備反叛朝廷。還說倉央嘉措不是第五世達-賴喇嘛真正的轉世靈童,他終日沉湎于酒色,不守清規,請予廢立。康熙帝即派侍郎赫壽等人赴藏,敕封拉藏汗為翊法恭順汗,賜金印一顆。

命將倉央嘉措從布達拉宮的職位上廢除,執獻京師。遵照諭旨,廢掉倉央嘉措以後,不久即解送
北京

在哲蚌寺前的參尼林卡為其送行時,哲蚌寺僧人將其強行搶至該寺的甘丹頗章宮中。拉藏汗聞報後,立即派兵包圍了哲蚌寺,寺僧們亦準備武力抵抗,雙方即將發生流血衝突。

倉央嘉措見此情形於心不忍,便自動走到蒙古軍中,立地平息了這場一觸即發的戰鬥。

然後,從北路進京,抵達青海的貢噶諾爾時圓寂,時年25歲。這是傳記中的普遍說法。所以,布宮裏唯獨沒有六世達-賴的靈塔。

其後,拉藏汗將生於西元1686年(藏曆火虎年)的活佛阿旺益西嘉措認定為第六世達-賴喇嘛,將其迎至布達拉宮坐床,他在位11年。但是,西藏僧俗群眾皆不承認他是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

為了穩定西藏當時的混亂局面,康熙帝于西元1713年(藏曆第十二繞迥水蛇年)冊封第五世班禪洛桑益西為班禪額爾德尼,賜金冊、金印。命他協助拉藏汗管理好西藏地方事務。從此,歷代班禪的額爾德尼名號便確定下來。

六世達-賴的死因,成了一個永遠的迷。傳說一,倉央嘉措在押解進京途中,病逝于青海湖;傳說二,倉央嘉措在路上被政敵拉藏汗秘密殺害;傳說三,倉央嘉措被清帝囚禁于五台山,抑鬱而終;傳說四,好心的解差將倉央嘉措私自釋放,他最後成為青海湖邊的一個普通牧人,詩酒風流過完余生。

據近年來的考古發現證實,倉央嘉措在內蒙阿拉善地區弘法利生,最後圓寂於此。

騰格裏沙漠中的承慶寺(六世達-賴的圓寂地)、昭化寺(法體停放地)和賀蘭山廣宗寺(真身舍利存入處)就見證了六世達-賴這一段生命歷程。

六世達-賴於乾隆十一年(1746年)58日坐化,年64歲。乾隆二十二年(1757)六世達-賴弟子阿旺多爾濟依照師父生前的意旨在賀蘭山中修造廣宗寺,寺內供奉著六世達-賴靈塔(六世達-賴肉身)。乾隆二十五年(1760),清廷為該寺賜名廣宗寺

1966
年文化大革命開始,造反派闖入南寺,搗毀了六世達-賴靈塔,強迫僧侶們自己破壞六世達-賴肉身,還焚燒了大量佛像、佛經,南寺變成了一片廢墟。

後由一老喇嘛將倉央嘉措遺骨偷偷火化,留有舍利存于寺內。從1989年開始,南寺新建了有歇山式屋頂的30間殿堂,19907月初新殿舉行了開光儀式。

倉央嘉措的經典的拉薩藏文木刻版《倉央嘉措情詩》,匯聚了他的六十多首情詩。

如今已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幾乎傳遍了全世界,新的譯作層出不窮。

而在民間,有倉央嘉措的情詩達200多首。例如:


(一)  

  那一刻 我升起風馬 不為乞福 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日 壘起瑪尼堆 不為修德 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 我搖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這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輪迴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香霧中 驀然聽見你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搖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夜 我聽了一宿梵唱 不為參悟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 我轉過所有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紋

  那一年 我磕長頭擁抱塵埃 不為朝佛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萬大山 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那一瞬,我飛升成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二)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 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三)

  住進布達拉宮,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

台長: 『西藏印象』一六八國際旅行社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