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6 23:15:02 | 人氣(1,9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瘋漢普亭?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我們祈求上主恩典時,不要忘了上帝創造的我們都是平等的。」去年九月十二日紐約時報一篇評論如此呼籲。作者是位重要世界領袖人物。教宗?歐巴馬?都不對。他是無神論共產黨數十年培養出來的俄羅斯總統普亭。

 當時,歐巴馬揚言要攻打俄羅斯友邦敘利亞。普亭直搗美國媒體最高祭壇—紐時評論版面,向其朝野請求:且慢!只靠武力不能解決問題。他很含蓄的勸美國:難道你們因為打伊拉克、阿富汗帶來目前財政虧損、陷於泥淖的教訓還不夠嗎?歐巴馬說美國有特殊使命維持世界和平,因而與其他國家不同。普亭居然以基督教徒的口氣提醒歐巴馬:「自認與眾不同是很危險的事」,跪在上帝前,我們都一樣。

 一國領袖直接訴諸對手國的民意,應是空前的創舉。至少目前美國總統做不到。

 更妙的是,同時,普亭還解救了自陷困局的歐巴馬。

 一二年八月,歐巴馬警告內戰久拖不決的敘利亞當局:勿用化學武器對付叛軍,否則我們不會坐視!一年後,化學武器在敘利亞放射。是政府或是叛軍做的?雙方各持一詞。但歐巴馬勢必對敘利亞動武,否則美國公信力盡失。而美國人民厭戰,國會投票很難通過授權總統攻擊敘利亞。歐巴馬可能落入內外不是人的窘境。

 九月十三日,普亭說服敘利亞交出化學武器,同時也說服美國答應不打敘利亞。危機暫解。歐巴馬鬆了口大氣。在國際目光中,普亭嚴然成為雙方的和平使者。

 然而,半年後,情勢逆轉。一四年二月,普亭兵不血刃占領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令人回想○八年進兵喬治亞。九月,美國及歐盟經濟制裁俄國。在西方主導的世界媒體中,普亭成了侵略上癮的瘋漢,脆弱的俄羅斯經濟將崩潰,他國內支持度將下降。真相如何?

 一、低估俄國經濟:哥倫比亞大學教授Jeffrey Sachs今年三月說,俄羅斯經濟由混亂和窮困突飛猛進,已成為「穩定高收入市場經濟」。人均收入為中國兩倍。去年俄國超過英國成為國防經費第三大國。他還說蘇聯垮台後數年,美國曾「大肆掠奪俄國國有資產」!

 二、高估制裁效力:經濟制裁雖然衝擊俄國,但嚴重創傷歐美經濟。引起失業人口,在德國將有三萬,法國一萬。美國損失輸俄的十三億美元農產品收入。冬天將至,歐洲一向高度依賴現在停止輸送的俄國天然氣,尚不知如何應付。

 三、西方是肇事者:根據芝加哥大學John Mearsheimer教授的分析,美國逼俄國太甚,引發烏克蘭危機。俄國周邊的緩衝帶,一一被美國勢力滲透,成為美國主導的北約成員。烏克蘭合法民選親俄總統,又在今年二月被美國鼓動民運推翻。烏克蘭歷史上一向是外國—拿破崙、希特勒—侵略俄國必經之路。普亭忍無可忍才反應。目前,烏克蘭回歸中立,普亭便不需進兵。

 四、超高支持度:目前俄羅斯經濟受挫,但普亭國內支持度高達八十六趴,比四月上升四趴,比一三年九月上升二十五趴!這是西方主流觀察家沒料到的。相較歐巴馬下滑至四十六的支持度,成強烈對比。

 普亭近年來展現豪邁柔情多面性格,魅力四射:裸胸上山騎馬下河搏浪,細膩的彈鋼琴拉手風琴,公眾前已流淚三次。他參加柔道教練葬禮後,拒乘車,踽踽獨行回家。

 普亭不是瘋漢。

 (作者林中斌為前華府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

 

經濟治理 別落入學派博弈陷阱
* 社論/經濟日報

六年前,世紀金融海嘯爆發後兩個月,英女皇到訪倫敦政經學院時向一眾頂尖經濟學家提出疑問:「為什麼沒有經濟學家預見到金融危機的出現?」(「How come nobody could foresee it?」)此話一出,在場眾經濟學高手目瞪口呆,無以為對。但女皇的問題,不能不好好正視,眾經濟學家研究推敲半年之後,2009年7月才去信回覆英女皇解釋原因。一篇三頁的回覆,關鍵的一句話是,「經濟學家所以錯估形勢,及未能早為金融危機做預警,乃是因為國內外聰明之士統統犯了集體幻想錯誤(a failure of the collective imagination)。」

六年過去了,全球經濟在載浮載沈之中似乎失去了方向與信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下調了今明兩年的全球經濟成長預期,並警告經濟復甦「乏力和不平衡」。不平衡之意,是IMF下調了對德、法和義大利的成長預測,卻同時上調了美國的成長預測,至於對日本,下調的幅度則超過任何一個國家。

全球經濟步履蹣跚是一個問題,更值得關注的是,面對全球經濟問題的本質,以及究竟應該採取何種對策,無論在經濟學界或政策界普遍都還存在著巨大的分歧。最近中國有經濟學者發表文章《經濟治理背後的學派博弈》,其中觀點很能反映相關的政策困惑與爭論。

該文指出,同樣是經濟危機,各國處理政策卻是五花八門:美國實行的是貨幣學派的量化寬鬆政策,歐洲實行的是奧地利學派的財政緊縮,中國則是先實行凱因斯主義的財政擴張政策,後來又在輿論壓力下轉向了奧地利學派的貨幣緊縮政策。結果呢?該文作者的評價是,美國挽救經濟的政策成功了,歐洲的政策陷入徹底的失敗,中國經濟則是實行凱因斯主義時一片繁榮(應是指上一屆溫家寶執政時期),轉向奧地利學派後轉入蕭條(應是指李克強執政之後),而近期中國和歐洲經濟在遭受奧地利學派的蹂躪之後,又同時開始轉向了貨幣主義的寬鬆政策。該文觀點因此提醒中國必須「走出奧地利學派的政策陷阱」,建議中國「盡快去奧地利學派化,將奧地利學派從學術界淘汰出去。」

我們之所以大篇幅引述這篇文章,是因為不僅相關的理論分歧與政策爭議存在於當下的中國大陸,同樣也明顯地存在於各國的學術界與政策界,更表現在該文指出的不同國家在不同的政策哲學與路線的選擇之間。

那麼,到底誰是誰非,又該何去何從呢?所引文章的觀點顯然是肯定凱因斯學派,否定奧地利學派的。而且,如果就當前各國經濟的表現(美國較優,歐洲及德國差,中國則優轉差)來看,確實有其論證的一定說服力。但該文的論點也顯然迴避了一些可能的質疑,例如:一、美國是真正的復甦了嗎?如果是,又何來最近熱議的「長期停滯論」?二、即便美國目前經濟指標較佳,何以聯準會要決定退出量化寬鬆呢?是擔心過多的流動性為日後的通膨蓄積了過多的壓力嗎?三、在指標中當然不宜忽略各國資產價格如股市、房市已出現明顯過熱甚至泡沫化的現象,難道這是值得歡迎的趨勢嗎?四、此等資產泡沫化的現象會不會又進一步加劇原本就令人擔心的貧富差距問題呢?總之,現在就根據各國的「短期」經濟表現來判斷不同政策學派的優劣對錯,是否略嫌過早?因為純就理論邏輯的角度理解,凱因斯學派的擴張政策明顯地具有短期刺激繁榮效果,奧地利學派的強調政策紀律則明顯地更多地重視長期經濟體質的優化,而非短期的一時繁榮。美國聯準會前任主席葛林斯班2003年卸任時,被一致公評是聯準會最出色的主席,但五年後次貸危機爆發及緊接著的世紀金融海嘯,使人們不得不懷疑早先的評價是否正確。

鄧小平曾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借用一下,或許可以改為:「時間是評估政策的必要條件」。英女皇現在如果再訪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也許可以再請教經濟學家:「你們覺得你們的政策做對了嗎?」
 

政府沒公信力 只好「私刑」拒買
* 李復甸/文大法研所教授、律師(聯合報)
 
半年來,台灣民眾恐慌於「食油」危機。尤其最近頂新味全集團的劣質豬油事件,幾乎把全台的食用油市場都整翻了,據說還有後續。政府反應遲鈍,卻只會暴跳如雷。然而,全民累積的憤怒情緒,早已成為類於私刑的杯葛拒買,怒潮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從各縣市政府、公私立學校到產業聯合會分別發起連署、宣誓抵制頂新味全產品,連中央首長都加入拒買行列。

有人說台灣投資只是魏家資產十分之一,沒在怕;有人說不要殃及無辜的投資大眾。可是從頂新與味全集團的投資背景以觀,大量使用租稅避風港僑外資公司為投資人,這些公司的董監事幾乎清一色的魏家成員。重重交互投資,非但避節國稅,也在意圖逃避企業經營者的製造商責任,其惡質心態確實可議。

從法理言,企業責任該由政府行政機關及法院來偵查審判,至少要給當事人一個辯解說明的機會,杯葛行動不該是一個成熟法治社會該有的暴力行為,孰令致之?

行政單位輕忽、怠惰、欠缺橫向聯繫,事情沒鬧大,就說:「證據到哪裡,就辦到哪裡」;從不見有人說:「積極蒐證,偵辦到底。」事情鬧大了,就成立一個特別辦公室,從總統到行政院帶領八九個部會都攏進去,既不是打群架招那麼幫兄弟來幹嘛?公共行政的原則不是分層負責嗎?丙吉問牛的老故事,政府大員們該不陌生。宰相該做的事,也只不過「歲竟奏行賞罰而已」。政府欠缺的是執行力與公信力,該努力建立一個「勇於負責、依法行政的循吏政治」,總統怎能帶頭幹地方縣市政府工商管理局的工作?這種作法不叫負責,這是紊亂行政體制。

食油問題舉國關切,政府急得大喊嚴懲重罰,問題不在事情鬧大了,再高喊處罰,杜漸於微,事無大小,違法一定受到強制。必須在政府正常程序中做到一切依法行政。食油發現有問題了,重罰。那豬肉呢?黃豆呢?稻米呢?麵粉呢?蔬菜呢?豬油可以自己搾,豬能自己養嗎?我們必須確保政府的公信力。

宵小不在乎政府,百姓不信任政府。政府不能滿足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時,私刑就有它存在的正當性。 

 

名家觀點/法國經濟學家引領風騷的一年
* 經濟日報╱施俊吉 2014.10.20
 
法國經濟學家提霍勒(Tirole)獲得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他的貢獻跨足四個領域:產業經濟學、管制經濟學、電信與網路經濟學,以及財務金融理論。放眼當代經濟學界,沒有那個學者像提霍勒一樣,研究領域如此寬廣,研究內涵這般精湛。

提霍勒引賽局論入產業經濟分析,他出版於1992年的教科書至今仍是經典。這本書為當代產經描畫出一個輪廓,從此以後,全世界的經濟系都在這個架構下教學。

提霍勒的原創性貢獻穿梭在產經的各個篇章,從獨占廠商如何定價,寡占市場怎樣競爭,上游如何控制下游,怎樣打研發戰,又怎樣打耐久戰等,各種精緻的分析讓產業經濟學變得華麗無比。

研究廠商策略與市場競爭必然會與反托辣斯法(即公平交易法或稱競爭法)和管制經濟學連上關係,提霍勒也不例外。他的產經研究直接改變世界各國的競爭法主管機關,包括台灣的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廠商濫用獨占力、暗默勾結以及專利授權的規範。另一方面,提霍勒克服管制者「道高一尺」,被管制者「魔高一丈」的反應與牽制,以機制設計理論研發「降魔伏妖」的管制辦法。他所提出的原理,適用於公用事業的定價管制,更能應用在環保、醫療,甚至是食品安全等問題之上。

提霍勒多姿多采的學術功力,還表現在他對電信與網路產業的研究。由於電信市場是一個既競爭又合作的場域,電信業者必須接駁來話才能完成點對點的跨網通訊,所以在「生產」電信服務時,電信事業必須合作。但是在吸收客戶方面,電信事業又處於競爭的地位,這是一場錯綜複雜的賽局。2001年時,提霍勒寫下行動電話時代的第一本電信經濟學,他分析電信事業如何競爭,探討網內與網外通訊的差別取價,以及電信資費的管制議題。這是另一本經典,無庸置疑。

在網路經濟學方面,像「悠遊卡為何成功?」這一類的疑問,請參考提霍勒對於「雙邊市場」的研究,此乃經研所學生必讀的論文之一,也是全球網路事業不能不瞭解的新觀念。

最後,也是最令人驚訝的是:提霍勒是金融學者。他有兩本金融監理的專著,分別出版於1993年和2010年。後者是金融海嘯過後,他對金融體系應該如何改革的主張。此書只有兩條數學方程式,適合一般讀者閱讀。另者,在財務金融的理論面,他的許多研究都集中在另一本專書 “The Theory of Corporate Finance” 之中。

什麼樣的心靈才能完成上述的研究志業?這是一個深深打動經濟學界的問題。提霍勒寫過幾百篇論文和十數本專書,無一不是針對真實的經濟現象所提出的學理分析,他從來不做那種「改一個變數,就多一篇論文」的虛假研究。

他所跨足的各個領域或許存在旗鼓相當的學者,但是沒有任何一個經濟學家像提霍勒有本事橫跨這麼多個學門。今年的諾貝爾經濟獎單獨頒予提霍勒一人極有道理,因為舉世找不到第二個治學如此繽紛而實際的經濟學家。

今年是法國經濟學家引領風騷的一年,年初皮凱提(Piketty)以《21世紀資本論》驚豔全球,年末提霍勒獨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們的共通點不少,例如:曾經在MIT共事;又如:後來都回法國做研究最值得國人省思的是:他們都畢業於法國的菁英教育體系—高等學院。所以,台灣真的要「消滅」菁英教育體系嗎?

(作者是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研究員,金管會前主委)


30年內全球8成財富 1成人掌握 
* 聯合報╱朱敬一導讀 2014.10.13
 
前 言:貧富不均漸趨惡化已是當前極受熱議的問題。《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皮凱提從稅收與遺產紀錄著手,蒐集整理橫跨廿幾個國家、長達兩百多年的數據資料,分析全球財富分配動態,從中提出詮釋。過去主流意見認為,分配不均的情況會因經濟發展而減低;但皮凱提指出,資本主義經濟曾出現貧富差距縮小,是因兩次世界大戰與大蕭條摧毀財富積累,及當時的高累進稅政策。如今,各國政府應積極改革稅制,減低財富過度集中的趨勢,否則將危害民主社會依照個人才能與努力決定報酬的基本價值。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譯本將由衛城出版於十一月五日推出,聯合報特提前刊出書摘與書評,以饗讀者。

法國皮凱提(Thomas Piketty)教授的新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獲得紐約時報極佳書評,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甚至誇讚,此書是今年甚或最近十年最重要的經濟學著作。我相當同意克魯曼的評價,也對書中不少觀點心有戚戚。
皮凱提是法國人,22歲在英國拿到博士學位後就到麻省理工學院經濟系教書,絕對是超級天才級的資質。他在美短暫數年即決定回到法國,在巴黎教授經濟學。他的新書以鑽研法國三百多年的財富與所得分配歷史為起點,發掘一些獨到的證據與見解。皮氏探索的重點是極有錢的上層10%、1%、甚至0.1%的人,看看他們的所得是由哪裡來的、財產是如何累積的、稅制與法制上有些什麼玄機方便其累積、歷史事件如何衝擊等等。

在皮氏發表他法國的研究之後,他得到兩位貴人相助,幫他把類似的研究推廣到英國與美國。幫他在英國做類似研究的是艾金森(Anthony Atkinson),他比皮凱提年長約30歲,是全球財政學界的泰斗。幫他在美國做類似研究的是薩伊兹(Emmanuel Saez) ,他是四年前美國經濟學會克拉克獎(頒給全美40歳以下最傑出的經濟學研究者)得主。有這兩位超級明星加入協助,而研究對象又包括法、英、美三大經濟領先國,其所建立的學說,大概就既有一般性、又有學界「主流」優勢。這是為什麼皮氏能以四十出頭淺齡而大大有名的部分原因。

資本集中的必然趨勢

法國、英國、美國地域與文化差異不可謂小,但是都是老字號資本主義國家。皮凱提、艾金森、薩伊兹觀察這些國家資本主義發展史時赫然發現,這三國(甚至包括其他廿幾個市場經濟大國與新興經濟體)都有一共同趨勢:各國資本持有的集中度從十八世紀至廿世紀初一路在攀升,直到廿世紀初歷經兩次世界大戰、30年代經濟大恐慌、戰後政府大規模重建等外在因素,富人的資本集中度才大幅下降。但是,在1980年代柴契爾與雷根新保守主義一系列政策(包括對富人大減稅、公營事業民營化)下,富人的資本持有率又快速攀高。

皮氏分析,這個資本累積逐漸集中化的趨勢,是有理論背景與走向軌跡可循的。如果我們再不改弦更張,那麼大約30年之內,全球各主要市場經濟下的資本集中度,大概會有80%以上集中到社會最富有10%的人手中。這種情況大略與《孤星淚》的寫作背景、或是馬克思寫《資本論》時所見、或是法國大革命前夕的社會環境相當。由於財富分配太不平均,社會上絕對充滿不安定的因子。總之,這麼不平等的社會,絕對是無法永續的。

當前文說「改弦更張」時,我們所指涉的當然是指稅制改變等體制內變革。如果不在體制內做改變,那麼難保不會發生戰爭、革命之類的體制外翻轉。皮氏當然不希望走到那麼激烈的騷動,這是他做此研究、撰寫此書的原因。

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關鍵論述是:如果政府放任市場自由運作,或是採用像現在許多國家的「小政府」施政,那麼三、四十年後社會上將近九成的資本都會集中在最富有的百分之十富豪手中。長此以往,社會終將因為財富與所得分配太過不公,而產生動亂。

這樣的「資本主義運作終將動亂論」,其實與馬克思的「資本主義終將覆亡論」相當接近。差別是:馬克思所參考的歷史資料非常少,但是皮凱提所引所用卻是極為廣泛周延。馬克思的資本主義覆亡論顯然沒有實現,皮氏推論是不是也可能言之過早呢?

資本動態的關鍵演變

要去挑戰皮氏的「終將動亂論」,恐怕要比挑戰馬克思的論述來得困難。皮凱提用種種數據佐證:如果沒有一次與二次世界大戰,西歐諸資本主義老字號國家極可能會有高得不像話的資本集中度,而馬克思所預言的無産階級革命,就並非不可能。因此,我們只能說是世界大戰的程咬金打亂了經濟運作的步調,而不是馬克思的終極推論有什麼先驗邏輯錯誤。無論如何,不論是無產階級革命或是兩次世界大戰,都是顛覆性的災難。由後者取代前者而讓資本主義剎車,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另一個挑戰皮凱提推論的難處,也是皮氏所擁有馬克思沒有的本事,就是他的嚴謹數理模型推導。在經濟學文獻裡,關於經濟成長與資本動態累積的理論,是有些專業門檻的;非要知道隨機過程論與極限分配論(ergodic distribution theory)才能入門。皮氏對這些數學工具掌握精熟;而當他說:「當資本報酬率(r)大於經濟成長率(g) 時,資本占國民所得的比重就會增加,而資本就會更集中在資本已然雄厚的富人手中」,背後其實有嚴謹的數理推論,讀者根本無從挑戰;這與成百上千人對馬克思的推論指指點點,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坊間雖然有些批評,但是都還不至於構成威脅。

「若r>g,則資本累積將更集中」這個論述雖然是數學推理,但是背後還是有些直觀(insight),可以幫助讀者了解。社會上的大有錢人,大都是靠資本賺錢而不是靠勞力賺錢。整體的經濟成長率(g)代表的是社會「平均財富」的增加速度。而資本的報酬率(r)則是代表「資本財富」的平均增加速度。如果r大於g,就表示擁有大量資本的大有錢人,其財產累積速度大於社會平均財產累積,而且是原本資本越多者累積越快,這當然表示財富分配越來越不平均!

皮凱提的這些數理分析,其實不是要給一般讀者看的,而是要寫給主流派、一切以數理推導是問的傳統經濟學家看的。皮氏在書中明白批判當代經濟學者中數學之毒已深,而若干美國經濟學家甚至自以為接近純粹自然科學,以致少與社會學家、歷史學家溝通對話。皮氏都認為是走火入魔。但是皮凱提既然要論證資本主義之必然走向,當然就必須要先說服主流經濟學家,是謂「先安內、後攘外」。我認為這個策略是對的,只是稍微苦了一般讀者。

資本課稅的絕對必要

皮凱提除了寫《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外,也是專業著作等身。2013年他與薩伊茲在Econometrica期刊發表專文,推導出最適遺產稅率,是50% 至60%之間。台灣稅率是10%。

但是資本家七、八十年行將入土才能被課一次遺產稅,且若生前安排得宜,就算課也可能課不到太多,對抑制資本累積效果還不夠。於是皮凱提遂主張:每年課「總資本持有稅」,例如每年1%或2%。這種資本持有稅就像是房屋稅、地價稅一樣,個人持有期間年年要繳,只是稅基不只是土地房屋,而是所有資產財富,包括股票、現金等等。皮凱提認為,既然資本報酬率動輒4%或5%,那麼抽個一趴兩趴稅資本家當然付得起,只是稍微減緩他們的資本累積速度而已。

皮氏估計,現在富有國資本總值約是各國GDP的500%至700%,若是課個1%的資本持有稅,對政府稅收當然大補。這些稅收他主張用於政府補助的教育與健保,而要透過健康改善與教育普及,去打破「富有資本家持續富有、貧窮底層持續貧窮」的社會不流動。

皮凱提主張課「資本持有稅」以抑制資本集中。這種持有稅如同房屋稅、地價稅,每年繳一固定百分比,不管你是否有用此資本賺錢。但是皮凱提也瞭解,大富豪的財產通常不是因為擁有房地產多,而是擁有股票多、金融資產多。房地產容易查,大衛魔術也變不走。但是股票、金融資產卻是自己有長腳,很可能不在資本家隸籍的國內。

大多數的情況是,股票是某控股公司的,該公司設籍在某避稅天堂,而金融資產存放在瑞士,該銀行千方百計替客戶隱匿資料。因此皮凱提知道,要有效課徵資本持有稅,一定要建立在全球各國財產資訊合作互通的基礎之上。唯有各國資訊互通,才能建立個人「資本總歸戶」,讓資本家無所逃遁。

「全球資產總歸戶」難嗎?很難!總歸戶之後各國課相同或近似比例(否則資本家又會往低稅國移動)的資本持有稅難嗎。非常難。所以皮凱提所建議的抑制資本集中的所謂解決方案,嚴格說來只能算是個呼籲,在可見未來實現的機會不大。

也許,要再等一陣子,等到資本累積集中之弊更凸顯,等到大部分人民都理解到社會真的是「of 1%、for 1%、by1%」的時候,人民才會同意全球資產持有稅。皮凱提的貢獻,大概就是「還沒有見到棺材就提醒大家帶手帕」吧。

各國所得分配的惡化

皮凱提將廿幾個國家最有錢人所得占全國所得的資料彙集、公開,成為世界高所得資料庫(world top income database,WTID),免費提供外界使用。資料庫涵蓋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北歐諸國等富國。在亞洲,則有日本、新加坡、印度、印尼、中國大陸加入。目前,我與若干學者也正與財政部合作,希望能建立台灣的相對資料。

雖然皮凱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一書的重點是資本累積與資本所得,但是他也特別分析了最近十幾年若干國家所觀察到的少數人「超高薪資」現象,例如華爾街高階經理人動輒千萬美金的年收入、數額大到不可思議的股票分紅或績效奬金、中途離職還可再受補償的黃金降落傘等等。不但華爾街如此,許多大公司的CEO、CFO等都有超級肥貓的待遇。有不少文獻都估計,大公司CEO薪資與一般員工薪資的比,在二十一世紀初達到高峯,有數百倍之譜。當然,這樣的超高薪資也是造成社會貧富差距擴大的原因。

然而皮凱提與薩伊兹等人也發現,前述超高薪資的現象只在英語系國家比較嚴重,如美、加、英;在歐洲大陸卻沒那麼明顯。這種地域特殊性頗難解釋,但是也讓全世界產生區域對照組,便於以統計方法檢定可能的理論假說。

經濟學上對於超高薪資現象概有兩種理論。第一,是Sherwin Rosen教授的superstar理論。這個理論說,由於民眾大多願意聽一流演奏、看一流表演(而不願意看二流者),故對馬友友這一級的大明星「需求」甚強。而由於現代展演電子流通管道便利,大明星如馬友友者也可以演奏一次讓千萬民眾聽個過癮;這是「供給」面的便利。綜合供需而言,就是全球願意付超高演奏費給馬友友。第二個理論,是認為能力特強的經理人大家都在搶。尤其在全球私募基金盛行之下,有能力快速整頓公司再快速出售的基金經理人,其需求超旺,故薪資超高。

不論是前述哪一種理論,基本上都是市場供需論,意即超高薪資是當事人的超高能力的市場反映,不管你喜不喜歡,它是「有道理」的。但是皮凱提不同意,其論點有二。一、如果超高薪資一切都能夠被供需與能力決定,就沒有道理只出現在英語系國家。畢竟,歐陸諸國市場與英國美國市場沒有差那麼多。二、人與人之間的能力,其差異是微小的或連續的。數學上,不太可能在連續的能力基礎上,對應著跳躍而一飛沖天的薪資結構。

基於以上觀察,皮氏認為管理階級的超高薪資,基本上是他們在公司管理高層玩政治玩出來的。CEO等往往是公司董事的好友,階級相若,因此今天我幫你、明天你幫我,互相標榜、疊為唇齒,遂有大家都高薪的結果。換言之,皮氏認為超高薪資是「沒有道理」的。

解決問題學問為本

有人說,2011年轟轟烈烈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其背後的精神領袖、論述支持者,就是皮凱提。皮氏某次受訪時說,華爾街「占領有理」,因為資本主義運作不良。《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一書,大概把「資本主義運作不良」做了最完整的詮釋。

也有人拿皮凱提與已經去逝的芝加哥大學教授弗利曼(Milton Friedman)相比。弗利曼研究一流、辯才無礙、科普文筆極佳。也只有這等功力,才能在凱因斯學派如日中天的1970年代,幾乎是憑其一人之力扭轉局面,打下了芝加哥學派的一片天、確立了小政府主張的論述基礎、影響了柴契爾與雷根、推動了教育券制度、建立了美國的全募兵制。這些,都是弗利曼宣揚市場機能的戰利品。皮凱提是1971年出生,其出道是在1990年中,當時芝加哥弗利曼、貝克等大老都如日中天。皮氏能夠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斬荊披棘而起,其逆勢突圍的氣勢,確實與弗利曼有幾分相近。然而客觀分析,皮氏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90年以後大時代背景的幾點因素不可或缺。

其一,是最近十幾年全球各國國內與國際間貧富差距的明顯擴大,使得社會至少有一半以上心有戚戚的「無產階級」基本支持者。其二,是皮氏好友兼盟友薩伊兹的相助。薩氏也是法國人,兩人差一歲,皮氏在麻省理工教書時薩氏在哈佛經濟系執教。薩伊兹在財政學上的貢獻恐怕更超過皮凱提,而皮氏有這麼一位武功高強的好友相挺,兩個人並肩作戰,當然要戰力加倍了。當然,皮凱提所關注的,是實際問題。美國、法國的情況我感受不深,但是台灣的情況應該已經令不少人窒息。如果財富與所得分配的不均再這樣下去、如果台灣都會區的房價再這麼狂漲、如果年輕人的薪水還是那麼22K、25K,我不相信局勢能持續。

但是問題要怎麼解決,是需要智慧的。皮凱提專業、科普並重的寫作方式,是有道理的;他一則要靠科普平易的文字喚起民眾,但另一方面也要靠專業素養提出有水準、能放上枱面的解決方案。最壞的情況就是:民眾情緒被科普文字挑起來了,但是帶頭的人學問差、專業弱,最後反而被民眾牽引而走,成為民粹,那就很難收拾了。幾十年來我一直同意小時候所背「青年手則」裡一句話「學問為濟世之本」,旨哉斯言。

朱敬一,中央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院士


陸廠…背後有政府資源
* 經濟日報╱記者蕭君暉/台北報導 2014.10.20

勝華聲請重整,並積極尋找買家,希望處分大陸與台灣的廠區,度過財務資金缺口的風暴。由於大陸業者有政府補助的資源,較有可能吃下勝華的廠房。

 一位觸控廠的總經理表示,只要勝華開出的價格夠低,大陸廠商就會接手,因為台灣廠商出不起價格。大陸廠商也是虧損累累,能夠接手並不是因自有資金充沛,而是有政府補助。

 他舉例,若是勝華某座廠房值10億元,現在只賣2億元,分十年折舊攤提,每年折舊費用只要2,000萬元,有政府的補貼,自然會有人買。

 大陸各地方政府積極發展經濟、促進就業,勝華大陸廠若倒閉關廠,對地方政府只有壞處,若花一點錢補助本土業者吃下勝華廠房,既能避免員工失業,又能促進當地發展。
 

固定投資增幅 台灣僅南韓一半
* 聯合報╱記者劉俐珊/台北報導 2014.10.20
 
國內固定投資趨緩,不利產業轉型升級。經濟部統計處示警,即使主要工業國家近十年來固定投資成長幅度全面下滑,但台灣固定投資增幅僅2.9%,僅約競爭對手國韓國5.3%的一半,反映國內產業升級轉型牛步,整體投資動能只靠電子業獨撐。

固定投資也稱做固定資產投資;固定資產指的是供企業營業長期使用的有形資產,不同型態如機械設備、交通運輸設備、房屋與其他營建等。

經濟部統計處資料也顯示,我國不僅固定投資趨緩,另一個隱憂則是無形固定資產如研發投入比例偏低,不到整體的一成。

經濟部官員表示,在知識經濟時代,各國無形固定資產的創造、運用普遍提升,韓國、美國成長速度居領先,台灣和日本十年來則多像「踏小碎步」;美國投資面向涵蓋廣泛,不只軟體支出,還有研發、娛樂、文藝創作等,日本以電腦支出為主。

經濟部官員表示,我投資高峰興衰約「以2000年為分水嶺」,當時公、私部門雙引擎同時啟動,政府投入大量公共建設投資,及產業快速朝資本與技術密集調整。

2000年後,一連串國際事件衝擊,包括網路經濟泡沫化、美國911恐怖攻擊、SARS疫情,及全球金融危機衝擊,官員說,甚至目前伊波拉病毒擴散若未歇,也可能造成難以預料的負面影響。


專業化 家族企業永續經營之鑰
*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提供╱台北訊 2014.10.20
 
資誠全球聯盟組織(PwC Global) 於10/15發表2014年全球家族企業調查報告。本調查每兩年進行一次,今年的調查對象涵蓋全球40個國家,共有2,378位家族企業受訪者,參與規模為歷年來最大。

今年度,超過60家台灣家族企業接受問卷調查,案例數遠遠超過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等亞太地區其他國家,顯示出台灣家族企業對接班傳承議題的急迫性,已經讓對此議題的態度從過去閉門解決家務事的保守作風,走向較為開放、不排除尋求專業意見以落實具體接班機制的方向,家族企業能否有效地傳承延續基業,對產業與國家競爭力,都是相當重要的議題。

家族企業須保有彈性 以因應新挑戰

資誠全球家族企業調查負責人李潤之執行董事表示,2014年全球家族企業調查報告顯示,面對全球經濟秩序更加混亂且不斷改變,以及企業競爭更加激烈、價格壓力持續增加的環境下,要如何強化家族企業的彈性與專業治理、從體制與人才提高專業程度,無疑是家族企業當前最重要的議題。

李潤之指出,全球家族企業已經意識到在劇烈的商業競爭環境下,除了要具有更大彈性、追求創新,更重要的是讓公司的營運管理更專業化,並且具備一個務實、可行的接班機制,才能讓家族企業邁向永續經營。

根據統計,全球家族企業的營業額占全球GDP的70%至90%,對經濟環境的影響力舉足輕重,根據今年的調查報告,65%的全球家族企業表示過去1年的營收有所成長,70%預期未來5年能夠穩定成長。然而,越來越多的家族企業認為,「人才」是未來面臨的主要挑戰。49%的家族企業擔憂自身在未來1年招聘技術勞動力的能力不足,比2012年增加6%。另一個主要的挑戰則是整體經濟情勢,63%的受訪者認為經濟局勢是未來的關鍵挑戰,比起2012年稍微增加3%。

專業化:涵蓋「家族」與「企業」兩個層面

面對更具挑戰性的環境,40%的受訪者認為「將企業進行專業化」在未來5年是主要挑戰,「將企業進行專業化」對家族企業的意義在於建立經營架構與規則,跳脫濃厚的人治色彩,以展現出家族企業的專業視野和能力。

然而,只有「將企業進行專業化」是不夠的,必須也將「家族」進行專業化,建立家族企業的公司治理機制,包括決策過程的基礎架構及正式溝通管道,以協調衝突或紛爭,同時保護家族利益及確保企業永續。

建立具體接班計畫 企業經營更穩健

接班傳承是家族企業永遠的關鍵議題,但家族企業對接班計畫,準備好了嗎?調查顯示53%的家族企業已有某種程度的接班計畫,其中只有30%的受訪者說他們已有具體的家族憲章,但只有16%已經有具體的接班流程。

李潤之指出,家族企業除了致力於企業和家族的專業化,也必須關注如何建立具體的接班機制,否則將會讓整個家族企業的未來存續暴露在風險中。

活動預告:2014台灣家族企業調查報告 將於12月發布

資誠今年擴大進行台灣家族企業調查,除了分析台灣60份問卷調查結果,也邀請10家台灣家族企業進行深度訪談,經過彙整與分析,將於12月發布2014台灣家族企業調查報告,並預計屆時將於北、中、南各地舉辦「台灣家族企業論壇」,除了公布調查報告,也進一步探討台灣家族企業可能面臨的問題與解決方案。

Notes to Editor

1. 2014年全球家族企業調查的受訪企業其年營業額介於500萬美元與10億美元間,訪談時間自4月29日至8月29日止,共有2,484位家族企業高階主管接受電話問卷或線上問卷調查,有效樣本為2,378份。

2. 更多2014全球家族企業調查相關資訊,請至:www.pwc.com/familybusinesssurvey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