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8 12:58:06 | 人氣(1,35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國問題》「道」不同 中共仍難讓世界放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那一年,抗戰勝利。代表當代中國人接受日本投降者是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人-蔣中正

「道」不同 中共仍難讓世界放心
* 聯合報╱特派記者林克倫 2014.07.1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建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日前在上海亞信峰會倡言「亞洲安全觀」,並再三強調「和平」的重要性;然對照前天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北京清華的演講內容:北京仍難讓世界放心,關鍵在價值不同。

 梅克爾八日在北京清華大學的演講,中國媒體的報導量十分少,主因是「無法報」。這位來自前東德、受共產主義教育長大的總理,對社會主義並無多大好感與懷念,講述的更多是言論自由、反省歷史與法治等價值。

 梅克爾表示,中德人權對話對她而言非常重要,柏林圍牆倒塌讓東西德得以進行自由對話,「在中國進行這類自由對話,是很重要的!」她強調,為塑造成功未來,「中國需要一個開放、多元、自由的社會。」

 或許是看透集權政治的本質,梅克爾向在場學生強調法治與公正的重要性說,「很重要的一點是,公民能夠相信法律的力量,而不是權力至上的法則」,而這些原則將是未來一個社會成功的基礎。

 對北京將德國對二戰的反思與日本做掛勾比較,梅克爾則含蓄且意指中共地說,要對希特勒、集權統治的歷史進行反思,有時很難;但她堅信正視問題是正確做法,「年輕人反思歷史,可讓下一代不犯同樣的錯誤」。

 梅克爾演講的「潛台詞」,點出北京難讓世界其他國家「放心」的關鍵。中共迄今對歷史的論述僅願停留在抗日戰爭,建政後隻字不提;再看北京大力批判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但澳洲仍願與日方合作。

 其因即在,不同的政治體制形塑出不同價值信念,美日澳韓乃至台灣等民主國家,背後有套異於社會主義體制的價值體系與運作邏輯;也因此,雖然中美高層對話上,中共官員大談「有利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但「道」不同,要能和樂融融,「價值」終歸是核心。

 

中共培養企業 獨鍾淡馬錫模式
* 聯合晚報╱國際新聞組/綜合報導 2014.08.03  

中共加強培養競爭力強大的企業,但走的是新加坡模式:保留對企業經營的干預空間,小米科技與該公司執行長-雷軍就是典型代表。

日經中文網報導,李克強最近加強市場經濟改革,意在培養競爭力強大的企業,但走的是新加坡模式,亦即保留政府對企業經營的干預空間,目的是避開企業壯大、進而推動政權交替的可能性。

報導舉例指出,北京小米科技創業僅五年,憑藉在網路銷售廉價的高性能智慧手機,迅速發展成一家新興大企業。但即使是這家被譽為「中國蘋果」的民營企業,也對「政府關係總監」這個職位格外重視,因為這個職位是公司與政府部門溝通的橋樑。

在2014年3月召開的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具有人大代表身份的小米執行長-雷軍,也和許多黨及軍方代表端坐在會場上。同時在場的還有來自騰訊等大企業的主管。雷軍在創辦小米之前,也擔任過地方政協委員。

去年秋季召開的中共「三中全會」上,提出了基於市場原理改革低效率經濟結構的方針。該項方案允許民營企業涉足國有企業以往所壟斷的業務等,但同時也加速將民營企業納入共黨體制。

改革的核心舉措之一,是大型國有企業引入民營資本。中共7月15日宣布,選擇中糧集團和中國醫藥集團等6家國有企業作為改革試點,允許民營資本以股東身份向國有企業出資。此舉將改變政府和地方官僚僵硬的企業管理模式,委任民營資本和專業經營者管理公司。

改革方案公布後,很多人的反應都是「很像淡馬錫」。淡馬錫是新加坡的主權投資基金,是新加坡航空和新加坡電信等主要企業的大股東,平時不插手經營,但是新加坡政府仍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人事布局等經營大計的運作。

中共所企圖的國有企業改革使中央投資公司仍握有最終的決定權,原因之一是不想看到民營企業營運健全後,可能產生的民主歷程催化作用,台灣的例子尤其明顯。

日經的報導指出,台灣從1980年代後半期開始走向民主化,當時支撐在野黨茁壯的是後來成為知名液晶面板企業的奇美集團、長榮集團。而在同時,民營的宏碁集團與國家主導創立的國有企業如台積電等,選擇尊重民主發展,對2000年的中央政權更迭有一定的影響。

報導指出,台積電是以「國有企業」身份出發,但隨著民主化進程,政府持股比率不斷降低,最終也變成民營企業。而隨著企業群不斷從政治中解放,執政國民黨的政權也不斷遭到稀釋,這是中共領導人不會允許發生的事。

 

蕭萬長 籲降低兩岸貿易占比定
* 經濟日報╱記者鄭杰/台北報導 2014.07.02

前副總統蕭萬長昨(1)日指出,台灣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令台灣人感到不安以及焦慮,為降低政治風險,未來應該要逐漸減少兩岸貿易占台灣貿易總額比重。

 他也說,台灣是亞洲供應鏈中重要的一角,若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將可讓各方都受惠,台灣沒有理由被排除在外。

 蕭萬長昨天出席「台美日三邊安全對話研討會」並且發表專題演說。他表示,美國和日本是台灣最可靠的盟友,也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由於台灣是亞洲供應鏈的重要一角,讓台灣加入TPP等區域協定將可使各方受惠,反之,若是區域協定缺少台灣參與,恐無法產生當初建立區域經貿組織的預期效果。

 蕭萬長指出,台灣缺乏與美、日等重要經貿國簽訂貿易協議,在這樣情況下,台灣與中國的經貿連結日益強化,反而造成人民的不安感以及焦慮日益增加,這也是太陽花學運興起的背景,進而造成兩岸服貿協議目前陷入僵局。

 蕭萬長認為,台灣現在陷入兩難處境,與中國建立經貿關係,一方面有利於美、日等經貿同盟,但是發展過於緊密,又會動搖我國人民的信心,而若是失去這種信心,台灣未來將難以與該國發展進一步關係。

 正因如此,為了減少政治風險,台灣應降低與對岸貿易的整體比重,而這就要透過加入TPP等區域經貿組織,移除貿易及投資障礙才能達到。

 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昨天致詞也強調,台灣是亞太區重要經濟國,位居供應鏈的重要地位,台灣若是能夠加入TPP和RCEP,不僅有益自身,也有利於所有成員國。

 

開放陸客觀光未獲利 江揆:檢討中國「一條龍」作法
行政院長江宜樺今(30)天正式公開表示,兩岸開放觀光的效益,由於遭到中資、港資長期以來採「一條龍」的壟斷式經營,讓台灣在地服務業無法實質獲得兩岸開放觀光所帶來的效益,將進行深入檢討
* newtalk2014.06.30 謝莉慧/金門報導
 
行政院長江宜樺今(30)天正式公開表示,兩岸開放觀光的效益,由於遭到中資、港資長期以來採「一條龍」的壟斷式經營,讓台灣在地服務業無法實質獲得兩岸開放觀光所帶來的效益,將進行深入檢討,並需要兩岸坐下來發揮智慧解決與克服。其實,高雄市長陳菊於27日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會談時,也曾當面向張提及「一條龍」的現象,張當場也允諾將研究改善。
 
江宜樺今天率同行政院秘書長李四川、海巡署長王進旺等部會人員搭機抵達金門訪視,並在縣府聽取「地方未來觀光發展整體規劃」、「金門觀光發展規劃」報告後,主動提及兩岸開放觀光後所衍生的新問題,他特別提到近幾年長期存在的「一條龍」問題,江宜樺認為,這需要兩岸坐下來發揮智慧解決與克服。
 
所謂的「一條龍」經營,即是中資或港資從旅行社、飯店、遊覽車、導遊採一條鞭模式經營,獲利也回歸中資,致使台灣的在地服務業無法享受到開放中國旅客來台觀光所產生的紅利。
 
江宜樺進一步指出,這幾年中國旅行公司、團體有計劃進行「一條龍」壟斷,讓直航、大小三通的開放效益大打折扣,也因此,中國遊客的增加卻沒有讓台灣的小企業及在地商店蒙其利。而中國海協會也充分知道這個現象,國台辦相關主管訪台後也更加清楚該情形,兩岸將研商具體作法改進。
 
金門縣政府觀光處長楊鎮浯在簡報時則建議,凡是循小三通轉赴台灣旅遊、在金門停留住宿至少一夜的中國遊客,應准予免受交通部及移民署每天同意核證人數的員額限制。金門縣長李沃士則指出,這幾年金門旅遊配套有一定的水準,可以容納更多的觀光客,希望機位能擴充以及協調增加運能,落實兩岸協調的旅遊措施。

 

從郝柏村與郭冠英談起
范姜提昂

郝柏村與郭冠英的問題一樣:別人或許可以,身為自以為傲的「國民革命軍」上將、身為職司國家形象的新聞局官員,就是不可以!

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原本是上海出品的「風雲兒女」電影主題曲,不是一句「抗戰歌曲」就可以美化它背後的歷史衝突
 
1929年,國民黨號稱全國統一;才兩年,日本就占領中國東北;而從此到1937年中日爆發全面戰爭的六年期間,國共猛烈內鬥。先是共產黨利用國民黨軍隊北調機會,在江西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大搞兩個中國;國民政府就以「安內攘外」為由,對日軍採「不抵抗」政策,並且對共產黨進行圍剿(剿匪)。

在「不抵抗」政策下,國民黨及上海租界當局下達「不准拍攝抗日電影」禁令,而抗日與壯大共產黨在當代是一體兩面,共產黨當然不從。左翼電影人於1934年組成「地下電影小組」,並策動「電通電影器材公司」改組為「電通影業」,作為共產黨電影基地,也成為第一家「完全左翼」的有聲電影製片公司,但只維持一年,就因為貸款中斷被迫關門;其出品以1935年的「風雲兒女」最具歷史意義。

「義勇軍進行曲」就是「風雲兒女」主題曲,歌詞出自「中國現代戲劇奠基者」田漢。田漢剛寫完電影故事,就被國民黨逮捕,歌詞是寫在包香菸的紙上,偷偷傳遞給作曲者聶耳

這部典型左翼電影,表面是愛情故事,實則宣傳愛國情操:「國難當前,談什麼兒女情長?」按共產黨說法:「表達抗戰到底堅定信心」,主題曲出現在電影頭尾,「雄壯歌聲很快傳遍全國」且穿透國共,國民革命軍第二○○師就曾訂為軍歌。
 
1949年,中共建國,「義勇軍進行曲」被定為國歌;田漢於文革期間被鬥,外交場合,中國國歌變成只奏不唱;1982年,田漢獲得平反;2004年,中國將「國歌」入憲。請問將軍,你的身份不是區區的師長,面對歌曲背後,國共之間最深層的糾結,不覺得公開唱,愧對老蔣?

馬說錯話 府澄清西子灣是陸委會決定
*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座車日前在高雄遭潑漆,總統馬英九今(30)日表示,是高雄市選了這個發生問題的地點,但總統府隨後發布聲明稿澄清,地點是陸委會決定的
* newtalk 2014.06.30 翁嫆琄/台北報導
 
總統馬英九今(30)日在赴巴拿馬的專機上表示,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高雄西子灣遭潑漆,是因高雄市府選擇了「一個後來發生問題的地方」,而陸委會已多次建議別處。但總統府隨後則發布聲明澄清,王張會的地點確實是由陸委會決定,馬總統只是希望不要責怪警方。
 
針對張志軍訪台,馬英九表示,這次警察沒使用拒馬,相關設施也用得比較少,但對於張志軍車隊在高雄被潑漆,以他的了解,陸委會有清楚告訴大家哪些地方比較適合,但高雄市政府還是選擇了西子灣會館,「一個後來發生問題的地方」。
 
不過,總統府後來發布聲明稿澄清,馬英九是強調不要責怪高雄市警方,而當日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張志軍的茶敘地點「西子灣沙灘會館」,則確實是由陸委會決定,陸委會事前已與高雄市政府警察局確認維安應該無虞,之後做出茶敘地點的最後決定。
 
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上午則在立法院表示,陸委會選定西子灣沙灘會館作為茶敘地點後,有請警政署協調地方部署維安,確認安全無虞後,才維持茶敘地點。陸委會法政處處長葉寧則指出,高雄市府確實曾表達該地點有維安疑慮,後來警政署及高雄市警局局長黃茂穗還是增派40名警員到現場,所以當天才按照原定赴西子灣會館。

 

台灣半導體產業應居安思危
* 經濟日報╱社論 2014.07.16

上市櫃公司6月營收最近公布,其中,半導體產業表現亮眼,除了上游晶圓代工的台積電聯電第二季營收全面創新高之外,IC設計的聯發科瑞昱第二季營收也都衝上歷史新高。根據趨勢觀察,在景氣逐漸擴張、下游終端產品需求仍持續成長支撐下,今年整體半導體產業應會有不錯的表現。

 根據統計,最近這兩年全球半導體產值成長率約莫在5-6%左右,但台灣半導體產業產值則有二位數的成長率,主要原因來自於中國市場與apple訂單的斬獲。例如聯發科智慧型手機晶片終於成功逆轉連續兩年的營收下滑,再次以高性能低成本的優勢,奪回中國市場的話語權。而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回任CEO後,積極投資先進製程研發,在apple策略性去Samsung化的時機點,憑藉技術與服務雙雙到位,成功取得apple應用處理器的訂單。

 台灣半導體產業在中國市場與apple訂單取得勝利後,其擴散效益亦讓產業鏈相關業者雨露均霑,但是在看來一片榮景的掌聲背後,有幾項現有或即將發生的挑戰正等待著台灣半導體業者去克服。

 首先是客戶集中的風險。客戶不僅大者恆大,且紛紛提高零組件掌握度,例如apple自行開發應用處理器,Samsung除了開發應用處理器外還生產記憶體,中國華為透過旗下的海思開發應用處理器。由於自行開發專屬的核心晶片能提供更多軟硬體整合優勢,未來終端系統業者仍會持續投入以尋求產品差異化。系統廠商除了Samsung具備晶圓製造能力外,其他系統廠自行設計的晶片仍須委由晶圓代工業者製造。雖然台積電從Samsung手中搶下apple處理器代工訂單很令人振奮,但未來就有不能掉單的壓力,畢竟動輒占超過10%營收的大客戶,如果稍有閃失,影響甚鉅。

 而Samsung與Global Foundries共同發展14奈米製程,無可避免對台灣晶圓代工業者造成一定壓力。尤其是客戶在苦於台積電先進製程產能供不應求的情況下,積極尋求先進製程晶圓代工的第二供應商,也是無可厚非的合理作為。

 其次是中國人才磁吸的風險。基本上中國半導體產業政策已改弦更張,由以往僅著重資本支出的製造思維,調整為人才磁吸設計思維。

 中國為推動半導體產業加速發展,由工信部、發改委、科技部、財政部等部門於2014年6月公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揭櫫以需求為導向、以整機和系統為牽引、設計為龍頭、製造為基礎、設備和材料為支撐的策略綱要,並設立「國家產業投資基金」,作為推動企業提升產能水準和實行購併重組之用。

 當中國IC設計產業除了本土與海歸派,甚至來台設立港資公司以吸納台灣IC設計人才,並配合中國欲重點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之政策,短期內其資金與人才將雙雙到位,目標則是中國4G晶片市場的多核多模競賽。面對該國業者的再次集結,中央政府及IC業者切不可掉以輕心。而中國本土培植的系統廠商挾中國市場規模,日益擴張,不論是基於政策導引,或是自身提升產品競爭力的需求,紛紛積極自行開發晶片,此舉也勢必壓縮到主要以中國市場為主的台灣IC設計業者。

 最後是一觸即發的併購戰。近期IC設計業併購案頻傳,未來數年內,在智慧型手持裝置成長趨緩,新一波穿戴式與物聯網商機浮現之際,半導體產業整併潮將熱烈展開,可以預見中國業者在北京鼓勵下將積極藉由整併而壯大。值得特別關注的是台灣IC設計產業前十大企業裡面,有一半是LCD驅動IC相關廠商,面對觸控與驅動晶片的整合趨勢,以及中國本土面板產業隨著自製率提高,同時強化關鍵零組件的掌控,政府及IC業者必須正視此一威脅而有所因應。

 

林中斌/北京對台 不蹈覆轍
* 聯合報╱林中斌 2014.07.08

「張志軍被認為強硬派人士…掌管對台…不是好消息。」2013年3月18日H立委說。
 
 如果張不是強硬派,難道對台是好消息嗎?
  
 15個月後,跟邱垂貞立委跳山地舞,跟新北市長朱立倫一起為老人打菜的張志軍來台進行對台灣社會「三中一青」的「聆聽之旅」。身段柔軟,判若兩人。
 
 相較19年前對台灣又打飛彈又暴言恫嚇的北京,今日亦判若兩人。
 
 中共對台方式如何由「全面打壓」轉變成「軟多硬少」?外界有充分掌握此轉變嗎?台灣料敵從嚴對己有利嗎?
 
 一、中共的檢討修正制度。演習之後,放下情面,找出缺失,限期提案修正,長期跟蹤檢討。這是江西紅軍的傳統,中共維持至今,因此過去錯誤絕不再犯。1995年北京對台文攻武嚇卻拉抬李登輝得票率,1999年李提「兩國論」後北京對台雖只文攻但戰機壓境,間接幫阿扁一年後助選成功。中共逐漸醒悟:台灣意識成長,營養來自北京的打壓,在台灣社會中,自下而上發展。只打壓上層李登輝、陳水扁無濟於事,且適得其反。
  
 2004年8月13日,胡錦濤批示的對台廣播要「入島、入戶、入腦」。新的對台方針:「爭取台灣民心」至今未變。2004年11月,中共自國防白皮書中靜悄悄刪除「不放棄對台用武」,之後不再出現。當時習近平在閩浙工作已19年,對台政策向中央多所建議。曾經看佛書練氣功的他,今後對台統一目標不變,手法只會更重「親情」「心靈」而不退轉。
 
 二、看後視鏡誤判前方。中共對台方式不斷修正,若用過去的記憶看將來,會偏差。西方記者、台灣兩黨,甚至大陸學者都不免誤判。2007年底,中共將開十七大,阿扁執意用○八大選綁入聯合國公投。北京不悅,但隱忍不發。紐約時報名記者J. Kahn 10月6日寫到:胡錦濤將強硬對台,以爭取共軍支持。國民黨官員C 10月1日表示:情況嚴峻,胡將於十七大依反分裂法對阿扁強硬表態。結果,都錯了。胡演講不提阿扁,反而首度丟出「和平協議」橄欖枝。2008年3月3日,民進黨高層L表示:大選前,中共可能採取「非理性動作」(意味用武)。三月底台灣大選和平順利舉行。6月13日,北京名教授Y很高尚地公開道歉:自兩千年他便預言台海2008年前必有一戰,錯了。
 
 三、料敵從嚴未必有利。料敵應從寬,或料敵應從嚴?答案是料敵應從實。否則準備不夠,或浪費資源,或誤置兵力,或手忙腳亂。例如,如果把重兵部署在西岸,而敵人從東岸登陸,如入無人之境。如果準備對方用強硬手法對自己,對方卻用柔軟手法前來,我方內部交相指責、自亂陣腳。2007年某競選人訪美見高層官員,但其對中共強硬態度,引發美方台海開戰將拖美下水之疑慮。美方借英國媒體披露對其不信任,且陸續派官員來台挺其對手,對其極為不利。
  
 19年來,共軍對台部署東風十一及十五短程導彈。數字一度猛增,近年來已不再增加(汰舊換新)。根據倫敦IISS最新估計,目前共252枚(其實制台已夠)。根據美國Pentagon(國防部)報告約1000枚左右。如果我們仍然宣稱那些飛彈部署繼續增加,在行家眼裡,我們公信力何在?
 
 老子說:「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目前習近平忙打貪改革,對台尚未出手。一旦,他出手,我們有準備嗎?
 
 (作者為前華府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