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9 17:09:53 | 人氣(51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監聽治國》一國對決黃世銘一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背離黨國核心價值的馬(特偵組與黃世銘說謊的正當性何在?國家領袖再不廢除特偵組、黃世銘再不選擇下臺,都只是繼續幫助反對力量擴大版圖罷了)
*聯合晚報╱記者林敬殷、張弘昌/台北、台中報導 2013.09.29  

批特偵組說謊 反對力量要黃世銘下台 / 林怡妘 陳明彥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上午宣布,針對特偵組一連串違法濫權監聽事情,明天上午10將由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代表民進黨舉行國際記者會,痛陳特偵組違法監聽國會的大醜聞,會後將召集黨籍立委召開重大議題會報,討論是否對馬英九總統提出罷免、彈劾或其他憲法手段。

蘇貞昌今天上午在台中市參加世界台商聯合會時也說,特偵組違法監聽到國中小女生、立法院總機,浮濫到令人毛骨悚然,如美國水門案般,總統民調低、違法、違憲應下台,並廢除特偵組。

蘇貞昌更說,依馬英九自訂的民調標準,民調遠低於19%的9.2%應下台;第二,依美國標準,美國爆發水門案,總統尼克森下台,台灣發生比水門案更嚴重的竊聽、洩露秘密及偵查中案件,無所不在的非法監聽,馬總統更應下台。

立院黨團今天上午則舉行記者會,質疑特偵組對監聽的說法反覆,全是「套好的」,為的是替馬築防火牆,阻止火燒到馬英九,馬應出來講清楚,不要躲起來。

針對馬英九表示未針對個案,民進黨團幹事長高志鵬痛批,馬打王時,不是個案嗎?為何當初自己跳出來,現在又縮回去?他並質疑特偵組是否利用這段時間,試圖湮滅證據?昨天早上說監聽有聽到,晚上就說沒聽到,到底事實是什麼?

「擺明就是在說謊!」民進黨團書記長吳秉叡表示,監聽票是公文書,上楚載明監聽時間4個月,何來黃世銘昨晚說的1個月?

段宜康更直指,昨天記者會「打從一開始就打算說謊」,以監聽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為例,聽了2 、3天之後,知道掛錯線,所以改掛別支電話號碼,以此推論,豈有監聽立院總機電話1個月後才知道是空白?而且黃世銘還誤導大家,說什麼以為電話是立委助理拿的。段宜康強調,特偵組膽子敢這麼大,就是背後有馬英九這座靠山。他要求黃世銘和特偵組檢察官全部停職接受調查。


監聽玩過火 總長陷風暴
*聯合晚報╱記者鍾延威/特稿 2013.09.29
 
從關說案未審先判到濫權監聽,特偵組和檢察總長黃世銘捅出的婁子已如野火燎原,勢難善了。照此情勢,府院接下來非設停損點不可,黃世銘項上人頭,可能終將難免被馬總統借去一用,稍解民間及國會怒火。馬總統曾對王金平講的「知所進退」,現在轉給黃世銘也可能適用。

不論是關說案辦案手法,或監聽是否浮濫,特偵組及黃世銘一路引用法條甚至搬出憲法來辯解,對抗外界質疑;即便監聽國會總機曝光,特偵組仍振振有詞否認,逼得黃世銘於昨晚公開道歉。但黃世銘道歉卻仍不認錯,五分鐘記者會,唸完新聞稿掉頭就走,對媒體提問更不耐煩地大手一揮,如果這也算道歉,那真不知道什麼才叫道歉,套句檢察官起訴書對常用語,這根本是「犯後態度欠佳,毫無悔意」。

對馬政府有期待的人,原指望黃世銘在立法院可以為監聽關說提出依有據的證據,但隨著立委的質詢,一再暴露特偵組偵辦時的違法疏失,甚至對外公開的內容也有所隱瞞,黃世銘或特偵組如果想要繼續站得穩,就必須先回答社會現有的這許多疑問。

黃世銘總長職位雖有任期保障,但一人一組搞得國內政局動盪、人心不安。更嚴重的是,黃世銘及特偵組的作為,完全破壞馬總統第一任就職時宣誓的不再有監聽、不干預司法承諾,陷馬總統於不義,一旦府院決定與特偵組這個馬蜂窩切割,一旦馬總統說出「如果這不叫濫權監聽,什麼才叫濫權監聽」、 「黃世銘該知所進退、黃總長已不適合檢察總長這個職務」時,黃世銘想全身而退也不可得了。


特偵組:屆期即未再監聽
*記者王聖藜/台北報導

針對有媒體報導特偵組監聽立法院節費總機時間長達4個月,特偵組中午發布新聞稿表示,立院總機的通訊監察是自今年5月16日依規定向台北地院聲請,上線時間到6月14日。因所監聽門號是節費電話,完全沒有通話內容,無法執行通訊監察,故屆期即未再續行聲請監聽,媒體報導監聽4個月並非事實。


冷眼集/特偵辦案 不可挑戰的驕傲
*聯合晚報╱記者王聖藜/特稿 2013.09.29 
 
特偵組查辦關說疑案從監聽風波擴大為監聽風雲,在「誤會」上線監聽立法院總機電話後,演變為監聽風暴,檢察總長黃世銘的總長職務岌岌可危,風暴會擴大,與特偵組辦案缺乏制衡、辦案心態驕傲自大有關。

查辦立委柯建銘是否關說,並以貪汙罪分案上線監聽,本來就是法定職掌所允許的特偵組辦案範圍,但特偵組懷疑柯建銘、王金平、曾勇夫、陳守煌及林秀濤串謀不上訴後,並未作足調查程序,即片面認定關說案確有其事,致研判案情大失水準。

依照特偵組的訊息,今年8月31日作完林秀濤的證人筆錄後,特偵組原本有意傳訊關說案相關人物到組說明,不過,唯恐被質疑以刑事手段行行政調查,決意放棄給他們各自說話的機會,縱然將調查案定義為行政調查,是否當事人也該有申辯的機會?

黃世銘的強勢,及特偵組的驕縱,不論是關說案,或是後來引發的監聽風暴,只要外界一有疑慮時,特偵組即密集發聲明釋疑,但聲明的心態卻不脫本位主義, 不脫特偵組辦案是不可以被挑戰的驕傲,一件關說監聽案搞到像「興票案」,愈說愈不清楚,被立委逼一下,才再露一點,竟發現漏洞愈來愈大。

隨著事件發展,被特偵組監聽對象無限擴張,連立法院總機也難於倖免,恐還有未爆彈,監聽是否浮濫,不言可諭。

在最高法院分案作業已漸趨透明化後,特偵組的分案,仍維持保密分案,也就是說,特偵組辦案雖採合議制,內部則仍各自分工,但從不對外說明,正因為有了秘密分案的保護傘,所以在辦案程序上,個別檢察官不必過於注重辦案是否合於法律程序而自我限縮權限並保障人權,因沒人曉得誰在辦什麼案,一旦出事,更難取信於民。

府院黨及特偵組一開始以大陣仗的連串記者會砲轟關說案,本以為十拿九穩;但情勢發展到特偵組辦案本身疑點重重,反成箭靶,這不是黃世銘要如何負責的問題,也直接牽動特偵組存廢的爭議,府院更不該在此噤聲。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