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1 15:11:15 | 人氣(62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休兵勿休眠:看外交陣線三警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國安會沒有人協助總統實際掌握軍國大事
*聯合報╱社論 2013.06.01 
 
近日我外交陣線警訊頻傳。一是一向友我(中華民國)的美國舊金山僑社「中華總會館」,決議撤掉館內中華民國國旗,傳可能改掛五星旗;二是我邦交國宏都拉斯傳出可能不再派任「大使」,改派「代辦」駐台;三是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在答覆釣魚台問題時,聲稱絕不承認「舊金山和約」,這隱含了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台灣地位未定論」的主張。

三項警訊,分別呈現了不同層次和面向的態勢變化,卻集中反映了我「外交休兵」戰略的多處死角與盲點。當馬政府為內政和經濟手忙腳亂之際,切不可輕忽外交陣線意志鬆弛、戰力虛弱的問題;否則,一旦「休兵」變成「休眠」,乃至失神喪志,即愚不可及。

美國舊金山傳統僑社決定「易幟」,主因有二:從社會面看,是近年中國移民的大量湧入,改變了華人社群的結構;從經濟面看,中國的崛起,對僑社的磁吸效應已勢不可擋,時日一久,過去雙方奠基於「自由中國」的民主信念和維護中華文化的認同遂告難以支撐。

一周前,「中華會館」在親中的主席黃榮達主導下,以勉強過半通過「撤中華民國旗」,這項決議距離章程規定的四分之三仍有段差距;若要強行換上五星旗,將有合法性爭議。但無論如何,台灣在馬政府兩岸休兵的政策下,如何在外交陣線避免陷入自我設限或自我銷蝕的境地,務實處理「僑心思變」的難題,誠屬必須解決的要務。

我中美洲邦交國宏都拉斯可能將駐台代表「降等」一事,從去年該國欲與中共「互設商務辦事處」的「雙重承認」風波,即可見端倪,並非空穴來風。兩岸談「外交休兵」,雙方雖有「不互挖牆腳」的默契;但不可否認,宏都拉斯的「降等」事件和美國僑社的「易幟」風波如出一轍,皆端賴易幟者對於「經濟效益」的盤算。但類似情事,可能會越來越頻繁出現,而越難因應。

這點,也正是我國推動兩岸「外交休兵」政策時必須面對的一個內在風險。馬總統近幾年推動「兩岸和解」及「外交休兵」,短期內確實減少了兩岸在外交陣線上的拉扯,雙方也都不必動輒花大錢去收買變調的外交。然而,只要中國經濟持續成長的趨勢不變,而台灣又一再困於政府功能弱化,我國在國際市場上的吸引力必然下降,這是無可避免的發展。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國賴以為生的經貿實力下墜的同時,駐外人員若又因「外交休兵」戰略之指引而失去作戰的本能,或失去經營外交友誼的基本意識;其結果,將不堪設想。以「休兵」停止外交戰場無謂的消耗,固是正確的戰略,但如何在和平的前提下維持駐外人員和整體對外關係的開展於不墜,則不僅是必要的課題,也是必要的戰略意識。但目前看來,這部分思維似仍付諸闕如。

事實上,從釣魚台主權之爭,到對菲的漁權糾紛,都碰觸到兩岸和周邊國家的關係變化。在釣魚台之爭,我國因中、日對峙的加劇,從而換取得日本對我漁業協議的若干讓步;從休兵的角度看,這是有利的部分。然而,最近的發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先在訪波茨坦時引「開羅宣言」談到琉球的歸屬問題,近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在答覆記者詢問時,又進一步聲明「絕不承認」舊金山和約,並指其為「非法的、無效的」。中日戰火從釣魚台燒到琉球歸屬,已讓人意外;如果再向「台灣地位未定論」引申,馬政府可有因應之計?

不可諱言,從台菲爭議的交涉過程,即可看出我(國安會的掌控、馬總統的有限授權,導致)外交官員斡旋應對的失效和荏弱。再看僑社的易幟事件和宏國的降等疑雲,也在在顯示政府「休兵」指令帶來的自限困局。當警訊頻傳,馬總統恐得重新思考休兵戰略的演變,喚醒休眠中的外交人員。


社會信任度調查:民眾最不信任政府高官
*聯合報╱記者王茂臻/台北報導 2013.06.01
 
中華民國群我倫理關係促進會昨公布二○一三年台灣社會信任調查結果,民眾最信任的對象是家人,最不信任的對象是政府高官。

中華民國群我倫理關係促進會上次做台灣社會信任調查是在二○○八年,本次與上次相比較,民眾最信任對象前三名沒有改變,仍是家人,醫生與老師;信任對象排名倒數前三名,依序是政府高官、民意代表與房屋仲介。

今年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最信任的對象前五名依序是家人的四點七五分、醫生的四點零五分、中小學老師的四點零三分、鄰居的三點八二分,基層公務員的三點五五分,社會上大部分的人(即陌生人)的三點四七分。

在上一次調查中,民意代表是受訪者信任對象倒數第一名,本次調查改由政府高官奪得「冠軍」。中華企業倫理教育協進會理事長、台大前校長孫震說,從本次調查可看出,民眾對基層公務員仍很信任,但對政府高官卻愈加不信任。

這次調查也顯示受訪者對總統的信任下滑。上一次調查時總統的信任分數還有三點零一分,此次調查滑落到僅剩二點五七分,信任程度連陌生人都不如。


聯合筆記/加強出口靠自己
*聯合報╱孫中英 2013.06.01 
 
日本「安倍經濟學」,一口氣讓日圓貶值超過卅趴,台灣不少出口產業大喊要台幣跟貶。多年來出口業者似無甚長進,只要競爭力不如人,就只會要求貶值。

台灣並沒有加入貨幣大戰的本錢。首先,台灣不是日本,不但經濟規模不夠大,新台幣又非國際流通貨幣,想成為貨幣大戰一咖,還不夠格。

其次,日本長年面臨通縮困境,才有實施貨幣寬鬆空間;台灣剛好相反,長期通膨壓力揮之不去。

第三、央行長年的利率匯率「雙低」政策,已太過寬鬆,銀行資金淹腳目,壽險資金也欠缺去化管道;再讓貨幣重貶或狂印鈔票,只會讓狀況更惡化。

央行的匯率政策,雖說是「動態穩定」,但新台幣匯率其實長年偏弱;說白一點,就是長期在袒護出口產業。台灣的問題,是匯率「該升時未升」。

金融海嘯後,日圓一度大漲;當時日本儘管經濟長期失落,日本央行卻放手讓日圓升值,幅度最高超過卅趴。但台灣為維持所謂的「出口競爭力」,過去十五年,何曾有升值逾十趴的紀錄?

貨幣貶值,的確可讓出口產品變便宜,但台灣出口產業要找到自己的市場利基,深耕發展,讓自己無可替代,才是關鍵。

在匯率政策上,台灣出口產業其實已擁有長年優勢,卻不見競爭力(工業設計技術提昇)有所提升,應關起門來反求諸己。

每當國外貨幣升值,因新台幣處於弱勢,會造成物價上揚;但當日圓、歐元或美元貶值時,除廠商以各種理由推拖不降價外,還是有股力量在阻升新台幣;台灣老百姓似乎永遠沒有機會自幣值的升貶中得到好處,我們才應該大聲抗議。


「馬英九地氣接得不夠」 廈大台研院長劉國深點評藍綠潛力股
*新新聞/宋小海 2013/05/29

中國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劉國深長期觀注台灣政局,透過他犀利敏銳的觀察,讓人見識到台灣藍綠政治人物的臉譜。同時他強調,「時間是站在努力奮鬥的一方,而大陸這幾年非常努力。」

長期觀注台灣政局及兩岸互動的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劉國深,日前來台停留多日,除了專程到台北小巨蛋聆聽江蕙演唱會,感受台灣鄉土文化,也會晤不少台灣各界輿論領袖。

關於總統馬英九,劉國深認為,他的為人、操守、堅持值得信賴,訓練也很完整,但因個性問題,「地氣接得不夠」,不太瞭解台灣民間社會的「眉眉角角」,他的兩岸政策主張還算「中規中矩」,儘管他對中共政治體制的看法,與共產黨有很大的分歧,中共這邊也對他的不統政策有許多意見,但站在台灣的角度來看,馬英九能揮灑的空間其實有限,北京也大多能理解他所受的內部制約及國際壓力,不會對他有「不切實際的浪漫期待。」

劉國深表示,隨著北京領導人自信心的提升,相信北京不會因為馬英九任期剩三年,而趕著要做點什麼事。其實台灣在兩岸關係這場「博奕」中籌碼愈來愈少了,「時間是站在努力奮鬥的一方,而大陸這幾年非常努力。台灣無法單方面改變現狀。」

點評吳敦義:有明顯的草根氣息

分析「後馬英九時代」國民黨其他檯面人物在兩岸上的表現,劉國深認為,像吳敦義目前在副總統位置較少對兩岸議題發言,但從過去他在國民黨秘書長及行政院長任內一路觀察,可見吳敦義有更明顯的「草根氣息」,他比較能微觀、具體地考慮台灣老百姓的氣持(kimoji),他比較有自己的個性,但和馬英九不一樣地方在於馬比較有大格局。

劉國深說,目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確實在藍營是Rising Star(明日之星),但火候是否成熟到二○一六年就能出頭,還須打上問號,而且朱在兩岸議題也多謹慎地「閃」過,也讓中共對他的兩岸政策立場不夠鮮明而持保留態度。

至於國民黨中常委連勝文,劉國深說他「在台北有獨到的氣場」,但政治歷練弱了一點,他為人大方,有一定格局,不過僅僅在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做得很成功,這樣的經歷就能當市長?雖然台灣輿論反應不錯,但在中共來看,可能資歷還不太夠。


習近平的新瓶與胡錦濤的陳酒
*看雜誌/庚元 2013/05/31

習近平在十年一次換屆的兩會上接手胡錦濤成為中國國家主席後,就開始進行了作為國家元首的第一次出訪。就像2003年胡錦濤接手江澤民國家元首一職後首訪俄羅斯一樣,這次習近平也是步胡錦濤的後塵,將自己的首次出訪目的地選擇了俄羅斯。

不被看好的中俄夥伴關係

外界將習近平接任中國黨政軍最高職務後首次出訪選擇俄羅斯,解讀為中共新領導層對發展中俄關係的重視,似乎要宣告世界,中俄兩國又回到了幾十年前曾有過的盟邦蜜月的年代。習近平訪俄期間,中俄兩國領導人批准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實施綱要(2013年至2016年)》,並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合作共贏、深化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宣示中俄就兩國戰略合作及重大國際問題的立場。俄羅斯總統普京也高調回應習近平的來訪,稱中俄關係是過去幾百年來最好的時期。

然而在中國國內,除了官方的宣傳外,網路上表達出來的民意卻並不看好中俄所謂的戰略協作的夥伴關係。習近平與普京簽署協議的舉動,很自然的讓很多人聯想到1999年12月,江澤民與葉爾欽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該議定書將俄羅斯自清朝開始搶占的約16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40個台灣的中國領土拱手讓給俄羅斯,相當於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

已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識到,過去的二百年裡,無論是以前的俄羅斯還是前蘇聯,或是現在的俄羅斯,一直對中國的領土虎視眈眈。很多中國人,甚至包括中共高層的一些人,並不看好和俄羅斯這個北方近鄰的關係。

事實上,中俄之間在過去幾十年的合作與衝突已經讓雙方都明白,彼此之間很難找到真正的戰略共識,中共眼下需要的是俄羅斯對其政治制度的認可以及擴大石油天然氣對中國的出口,而俄羅斯則需要中國支持普京在國際事務中對美國的強硬立場,並擴大對俄羅斯的投資和信貸支持。

封閉僵化的老路、改旗易幟的邪路?

習近平在去年中共十八大上就任總書記後,隨即提出了「憲政夢」、「中國夢」、「人民夢」,並喊出了「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的口號,給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留下了些許的期待。人們又開始一如十年前對胡溫新政的期待,密切關注習近平的新政走向。

從意識形態考慮,中國最親密的友邦是北韓。從對外關係看,美國已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而且中國持有過兆美元的美國國債,中國也一直將美國看作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國家。那為甚麼習近平首次出訪既不去北韓,也不去美國,而是選擇去俄羅斯呢?

這讓人想到胡錦濤在十八大上卸任前作的政治報告中留給習近平宛如政治遺產的一句話:「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

如今的北韓,就是中國過去封閉僵化老路的現實寫照,而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多黨民主體制,則被中共認為是改旗易幟的邪路。如此看來,習近平首次出訪選擇了俄羅斯,似乎正是胡錦濤留給習近平的政治遺產的體現。既不能去北韓,也不能去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那就只能把首次出訪的國家,選在曾經把共產體制傳給中國的老大哥那裡去看看了,儘管習近平去不去俄羅斯,幾天後都會在南非與普京碰面,客觀上也不影響二人掏掏心窩子說話。

如此看來,如果不是習近平在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後,仍受江澤民、胡錦濤等離任領導人的約束;就是習近平的所謂「憲政夢」、「人民夢」、「籠子說」依然如其前任們那樣,只為拖延時日,用自己的新瓶裝腐爛發臭的陳酒,繼續矇騙國人,貽誤國家。當然,如果是前者,筆者倒是希望習近平能盡早擺脫前任的影響與束縛,為國家、也為他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如果是後者,那些寄希望於習李新政的人,就該徹底清醒了。


紐西蘭賺快錢 中國留學生躋身色情業
*看雜誌/鄭仁武 2013/05/21

紐西蘭目前約有7萬名海外留學生,當中不少人兼職打工,更有部分人為掙快錢不惜賣淫。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中國「留學妓女」湧現,紐西蘭移民局近日強調,嚴禁留學生在當地從事賣淫活動。

據《紐西蘭前鋒報》報導,紐西蘭賣淫嫖娼應否合法化,多年來一直在當地引起爭論。紐西蘭議會在2003年6月,以60票贊成對59票反對的一票之差通過賣淫合法化法案。儘管賣淫在紐西蘭已然合法,但當局禁止國際學生從事這種工作。然而,留學生和遊客湧入當地賣淫的情況日漸盛行,令紐國政府頭痛不堪,社會議論聲音不斷。當年投反對票的議員擔憂,法案令賣淫人數上升,導致性病流行。數據顯示,在法案通過後三年間,外國妓女人數飆升25%。

報導稱,性工作者診所專科醫生訪問過38名外國妓女,其中很多是「留學生」,她們承認賣淫是為賺外快,部分則因債台高築或家庭停止匯錢而下海。有醫生稱,部分女孩看到嫖客衣著整潔、外表健康,便會容許嫖客不使用保險套,增加了感染性病風險。「天真」程度令人驚訝。

由於紐西蘭第一大城奧克蘭湧進大量中國移民,該城市的1,700名性工作者中,有三分一人是中國人。有人嘲諷:「在奧克蘭,中國色情按摩院比公廁還多」。來自中國的妓女更是「廉價黑工」。紐西蘭性工作者聯盟稱,當地妓女收費每小時100紐西蘭元以上,但中國按摩院娼妓只收40紐西蘭元,這種濫市行徑甚至影響了當地妓女的生計,中國妓女也讓當地的色情業再走向地下,因為「非法的都是中國人」。一名來自湖南的21歲匿名中國女子向當地報紙表示,自己是以留學生身分賣淫,每次收費約64美元,比在中國賺得多。

紐西蘭移民局網站近日新設「不可從事的工作」欄目,其中強調:「國際留學生也不得提供商業化性服務。亦即學生不能從事娼妓工作,不能經營紐西蘭娼妓業或在娼妓業中投資。」不過,按摩治療師不受此限,媒體因而擔心,留學生仍可藉「按摩師」之名義賣淫。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