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7 09:21:56 | 人氣(8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陳芳明:大國格局有待民國氣象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聯合報╱陳芳明 2011.02.21

民國史研究的熱潮,在中國與台灣兩地不斷加溫。朝向今年十月的慶典,兩岸有關辛亥史與民國史議題的專書出版,都將有豐碩的成績。曾經遭到貶抑的民國記憶,證明不再是荒蕪且荒涼。在中國那邊,歷史改寫的工程已經開啟。在台灣這邊,歷史重建的書寫也慢慢獲得全新解釋。

所有發生過的歷史,絕對不可能原封不動保存下來。歷史一旦變成文字紀錄,就有可能承受不同的政治解釋。民國史在中國與台灣兩地所發展出來的解釋,往往是正反對立。毛澤東在中國受到神格式的崇拜,在台灣則遭到妖魔化的汙名。蔣介石在兩邊的評價,也同樣出現在褒貶兩極。即使是一般知識份子,如胡適與魯迅,也都依照政治要求,在兩岸的定位也是高低有別。

但是,新的歷史條件產生時,過去的歷史解釋也將受到翻案。台灣的民主開放,中國的資本主義化,都使原有的歷史視野加寬加深。民國史的改寫,也因此而變得更具彈性。對於事件的評價,對於人物的解釋,隨著兩岸對峙對敵氣氛的退潮,而逐漸得到更為寬容的空間。但是,民國記憶的顏色,對兩地而言,仍然還是深淺不一。當整個社會都發生驚天動地的改造時,中國與台灣對民國史所抱持的態度,畢竟還是不同。

從台灣角度來看,民國史從來沒有消逝,並且比起大陸時期還更是生動活潑。其中的關鍵,在於國民黨的權力釋放。當威權政黨轉型成為民主政黨時,中華民國史已經從封閉狀態昇華成為開放格局。民國氣象不僅沒有萎縮,在台灣獲得更為活潑的生機。在版圖領土上確實急劇縮減,但是在思想精神上卻遠勝民國記憶。

從中國角度來看,民國史已經覆亡,從而文學藝術、思想文化也隨之發生斷裂。唯一不變的是,國民黨的威權體制由共產黨來取代。在回顧歷史之際,中國知識份子恐怕會驚覺,縱然擁有龐大的領土,在思想精神上反而遠遜民國時期。在民國與共和國之間的最大斷裂,便是知識份子菁英的急速凋零殞落。當年的民國歷史條件可能有其侷限,但至少還能容許思想文化與藝術文學的開花結果。共和國建立之後,再也創造不出梁漱溟、沈從文、老舍這樣的人格。早年充滿理想的馮友蘭、郭沫若、何其芳,在一九四九年之後,都淪為黨的政治工具。共和國的歷史條件雖自稱解放,卻使所有生機勃勃的思想藝術,受到摧殘桎梏。

面對辛亥百年的到來,中國正努力建構大國崛起的論述。歷史崛起是一件好事,但是距離民國氣象還差一大截。西方在十八世紀崛起時,固然是依賴資本主義的開展,但是在知識、思想、人文、科技方面也是跟著積極升起。今日中國已經躍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比起民國時期思想文化、藝術、文學的蓬勃發展,卻完全不成比例。民國史的研究熱,對照於大國崛起論述,不免構成極大諷刺。中國在全球絕對是大國,但是在歷史格局上共和國並不必然超越民國。

(作者為國立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企業薪酬合理化應興利為本
* 經濟日報╱社論 2011.02.27

去年台灣經濟成長率高達10.82%,近一季就業人口更大增6.3萬人,顯示加薪是國人合理的期待。但另一方面,國內所得分配惡化之勢未解,今年以來全球原物料價格更明顯走高,使得任何調漲薪資的企圖都遭到批評。例如調整公務人員薪資被譏為「錦上添花」,立法院更於去年底通過證券交易法修正案,要求上市櫃公司設置薪資報酬委員會,以防堵薪酬偏高的「肥貓」產生。

然而,這一波通膨非薪資推動,財富分配更非薪酬設計的任務,藉由管控薪資不但無法達成平抑物價、平均財富的目的,反而會有不良後果;簡言之,基層薪資凍漲,會惡化貧富差距,加上通貨膨脹壓力,形同創造新貧階段;高層薪酬凍漲,則可能導致人才流失,整體國家競爭力的衰退,不宜過分操弄。

中國崛起,正面臨大量的人才需求,目前大學及研究所畢業生的起薪正逐步追上台灣,高階管理者的薪資更早已超越台灣。日前台灣遊戲業舉辦徵才博覽會,即傳出中國以優渥薪資強勢挖角,遊戲人才一波波遷移中國。以專業者而言,星港的薪資水準亦非台灣所能望其項背。因此,薪酬設定與所得分配不能混為一談。一般而言,薪資應由市場決定,且薪資水準愈高,愈能在全球競爭下吸引並留住人才;至於所得稅負,特別是土地增值與資本利得,則應予以合理課稅;更重要的是,薪酬調整要打破「吃大鍋飯」的慣性思考,推動績效導向管理,強化薪酬透明度,這也是提升企業乃至政府效能軟實力的一種表現。

目前,我國企業高階管理者的名目薪資與歐美相較,多處於偏低水準。雖然,依去年公布的資訊顯示,連二年虧損、董監事酬勞卻逆勢增加的上市公司有41家,惟其金額並未達驚人的地步。事實上,台灣經營者報償的主要來源多非薪資,諸如董監事或大股東透過私募賺取價差、捐款給自家基金會避稅、利用公司資源方便家族企業拓展業務、或投資失利時將虧損、股權倒給公司等,不一而足,真正該管的是這些問題。因此,薪酬政策合理化的第一步是健全公司治理,否則後門洞開而前門緊閉,只是掩耳盜鈴。從這個方面看,去年底立法院通過修法,強制設立薪酬委員會是正確的一步,卻嚴重缺乏配套措施。

首先,依現有最新統計,去年3月底時已設置獨立董事的上市櫃公司有625家,僅約占全體上市櫃公司的半數,而缺乏獨立董事的參與、主導,薪酬委員會很可能淪為虛應背書者;同時,要吸引好的人才擔任獨立董事,就必須釐清其權責與提供保險;此外,要協助公司訂定良好的長期薪酬政策,首應創建專業研究與評等市場。

更重要的是,在沒有建立公司治理委員會,特別是獨立董事主導的委員會機制前,單獨引進薪酬委員會,恐將導致真正薪酬的隱匿化,反而降低治理的透明度。

21世紀是知識經濟時代,人才已取代資本成為企業決勝的關鍵,薪酬合理化不但要防弊,更要興利。因此,必須強化獨立董事及相關委員會的設置,並擴大揭露項目,例如管理階層參與私募的額度,可視為廣義報酬的一種,應與名目薪資一併揭露。另一方面,應賦予企業推展長期激勵設計的彈性。例如員工持股轉讓限制應予放寬;公司買回股份供員工認購,也應包括符合一定條件關係企業的員工;發行新股供員工認購時,亦應涵蓋集團內其他企業員工,且發行及認購條件應有充份彈性設計空間等。

總言之,薪酬水準或差異幅度不應是政府問題,創造公正評價機制,提供多元組合彈性及強化透明度,才是政府應認真對待的工作。


陳雲林的南台灣見聞
* 聯合晚報╱社論 2011.02.26

陳雲林訪南台灣,陽光普照,於整個訪問團是一趟難得的學習之旅。名義上來客考察的是經貿,但政治力依舊是不輟的弦歌,特別是民主的篇章。

兩岸間的互動並非單行道,台灣也以台灣的力量在向中國散播和平演進的影響力。外有國際間方興未艾的茉莉花革命,內有台灣自主產生、日漸進化的民主生活,不但中國觀光客看在眼裡,陳雲林幾度來訪,不可能不有所感受。陳雲林的經貿團可能正式啟動中國對台投資熱潮,但未來任何因為投資案而在台工作的中國幹部,都將親自見證台灣的民主生活。當然還有中國學生、中國觀光客、以及更早落腳的中國籍配偶,多已漸次沾染了民主的氣息。這些都可能成為中國的民主種籽。

不僅如此,中共領導者若有足夠的洞察能力,應該理解,與其防堵中國茉莉花革命,戰戰兢兢保護政權不要像北非統治者那般被人民推翻,還不如學習24年前蔣經國的大手筆。蔣經國自喻是「以專制來結束專制」,而這等氣魄前所罕見,在他之後亦只有促成蘇聯解體的戈巴契夫而已。

陳雲林此刻訪台,除了看到兩岸確實可以用經濟建立情誼,還應更深刻地察覺,台灣經驗為華人社會的民主化不但開啟先章,也可謂寫就了一部政治指南。美麗寶島處處茉莉飄香,陳雲林等人所見所聞都是台灣寧靜革命的軌跡!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87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專家八寶粥 |
此分類下一篇:台灣人為甚麼討厭韓國?
此分類上一篇:廉價台幣?央行要的是穩定物價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