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1 00:21:57 | 人氣(1,413)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钓鱼岛还是属于日本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日本國領土-釣魚台
* 推倒柏林墙(http://www.bullock.cn/blogs/tdtw1/archives/143329.aspx

前段時間寫了一篇關於釣魚島的文章,大意是國民政府在二戰時期就已經放棄了釣魚島的主權,而共產黨在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裡也沒有對此提出過任何異議,甚至於53年之《人民日報》上公開承認釣魚島是日本領土,直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釣魚島發現大量石油後,才聲稱釣魚島是「中國自古以來神聖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寫到這裡我就收筆了,因為我個人認為這種行為無賴至極,已經沒必要再多說什麼了。但不知道是我的道德觀比較特殊還是怎麼著,有些讀者似乎跟我沒有共鳴,而是反覆跟我強調「就算中國曾經放棄了釣魚島的主權或者根本就不重視這個島,但我們依然可以鑽國際法的空子,用這樣或那樣的理由再把這個島再要回來」,這讓我感覺自己完全是在雞同鴨講。

這種情況以前我也曾經遇到過。有一回我在某論壇提及南京大屠殺遇難人數統計中,崇善堂埋屍記錄造假的問題,當時一群愛國人士上來拍磚,其思路是這樣的:崇善堂的記錄是偽造的也無所謂,我們可以用別的方法證明南京大屠殺確實死了三十萬。這些人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當我告訴他們中國曾在一場嚴肅的國際審判中公然造假,而且他們也不得不接受我的觀點的時候,這些人並沒有對造假這個行為本身表現出哪怕最輕微的譴責或憤怒,也沒有去重新審視自己建立在謊言之上的舊觀念,而是忙不迭的試圖用其它方法來維護它,甚至不遺餘力的譴責我這個揭穿謊言的人「不愛國」。由此你可以看出這些人的價值觀:造假對他們來說是件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只要結果符合他們的利益就行——我大概能想像得到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都是怎樣的貨色。事實上,所謂「符合利益」也只是他們自以為的而已,我本人實在看不出在遇難人數問題上造假對中國有什麼好處,大屠殺不管是死了五萬、十萬、二十萬、三十萬,多報點人數並不會讓這樁罪行變得更加可恥,其唯一的作用就是讓世人懷疑:剩下的人數是不是也有問題?現實中,唯一因此受益的似乎只有認為大屠殺純屬虛構的極端右翼分子。另外,我還相信這些愛國人士,平時可能從來就沒有去思考過「十萬」遇難者到底是怎麼統計出來的。直到某一天有人站出來質疑這個「權威數字」,他們便突然間變得怒不可遏,指望靠一點臨時功課來維護一個僅僅因為從小被反覆灌輸就變得不容置疑的「真理」,我實在想像不出世界上還會有比這更愚蠢的人了。

所以說,有時候別人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很可能是因為你眼裡的某些無恥行為,在別人看來只不過是家常便飯而已。一些人在釣魚島一文後的回應,給我的感覺就好像他在街邊買了一張兩元錢的彩票,送給別人當生日禮物,後來發現中了五百萬,於是他不僅跑到法庭上堅稱那張彩票依然屬於他,還滿心歡喜的以為法官們會被他的舌燦蓮花忽悠得連基本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這不僅是貶低自己的人格,而且還嚴重侮辱了世人的智商。當然,從《北大學生答日本記者問》之類的文章來看,有些人一貫喜歡在自己意淫的世界裡把別人都想像成智力不到60的蠢貨,以便迎合他們自身的水準。

一些人認為蔣介石政府把釣魚島交給美國政府「託管」並不等於「放棄」了主權,只不過是「小弟」把領土交給「大哥」暫時「保管」而已。這聽起來就很莫名其妙,中國的土地閒著沒事交給美國人「保管」幹嘛?事實上聯合國憲章第十二章《國際託管制度》第七十八條就規定:「凡領土已成為聯合國之會員國者,不適用託管制度。」要是共產黨的那群土鱉不知道這一條倒還說得過去(畢竟毛主席曾公開表示過「民法、刑法、憲法那套全部都是shit!」無論從哪個方位觀測,這票子所謂的開國領袖身上都透出一股山寨手機的氣息),而民國作為聯合國的創立國之一,沒理由搞不清提出國際託管就等同於放棄該地的主權,其行為的意義是非常明確的-沒有任何法律空子可鑽。當然,普通人沒有必要去了解聯合國憲章的條條框框(事實上,我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原來地球上還有這麼個託管制度)。我覺得可笑的是,假如你搞不清託管和放棄主權之間是什麼關係,那完全可以使用疑問句,畢竟這個論點是我提出的,我當然有義務去論證它。有些人卻言之鑿鑿的告訴我兩者之間沒有任何聯系,只不過是中國「把自己的領土交給美國代為保管而已」,句尾還要加幾個感嘆號,其語氣之確定讓人不得不相信丫就是傳說中的國際法專家。我實在搞不清這種信口開河的自信到底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在蔣介石提出託管以前,美國認為整個琉球群島(就像人民日報所說的——包括釣魚島在內)是由日本控制的中國領土,理應還給中國;既然中國方面否認釣魚島是中國的,那美國自然只能認為釣魚島並不是日本用武力強行奪走的,而是本就屬於日本,《開羅宣言》裡的「日本從中國竊取的一切領土」自然也不包括釣魚島。因此哪怕中國後來參與了「國際共同託管」,最好的結果也只不過是讓整個琉球獨立而已,不可能再把釣魚島變成本國領土。

蔣介石在1951年再次強調,琉球在歷史上的地位「與朝鮮相等」,是個「獨立王國」-總之,不是中國領土。如前所述,人民日報也表示釣魚島是日本的一部分。有人從這中間又嗅到了「法律的空子」的味道,覺得蔣介石的講話也好,人民日報的文章也好,國防部製作的地圖也好,不是法律條約-在國際法庭上不具備效力!其實在實際案例中,國際法的應用並沒有某些人幻想的那麼呆板。例如1994年利比亞訴乍得一案,國際法院最終將奧祖地帶判給乍得,原因之一是利比亞對乍得的抗議長期表示沉默,「默許」了乍得對該地「聲稱擁有」的主權。因此,哪怕忽略掉蔣介石的講話和人民日報為中共黨報這兩個問題(套一句蘇聯人的話:真理報在那個年代從不失誤),光是從1946年安理會發布21號決議,到70年代美國移交釣魚島這20多年間的沉默,以及發現石油之後的高調登場,就足以讓國際法庭看清兩岸政府在打什麼小算盤了。還是那句話:你不能一邊想討回一張早就送人的彩票,一邊還指望法庭會蠢到來助你一臂之力-我們現在說的是國際法院,不是南京市鼓樓區傻逼常理法院。

另一個更有參考價值的案例,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白礁島之爭。單單考慮歷史因素的話,白礁島無疑是馬來西亞柔佛王國“自古以來神聖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844年後,新加坡在該島修建燈塔,此後該島基本處於新加坡的實際控制之下,並且馬來西亞長期無異議。直到1979年,馬來西亞在地圖中把白礁島標為本國領土,引起雙方的爭議。國際法院最終將白礁島判給新加坡,除了因為馬來西亞長期以來的“默許”行為以外,更關鍵的是1953年新加坡當局曾致信馬來西亞當局,詢問該島是否屬於馬來西亞,而馬來西亞柔佛州代秘書則回信說“柔佛政府沒有主張過對白礁島的所有權”,因此國際法院認為,1844年以前該島確實屬於柔佛王國,但此後主權已經因馬來西亞一方的放棄而發生轉移。

對岸的馬英九等保釣派用了個比較委婉的說法叫“爭釣魚台國際法不利於台灣”,以我看來,殘酷的現實是中方的勝算基本為零。事實上,釣魚島問題本來也不會走法律途徑解決,因為國際仲裁只有在衝突雙方都同意的時候才能進行,還要日本人願意跟你玩才行。拜大陸弱智的掩耳盜鈴式外交政策所賜,台灣政府也沒有申請國際仲裁的主體資格,大陸政府本身更不會靠國際法去解決問題,一來沒有勝算,二來咱也從來就沒有玩法律的能力,三來就像老毛說的,法律什麼的對我們來說一直就是shit-永遠是獨裁政府最痛恨的東西之一。在我看來,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武力侵略釣魚島(基於中國早就放棄了該島主權的事實,“侵略”一詞用在這裡是非常合適的),兩岸政府當然更沒有這個膽量。如果說過去那些四處建立殖民地的列強都是強姦犯,那麼兩岸現在的行為就有點像口頭性騷擾,不停的叫囂著我要強姦你我要強姦你,但就是不敢解褲帶。當然,後者的行為不如前者可恥,社會危害也要小得多;但是從某種角度來看,似乎又更加猥瑣一點。

整場關於釣魚島的爭論裡最搞笑的地方,是有些人不斷的稱呼我為“賣國賊”,我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敲幾個字出來居然就能把釣魚島賣掉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現實是,釣魚島之所以落入日本人之手,最大的原因是國共兩黨以前根本沒有把它視為本國領土。有些人連到底誰在賣國都搞不清楚,跟這種人講話真他媽的累。

台長: 台北光點

台北光點
有些人連到底誰在賣國都搞不清楚,跟這種人講話真他媽的累!
2010-11-11 00:42: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