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1 19:02:32 | 人氣(3,39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鵬六四日記》6月4日至6月5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震驚中外的“天安門事件”

6月4日

今天暴亂分子的反彈,都是零星小股,集中在復興門到公主墳的軍車上。

下午3時半,我召開在京政治局委員會議。大家一致認為,事已至此,必須頂下去。輿論很重要,決定加強宣傳小組,由江澤民同志負責,丁關根參加;萬里和閻明復抓民主黨派、政協和人大;依林和紀雲抓國務院各部委;決定北京市長發表電視講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表《告全國人民書》。

凌晨3時半左右,天安門清場準備工作完全就緒。

4時左右,在大會堂的戒嚴指揮部,通過高音廣播,向困守在廣場的動亂分子宣布,戒嚴部隊即將開始清場,勒令他們迅速離開天安門廣場。這時,一批又一批的滯留在天安門廣場的人群逐步向四周散去。

5時左右,在人民大會堂和天安門金水橋以北的解放軍一起出動,迅速佔領了天安門廣場,把滯留在廣場的動亂指揮部的頭目和一批骨幹分子、一批學生和市民壓縮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一角。


羅幹同志從天安門指揮部來到中南海,向我、喬石和楊尚昆報告:

留在廣場的2000餘名大學生,要求戒嚴指揮部放他們一條生路,他們願意和平撤退。我和喬石、尚昆同志考慮到避免事態進一步擴大,避免廣場發生流血衝突,當機立斷,同意廣場學生和平撤退。羅幹同志立即返回指揮部傳達了我們的決定。 5時半左右,最後滯留在廣場的2000餘名學生和動亂骨幹分子,陸續從天安門東南角、正陽門東側,撤出天安門廣場,在撤退中沒有死一人。至此,非法佔領天安門廣場的這個毒瘤已被全部清除。我通知新華社立即發出消息,以通告全國和全世界。


早晨7時,中央電視台廣播了解放軍順利結束天安門清場的消息。我因徹夜未眠,6時去睡了一會兒,睡到10時。有信息報來,今天北京大部分地區仍有零星小股暴徒對解放軍進行襲擊。特別是在西路,從公主墳到復興門,有一群暴徒對沿線的軍車和裝甲車大肆武力攻擊,軍隊不得不自衛還擊,繼而有傷亡。

上午3時半,我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員開會,通報天安門廣場清場的情況。大家一致認為,事態已從動亂發展到暴亂,中央必須堅決頂下去。現在爭取輿論很重要,因為輿論一邊倒,學校裡不少學生和教師都對解放軍開槍自衛還擊一事感到不理解,醞釀著更大規模的遊行。政治局決定加強宣傳小組,有江澤民同志負責,丁關根同志協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告全國人民書》,並決定由萬里和明復同志將平息天安門暴亂的情況同志民主黨派、政協和人大。姚依林和田紀雲通報國務院各部委。北京市長向市民發表電視講話。


綜合各方面報來的情況:

6月3日凌晨開始,當西線戒嚴部隊向天安門進發時,從建國門到西單,暴徒設置路障,攔堵軍車,毆打戰士。凌晨1時許,12輛軍車在燕京飯店前被圍困。東線戒嚴部隊在朝陽門被暴徒圍困,亂搭亂砸。早7時,在六部口,暴徒鑽進被圍困的軍車,搶奪機槍和子彈。南線戒嚴部隊被堵截在陶然亭至虎坊路一帶,21輛軍車被圍困。 3日上午暴徒開始衝擊人民大會堂、中南海西門和新華門。下午5時在天安門的非法組織“高自聯”、“工自聯”頭頭向據守在天安門廣場的人發了匕首、鐵棍,命令他們“抓住軍警就打死”,“要拿起武器,推翻政府”。到6月3日22時起,戒嚴部隊奉命東進,從翠微路到西單,有12輛軍車被砸被燒,歹徒用鐵棍、磚頭猛擊戰士。 23時南面在虎坊橋,東北面在安定門,東南面在崇文門,東面在建國門,以及東面在煤炭工業學校前,有400多輛軍車被阻、被搶、被燒。 6月4日凌晨前後焚燒軍車情況愈演愈烈,開始戰士只是鳴槍警告,歹徒卻置之不理。在戰士生命和軍備物資受到更加嚴重威脅,已經發生大批指戰員傷亡的時候,戒嚴部隊不得不開槍自衛還擊。一些歹徒還乘機搶劫商店,大搞打砸搶。一夥人在天安門廣場南端點燃了紀念堂松樹牆,一夥人將一輛公共汽車推到天安門城門洞下點燃,企圖燒毀天安門。所有這一切都說明,6月3日至4日凌晨,戒嚴部隊執行任務,從首都市區各方向向天安門進發過程中,被有組織的暴徒攔阻攻擊,是持槍暴徒首先向軍隊開火,火燒軍車,惡毒的打、燒、殺傷戰士,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時,雙發都發生了傷亡。在戒嚴部隊清理天安門廣場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流一滴血。

6月4日天安門清場以後,西方輿論大肆造謠說,中國戒嚴部隊用坦克碾壓學生、用機槍掃射學生,天安門血流成河,死亡至少2萬人,爾後,軍隊又把屍體送走,毀屍滅跡。柴玲本人也是被允許和平撤出廣場的,她卻對記者說,部隊用坦克軋死了在帳篷裡的200多名學生,又燒上汽油焚燒屍體。這些謠言流傳很廣,矇騙了很多人。其實,那2000多名和平撤退的學生和市民,如果有良知,敢於對歷史負責的話,都可以出來作證。 6月4日凌晨4時左右,受廣場學生委託,去與人民大會堂戒嚴指揮部談判的兩位代表,一名是從台灣逃亡到中國的作曲家侯德健,另一名是北京四通公司綜合計劃部部長周舵。他們是向廣場的學生傳達部隊允許和平撤退的人。以後,侯德健於6月12日寫出了《6月4日撤離天安門廣場時我的親自經過》,公開證實天安門使用和平方式清理的,沒有死一個人。劉曉波後來也回憶說:“我沒有看見軍隊向學生開槍,我自己也沒有看見死人。”

我們原來以為中外記者和電視攝影記者在清場時都不在廣場,沒有留下歷史的見證。但是在時隔四年以後才知道,當時有一位萊斯特先生領導的西班牙電視攝影組,一直在廣場的東南角上,並拍攝了6月4日凌晨3個多小時天安門清場全過程的錄像片。錄像清楚地說明了天安門廣場中沒有死一個人,完全是和平撤退。如此重要的歷史資料,竟被西方某國電視台束之高閣,隱瞞四年之久。實在不能令人明白,西方所宣揚的新聞自由到哪裡去了。當然,我們不埋怨西班牙萊斯特先生領導的攝影組,也許他是被電視台主管禁止播放的。相反,我們還要非常感謝萊斯特先生等人,他們為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留下了珍貴的見證。我們還要感謝日本NHK電視台,他們在1993年6月3日,有加藤先生主持,播放了這部電視片並加以客觀的評論。加藤說,從西班牙電視紀錄片和侯德健先生現場的聲音表現了驚人的一致,說明在清理天安門廣場中,是和平方式撤離的,沒有死一個人。

上海、四川、新疆、內蒙古四省(區)黨委和政府分別致電中央,一致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採取的果斷措施,迅速平息在北京發生的動亂和暴亂。

北京一些高校以“學生自治會”名義向人群送黑紗,煽動學生和市民,以佩戴黑紗表示抗議。各地高校謠言四起,一些學生情緒激動。上海有3,0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在交通要道設置50多處路障,致使交通癱瘓。在蘭州1,000多名學生上街遊行,臥軌阻攔火車,使鐵路一度中斷。

上海未動用軍隊

6月5日今天主要是在天安門以外地區陸續發生打砸搶事件。李錫銘要求成立區指揮部,實行區自衛戰,由解放軍配合。

社會上謠言甚多,主要是不明真相。老百姓看熱鬧的也有傷亡,有的是持槍暴徒所為電視台只是在節目結尾時以不引人注目的位置播送了殘害軍隊的鏡頭。

目前擔心的是駐守在天安門部隊的士氣。凌晨一時,我和王震到人大會堂看望戰士。

全國各地都有打砸搶,成都發生嚴重的打砸搶,上海斷了交通。江澤民認為北京暴亂已控制,主張上海用工人糾察隊來製止動亂,維持秩序。

今天,天安門廣場沒有發生反彈,學生回校後就再沒有出來。但是,在北京市區,特別是郊區連續發生歹徒製造的打砸搶事件。李錫銘情緒十分緊張,要求成立北京市區級戒嚴指揮部,實行區自為戰,保衛廣大居民和機關的安全。辦法是以區委和政府為主,同時配備一定數量的戒嚴部隊,加以配合。我同意李錫銘的意見,並通知戒嚴指揮部研究他提出的方案。今天,社會上謠言甚多,主要原因是不明真相。在局部地區與暴亂分子發生槍戰時,有些無視戒嚴指揮部的通告,擅自上街圍觀的群眾中也有傷亡者,帳都算到解放軍頭上。我們也從電視攝影紀錄中發現,有些因圍觀而無辜傷亡者,竟是被持槍暴徒開槍亂射所造成的。

廣播和電視台在這關鍵時刻,都沒有堅決站到黨和政府這一邊。今天中央電視台兩位播音員一反常態,有意身著黑色服裝,不知他們為誰弔喪。只在電視節目結尾時,用不引人注目畫面的位置,播送了歹徒殘害解放軍的鏡頭目前我最擔心的是駐守天安門廣場部隊的給養和住宿條件。他們執勤任務重,風吹雨淋,只能吃壓縮餅乾。凌晨一時,我和王震同志到人民大會堂看望部隊。發動在京機關為部隊送主食,戰士食宿雖已有安排,但沒有蔬菜吃。幾萬官兵都擠在大會堂各大廳內地板上睡,特別是廁所不夠,大小便困難,室內空氣污濁,如不迅速解決,部隊難以為繼。

天安門廣場已全部清理乾淨,但通往天安門各主要交通幹道線仍被暴徒阻攔。因此,目前至關重要的事,是打通天安門各方的交通幹線,保證部隊給養暢通。

目前暴徒仍有可能在北京市區內製造大的停電、停水、停止交通的破壞行為,給市民製造更大的困難,以激起群眾的不滿。全國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騷亂。成都發生嚴重的打砸搶,燒了一家最大的百貨商店。上海市暴徒縱火燒毀一列火車,市內交通一度中斷。暴徒開始全面出動,形勢也相當緊張。

江澤民同志認為北京暴亂已基本控制住,對全國動亂分子起到巨大威懾作用,因此,他主張在上海不再動用軍隊,而用工人糾察隊來製止動亂,恢復和穩定社會正常秩序。我同意澤民同志的意見。上海市長朱鎔基才從國外訪問回來。吳邦國和黃菊同志一直主持上海制止動亂的工作,甚為得力。澤民同志當晚打電話給朱鎔基同志,傳達中央關於上海不動用軍隊,而依靠工人糾察隊的決定。

“高自聯”頭目郭海峰已被抓獲,但其他重要頭目,如王丹、吾爾開希、柴玲仍下落不明。

在北京,暴徒破壞活動仍在繼續,當日焚燒軍車41輛,燒砸其他各種車輛389輛。一夥暴徒在和平街北口公關汽車站焚燒28輛公交車,叫囂“要讓北京市交通癱瘓”。

告全國人民書

6月6日9時半,去尚昆同志處參加戒嚴工作會議,做出一些決定:


(一)北京各區成立分指揮部,與駐軍聯防。
(二)天安門軍隊向東西方向疏散,動員北京市和國家機關接待。
(三)為了改善中央電視台狀況,中央準備派代表指導工作。
(四)市區實行宵禁。
(五)全力打通全市交通線,保衛公共設施。


戒嚴部隊調一半兵力撤出天安門,在長安街東西交通線防守。

我於今晚7時半,動員國務院所屬24個單位騰房。

由於電視台播放了暴亂的錄像片,許多人觀點發生了變化。

布什表態很壞,對天安門事件做出強烈反應,決定停止與中國的軍事交往,停止軍事人員互訪,鼓勵赴美留學生留在美國等等。

今天發表了《中共中央、國務院告全體共產黨員和全國人民書》。指出一個多月來,少數人在首都製造的動亂已發展成為一場駭人聽聞的反革命暴亂;果斷地平息暴亂,完全是正義的行動;要求全黨和全國人民,提高警惕,插亮眼睛,團結一致,同他們進行堅決的鬥爭,保衛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成果。這份文件是澤民同志主持起草,經過我和其他常委同志同意發出的,現摘要如下:目前,首都北京形勢嚴峻,一個多月來,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蓄意製造動亂。從6月3日凌晨起,這種動亂已經發展成為一場駭人聽聞的反革命暴亂。

極少數暴亂分子煽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製造了種種暴行。他們進行暴亂的目的,就是要否定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公然喊出“拿起武器推翻政府”的口號,公然叫囂“要殺死四千七百萬共產黨黨徒”。這次反革命暴亂的策劃者和組織者,主要是極少數長期頑固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搞政治陰謀的人,同海外、國外敵對勢力相勾結的人,向非法組織提供黨和國家核心機密的人。出面製造打、砸、搶、燒等種種暴行的,主要是一些沒有改造好的刑滿釋放分子,一些政治性的流氓團伙,“四人幫”的殘渣餘孽和其他社會渣滓。總之,他們是一夥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有刻骨仇恨的反動分子。

眾所周知,一個多月來,政府對至少數人蒙蔽群眾製造的動亂一再採取忍讓、克制的態度。但是極少數人以為政府軟弱可欺,變本加厲進行活動,終於發動了反革命暴亂。面對這種嚴重局面,中國人民解放軍戒嚴部隊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採取果斷的措施,堅決平息這場暴亂。在平息過程中,戒嚴部隊又盡了最大努力避免流血。但是極少數暴徒置若罔聞,面對戒嚴部隊發動瘋狂襲擊,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了一些傷亡,包括解放軍和武警戰士。這事我們很不願意看到的。但是,不這樣做,暴亂就不能平息,那就要發生更多更大的流血事件。因此,果斷地平息這場暴亂,完全是正義的行動,是符合首都人民和全國人民的願望和根本利益的。

我們已經取得了平息暴亂的第一步勝利。但是必須清醒地看到,反革命暴亂還未完全平息,極少數暴亂分子是絕不會甘心失敗的,他們還會伺機反撲,製造種種事端。全黨同志和全國人民,務必提高警惕,擦亮眼睛,團結一致,同他們進行堅決鬥爭。

全體共產黨員、廣大人民群眾和各界愛國人士,一定要相應黨和政府的號召,明辨是非,顧全大局,迅速行動起來,挺身而出與製造暴亂的極少數人作堅決的鬥爭。要相信黨和政府有能力製止暴亂。共產黨員要處處以身作則,起模範帶頭作用。廣大干部群眾職工要堅守崗位,搞好生產,保障供給,積極維護社會治安和社會正常秩序。各級黨政組織,要加強正面疏導和思想政治工作,為穩定局勢創造安定和良好的社會環境而鬥爭,同心同德把建設和改革繼續推向前進。

上午,我參加了戒嚴指揮部的會議,經過討論,會議作出一些決定:

(一)北京各區成立戒嚴分指揮部,並與駐軍聯防,並先在東城、西城、崇文、宣武、海淀和朝陽六個區實施。
(二)集中在天安門的軍隊逐步撤離,進駐城區各主要交通要道和據點,由中央出面動員北京市和國家機關騰出房子接待軍隊。
(三)為了改善中央電視台宣傳工作不得力狀況,準備派中央代表去指導工作。廣電部部長艾知生同志要求先不派人,由廣電部自行派得力人員加強領導,故中央改派聯絡員。
(四)市區繼續實行交通管制。
(五)全力打通市區內各交通幹線,並大力保衛電、水、氣等公共設施的安全。


會後,戒嚴指揮部命令從天安門調出一半兵力,約2.5萬人,駐守在東西長安街一線,負責打通交通幹線。

今晚7時半,我在中南海開會,向國務院所屬24個單位作了動員,要求沿東西長安街各國家黨政機關騰房接待解放軍,得到與會同誌全力支持。我在會上的講話要點是:從6月3日開始在北京發生的這一場反革命暴亂,性質是非常嚴重的,是關係到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存亡的一件大事情。所以,同志們在接受戒嚴部隊安排住宿任務的時候,不管有多大的困難,必須從這個大局出發。 6月3日,解放軍奉命進程,在進程過程中,解放軍的軍車被堵截、被燒毀、戰士遭到毆打。當時解放軍是本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態度來對待人民,但是同志們可以看看,歹徒們是多麼殘暴的對待我們的解放軍!電視和報紙將把這些情況一幕一幕地展示在大家面前。在部隊行動過程中,一方面是歹徒襲擊解放軍,另一方面是解放軍進行自衛還擊。現在,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和解放軍是有對立情緒的。但是,作為我們多年培養出來的共產黨的高級幹部,要從國家和黨的生死存亡這樣一個大前提來考慮這個問題。我們是不是願意把這個國家交給他們?如果不願意,只有一條路,就是支持解放軍執行戒嚴任務。

現在北京市面臨的是人民的安全問題。因為這些歹徒搶走了不少的槍支,他們不僅襲擊解放軍,而且到處為非作歹。昨天發生了焚燒公共汽車的事件,造成全城的交通斷絕。他們還揚言要破環電廠、水源、煤氣等公共設施。打砸商店也不斷發生。這就表明暴亂分子要在破壞生產和人民生活上下手,把北京搞癱瘓。

現在,解放軍已經固守在天安門一帶,那裡是安全的。天安門是共和國的象徵,是不會再被這些歹徒奪回去的!但是,現在面臨一個問題,就是需要打通東西長安街兩條交通幹線,恢復首都的正常秩序。當然,我也知道,機關里有一些同志現在還不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這就要靠各級黨委和各級領導幹部保證戒嚴部隊順利執行任務,沿東西長安街的國務院和中直的二十多個單位要接受解放軍進駐你們大院的任務。解放軍不會干涉你們的正常業務,你們只是給解放軍提供一個駐地,便於他們執行戒嚴。你們應該以非常歡迎的態度來迎接解放軍。有什麼困難也必須克服。我想,這是對我們國務院各部門在這場動亂中的一個考驗。解放軍並不要求太好的房子,有住的地方,有水喝,有飯吃,有一份熱菜熱湯就行。解放軍首先把這個交通要道打通,然後鞏固局勢,平息這樣暴亂就有了保證。

在我講完話後,國務院秘書長羅乾說,下面我們就一個單位一個單位地落實接待戒嚴部隊的任務。

由於中央電視台播放了暴徒在暴亂現場殘害解放軍的錄像,許多人的觀點發生了變化,開始理解和同情解放軍。

6月7日下午5時,在尚昆同志處開會,決定由北京軍區負責一天內打通天安門東西長安街一線。戒嚴指揮部撤出人民大會堂。 2時半,瀋陽部隊115師包圍了外交公寓,因為有人從那裡射擊,打死一名戰士,打傷三名。為避免國際爭端,我直接給遲浩田打電話,要部隊撤出,3時半解圍。宣布“高自聯”、“工自聯”非法,對頭頭要求投案自首。

電視播放了總政一組紀錄片,記錄暴徒是怎樣殘害解放軍的。袁木談話後,效果不錯。


6月5日,方勵之已透過美國大使館,要求保護,其洋奴嘴臉已暴露無遺。

法國表現最壞,羅卡爾宣布和中國中止一切級別上的關係。瑞典也拒絕李先念主席的訪問。國際上對我施加壓力。

在天安門廣場平息暴亂以後,西方國家領導人紛紛向中國施壓。 6月5日,美國總統布什宣布停止中美軍事合作,取消對中國國防部長的邀請,停止對華出口武器。延長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紐約市單方面終止與北京的姊妹城市關係。美國洛費曼公司撤退40名在華專家,該公司正在執行中美間最大的軍事合作項目,即殲8-2殲擊機性能的改進。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也發表談話,強烈譴責中國政府。法國表現也很壞,總理羅卡爾宣布中止和中國一切級別上的官方往來。瑞典政府公開表示,拒絕李先念主席的訪問。國際上聯合起來對我國施加壓力。西方領導人親自出馬為動亂分子打氣,說“這是以此為了自由而進行的運動”,是“一場爭取博愛的戰鬥”,“表現了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失敗”。在香港和澳門也發生了有組織的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

昨天下午,袁木在中南海召開記者招待會,揭露首都發生暴亂的事實真相。袁木說,在這場暴亂中,軍隊和地方死亡人數加起來是300人,其中包括戒嚴部隊的官兵,包括一些罪有應得的歹徒(多數是刑滿釋放分子、地痞、流氓、外來進京不明身份的人),也有一些學生和誤傷的群眾。至今還有400多名部隊官兵失踪,生死不明。對於西方國家對我國制裁,一是我們不怕,二是外國政治家應有一點長遠觀點,中國黨和政府有能力、有辦法、有決心克服這些困難。

中央電視台相繼播出《天安門廣場清場紀實》、《暴亂真相》、《血與火的考驗》等專題新聞片。廣大群眾從電視中逐步了解這場動亂和暴亂的事實真相,更加擁護採取果斷措施,認為一舉平息這場動亂和暴亂是中央的英明決策,播放電視片和記者招待會均收到較好的效果。

上午,呂培儉同志報告,經他親自核查,趙二軍在海南確實X官倒,利用關係拿到批件,從南韓購買1600多輛小汽車,從中謀取暴利。另接到報告,趙二軍已於5月25日辦好香港定居證,可能已經出境。

軍委決定由北京軍區負責,一天內打通天安門東西安街的交通線,戒嚴指揮部撤出人民大會堂。大約在2時半左右,我的秘書急急忙忙向我報告,瀋陽軍區部隊115師包圍了建國門外交公寓,要向公寓射擊。原因是有人從公寓內打黑槍,向正在行進的部隊開槍射擊,打死戰士一名,打傷三名,因而激起戰士憤怒,要求舉槍還擊。我當即與遲浩田總長通了電話,在國際社會多個國家已對我國採取孤立政策的情況下,為了避免引發國際事端,我要求部隊忍辱負重,撤出對外交公寓的包圍。遲總長同意照辦。我還不放心,又親自打電話給外交部,派一位司長到現場,直接向115師傳達我的指示,要他們撤離。 3時半,去現場的外交部楊鶴雄副司長向我報告,115師已撤離,外交公寓已解圍。因為這件事處理得當,沒有擴大事端,未給西方找到攻擊中國更多的藉口。我向尚昆同志建議,遇到這類突發事件,軍委應有個規定,下面部隊才好執行。總參立即作了十二條規定,明確規定部隊在什麼情況下可以開槍自衛還擊。公安部宣布,組織動亂和暴亂的“高自聯”、 “工自聯”為非法組織,這兩個組織的頭目要限期投案自首。

6月5日,北大教授、自由化分子,動亂的幕後指揮著方勵之和李淑嫻已逃到美國大使館,要求保護,其洋奴嘴臉已暴露無遺。美駐華使館已將他們收留,進行庇護。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3,39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涉外事務 |
此分類下一篇:《李鵬六四日記》6月8日至6月14日
此分類上一篇:《李鵬六四日記》6月1日至6月3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