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1 18:35:17 | 人氣(2,25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鵬六四日記》5月26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陳雲同志在會議上作了重要講話:

關於反對動亂問題,我將兩點意見:第一,現在是關鍵時刻,不能後退。如果後退,兩千萬革命先烈用人頭換來的社會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會變成資本主義的共和國。第二,我們作為老同志,現在就是要堅決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堅決擁護李鵬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講話。同時,要主動地多做幹部和群眾的工作。


宋任窮同志簡要通報了最近一個時期中央為反對動亂、穩定局勢所採取的措施以及黨內鬥爭的一些情況。與會同志一致表示,完全同意陳雲同志講話,堅決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的領導,堅決擁護李鵬、 楊尚昆同志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講話,堅決擁護共產黨、國務院為制止動亂、穩定局勢而採取的重大決策和一系列果斷措施。會上部分老同志發了言: 

薄一波:在這關鍵的時刻,陳雲同志親自出席並主持今天的中顧委常委會議。陳雲同志剛才的重要講話,我完全贊成。

現在出現的這場動亂,是極少數人有計劃有預謀地製造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否定我們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我們一定要有明確的認識,不能有絲毫含糊。

對於廣大學生的愛國熱情要給予肯定,對於他們提出的懲治“官倒”、消除腐敗等正確意見,要認真傾聽和採納。對於那些極少數搞動亂的人,必須堅決鬥爭,徹底揭露他們的政治陰謀。

宋任窮:我4月25日到外地,起初學生都比較平靜。後來,學生也鬧起來了,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趙紫陽同志在接見亞行會議代表時的講話,根本不提“四•二六”社論,完全另講一套。學生們看到中央的意見不一致,加上中央新聞媒介的傾向不好,便上街聲援北京的學生,實際上是被煽動起來的。趙紫陽同志與戈爾巴喬夫會談時把一切責任都推到鄧小平同志身上。第二天,學生們遊行喊的口號,便集中到打倒鄧小平,限期解散中顧委、結束老人政治等等。說明他們背後是有人在操縱。

余秋里:陳雲同志講話,言簡意賅,非常重要。關係到我們黨生死存亡的時刻,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們共產黨員不起來講話,那就等著堂人家砍頭!這是一場尖銳的鬥爭。鬧動亂的人喊的口號,是打倒鄧小平、打倒楊尚昆、打倒李鵬。一個是軍委主席,一個是國家主席,一個是國務院總理,統統打倒就等於職權被他們奪去了。我建議把趙紫陽的問題拋開。他是個陰謀 家。如果不挑開,他們的組織派別活動就會不斷。

陳錫聯:我們國家到了一個關鍵時刻,到了要不要黨,要不要國家、要不要社會主義的時候了。他們攻擊矛頭擊中指向鄧小平和李鵬同志,還喊出了限期解散中顧委的口號。目的就是要否定黨和政府,不要社會主義。這無論如何是不能允許的!

耿飚:現在是個非常時期,也是非常危險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我們這些老同志,為了黨的事業,為了二千萬人頭換來的天下,應振作起來,堅決鬥爭。

黃火青:我們要團結起來,堅決鬥爭到底。現在,我們雖然宣布了戒嚴,但軍隊在外邊,不能進城。一旦繼續搗亂,軍隊就必須進來。

劉瀾濤:最近,國內外消息報導,有顛倒是非的趨勢。天安門不是我們的,是方勵之的舞台,“美國之音”是搞動亂人的指導思想、政治領導,放鬆思想教育的結果。

段君毅:學生鬧動亂,不是一下子能解決的。首先要解決黨內問題,把背後的極少數壞人揭露出來,讓他亮相。

黃鎮:在這次動亂中,宣傳輿論機構大大暴露了,他們不是黨的喉舌。我建議徹底整頓新聞輿論機構,把那些搞自由化的分子清除出去,把這些輿論機構牢牢掌握在黨手中。

   陳丕顯:克制是有限度的。如果戒嚴八、九天了,軍隊也進不了城,也可能產生副作用。我想,製造動亂的那些人,其策略是想利用我們避免流血的方針,把我們拖垮。

胡喬木:在中顧委中,確實有極少數人是支持動亂。現在是關鍵時刻,我們要挺身而出,繼續履行我們的誓言,為保衛黨的事業而鬥爭。要特別注意和中央保持一致。

蕭克:我同意陳雲同志的講話,擁護以鄧小平同志為首的領導集體。我相信公安干警和武警是可以維持秩序的。所以,我對軍隊進京有保留,擔心發生流血事件,所以,我在七人聯名信上簽了名。

伍修權:小平同志是我們黨的領袖,這是內部決定,但趙紫陽把這一點拋出來,是違紀行為。我建議,先禮後兵。先發一個通告,學生應該趕緊自動回校,如果再不識大體,那麼,我們要採取強制措施了。流血恐怕難以避免。問題是流血多少。

楊得志:外邊所傳七人寫信是這樣的:那幾天情況非常緊張,軍隊受阻,一旦出現流血事件,恐怕更不好辦。因此,我們七人聯名給戒嚴部隊寫了封信,請他們轉給中央。這封信本事寫給中央的,不知怎麼搞到社會上去了。

王平:擁護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央,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只是擔心流血死人。我沒有在七人聯名信上簽名,我擁護中央、國務院為製止動亂而採取的措施,也贊成中顧委表態。

康世恩:前一段我一直蒙在鼓裡,今天陳雲同志講清楚了:學生鬧事,口號不斷變化,背後有人操縱,要盡快查一查趙紫陽手下的黑幹將,並把他們的惡劣做法加以揭露。

宋任窮:關於今天的常委會,可發一個消息,內容是堅決擁護陳雲同志講話,堅決擁護李鵬、楊尚昆同志5月19日講話,堅決擁護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製止動亂的重大決策和措施。大家同意不同意? (一致舉手通過)


彭真同志送來一個他對人大副委員長們講話的稿件。他認為從法律的角度講,人大本身也不能違反憲法。人大無權撤銷總理按照憲法規定行使的戒嚴權力。搞遊行示威、寫大小字報妨礙了公共秩序和誹謗他人, 也是違反違法的。彭是針對人大常委一些人講的。彭真同志長期主持人大工作,是上屆人大的委員長,主持修改過憲法和其他重要法律文件,在人大很有威信。彭真同志講話義正嚴詞,很有說服力,現將他的講話摘要如下:


今天,我受中央委託,請幾位老戰友、老同志、老朋友談一談,通通氣。

這次學生遊行的動機是好的,目的是為了克服工作中的缺點失誤,把國家的事情辦得更好,這同我們的要求是一致的。但是,他們所採取的手段、方式不大妥當。這不怪孩子們。對極少數陰謀家、壞人乘機製造動亂的險惡用心,警惕不夠。

現在思想比較亂,有各式各樣的口號、看法、 綱領等等。問題曠日持久得不到解決。思想怎麼統一?我們有憲法和法律,必須以事實為根據,以憲法和法律為準繩來統一思想。不能再像“文化大革命”那樣“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了。難道苦頭還沒吃夠嗎?還要讓災難重演嗎?

為了統一思想, 講講有關的憲法和法律規定。

一、憲法第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是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是人民民主專政,是社會主義國家。在我國搞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行動,是違憲的。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即否定社會主義制度, 主張資本主義制度,是根本違反人民利益和歷史潮流,為廣大人民所堅決反對的。統一思想,這是總綱。這一條不解決,思想不可能統一,問題無法解決。黨內的問題也是發生在這裡。

二、最近一個多月來首都是不是發生了動亂?是。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遊行、示威的自由。合法的遊行示威不是動亂。但是,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公民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到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權利。現在鬧得連國事活動都不能正常進行,鬧得連走路、上下班都成問題,首都還有什麼秩序?還能說沒有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利益?還不是動亂?我們誰要認為這種行動還不是動亂,實際上等於鼓勵全國各地都可以這樣鬧,那還怎麼進行改革開放,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

三、國務院決定首都部分地區戒嚴合法不合法?有人說,國務院沒有這個權利,全國人大常委會應該撤銷國務院宣布的戒嚴令。這裡,有些是對憲法不熟悉,有的則是別有用心。憲法第八十九條規定,國務院有權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北京市總面積一萬六七千平方公里,實行戒嚴的地區不過千把平方公里。為了維護憲法的尊嚴,維護首都的社會秩序,國務院決定首都部分地區戒嚴,完全是合法的。憲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撤銷國務院制定的同憲法、法律相抵觸的行政法規、決定和命令。請注意,國務院的戒嚴令完全符合憲法和法律。全國人大常委會怎麼能不支持呢?

四、任何組織和個人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中國共產黨在黨章中也明確規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國家機關,包括國務院,也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各政黨、包括共產黨,也包括各民主黨派;個人,包括普通老百姓,也包括黨和國家領導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誰都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誰都沒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有的人嘴上講法制,實際上不僅自己踐踏憲法和法律,還煽動別人違反憲法和法律,請學生們和各界群眾提高警惕。


下午,我向袁木和王忍之口授了我在即將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報告的內容,請他們起草。

人大常委彭沖簽發電報請萬里同誌中止對美國的訪問,立即回國主持人大會議,趙紫陽雖已自動停止工作,卻又在電報稿上簽字同意。我認為萬里同志不宜馬上回來,否則勢必為那些支持動亂或反對戒嚴,或不明真相的人所利用。我和喬石、依林同志共同簽署了對萬里同志請示覆電,以中央名義指示萬里同志繼續進行由加拿大到美國進行訪問。

萬里同志已提前結束對美國的訪問回國,今天凌晨3時回到上海。中央派丁關根同志到上海迎接萬里同志,向他傳達中央5月17日會議情況,特別是小平同志的講話。萬里的態度是很重要的,因為動亂分子的“後台”趙紫陽垮了,他們把希望寄託在人大常委會身上。中央宣傳小組為萬里起草一篇對外發表的書面講話稿。今天凌晨1時,我將萬里講話參考稿發到上海江澤民同志處,請他當面轉交。

   萬里同志回國後先到上海休息。上海搞動亂的學生拉了一個大的隊伍到機場接萬里,逼他表態支持學生的所謂“愛國行動”。澤民同志和關根同志商量,用了一個掉包計,萬里在上海虹橋機場下飛機後,不按常規去西郊賓館,而從機場側門出去,住在市內賓館,從而避開了學生的包圍。另一車隊從機場駛向西郊賓館,這裡坐的是隨行工作人員和市裡迎接人員,學生卻找不到萬里,撲了一個空。萬里同志5月27日在上海發表談話,說由於健康原因,提前結束對美訪問。回國後又從多方面了解國內的情況。堅決擁護常委重要決定,完全同意李鵬和尚昆同志5月19日的講話,認為國務院根據憲法決定在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是完全必要的。萬里是現職的人大委員長, 有人企圖利用人大取消戒嚴,他的講話對穩定局勢是有利的。

現將萬里委員長5月26日在上海發表書面談話摘要如下:


我已結束了對美國的國是訪問。出訪期間,我一直密切注視著國內局勢的發展,回國後,又從多方面進一步了解了國內的情況。

我一貫認為,廣大青年學生真誠地希望存進民主,整治腐敗,這種愛國熱情難能可貴,黨和政府給予了充分肯定,但是,事態的發展已經走向廣大青年學生良好願望的反面。種種情況表明,確實有極少數極少數人在搞政治陰謀,利用學潮,蓄意製造動亂,嚴重干擾了北京乃至全國許多地方正常的社會、生產、工作、生活和教學、科研秩序。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產黨的領導,改變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嚴重的違反憲法的行為。


萬里還慎重表示:

我堅決擁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重要決定,完全同意李鵬同志和楊尚昆同志5月19日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重要講話。國務院根據憲法第八十九條賦予的權力,決定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是符合和維護憲法的,這對堅決制止動亂,迅速恢復秩序,是完全必要的。我們的人民要信任自己的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做好維護首都正常秩序的工作。

目前,北京和一些地區的事態尚未完全平息。我殷切希望,全體有覺悟有愛國心的共和國公民團結起來,社會各界認識團結起來,在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領導下,為迅速結束混亂狀態,恢復正常秩序,作出應有的努力。

向中顧委談動亂5月27號上午,我向中顧委全體委員詳細地介紹了動亂的經過和趙紫陽違反黨的原則,反對小平同志的經過。


李先念主席在政協做了重要講話。

下午,請尉健行和呂培儉來,按趙的要求,佈置查清他兩個兒子的案件。

晚上,開常委會,決定由喬石、宋平籌備政治局擴大會議和全會。要求把我今天在顧委的講話以通報發下去。決定對鮑彤進行審查。

今天上午,我出席了中顧委全體會議,向老同志們詳細地介紹了動亂的經過以及趙紫陽違反黨的原則支持動亂的經過,還介紹了小平同志和常委關於戒嚴的決定。我的講話摘要如下:

4月26的人民日報社論,把這次事件定性為有計劃、有組織的,目的在於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否定共產黨領導的一次動亂。現在,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這個判斷是正確的。這件事情的根子是出在黨內,之所以有許多的人捲入到這一場動亂中區,不明真相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從4月15日耀邦同志逝世到今天,趙紫陽同志反對中央常委大多數人對於制止這場動亂所製定的方針和措施。耀邦同志逝世以後,中央決定進行治喪活動,一定要把這次治喪活動辦好。當時在大學中已經出現了一些大小字報,中央就定了一條,如果在治喪活動中,群眾中間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行為,黨和政府將採取克制的態度。到22日,治喪活動結束了。但是在治喪活動中, 已經出現了一些極不正常的情況。一是開始了遊行活動,出新了一些列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口號。他們的綱領,主要表現在“七條”要求上。最核心的就是兩條,一是正確評價耀邦同志;二是要為1987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平凡。

第二件事,就是發生了一些列的打砸搶事件, 在首都兩次衝新華門。在湖南長沙發生了打砸搶時間,有20多家商店被洗劫。在西安遊行的人也衝了省政府,搞打砸搶,燒了傳達室。

在這個過程中,趙紫陽同志只強調“克制”, 而對已經出格的事情,沒有採取任何的措施。常委的同志幾次給他提出意見,現在問題的性質變了,矛頭指向了小平同志,要為1987年反自由化翻案。趙紫陽同志總是說要“克制”,要“避免衝突”。這樣,黨中央就放棄了領導,以致於事態一天一天地發展。

到了22日上午,悼念活動總算結束了。看到形勢還在繼續發展,趙紫陽同志就要到朝鮮去了,我向他提出應再開一次常委會,討論一下中央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方針與對策?字樣很不耐煩地說,方針都很明確嘛!一條叫做一切恢復正常;第二條叫加強對話;第三條是避免流血。但是對這個時間的性質他一直不講。我們心急如焚,他卻一不開會研究,二不對性質表態。

22日學生回去後就開始罷課,到24日罷課的人數達到了6 萬人。成立非法的學生組織,原來的名字叫“團結學生會”,後來改叫“北京高等學校自治聯合會”。到24日,“高自聯”在北京街頭巷尾張貼了很多標語,並派遣了大批學生南下北上,進行串聯,醞釀更大的遊行示威。

由於趙紫陽同志沒有明確這個事情的性質,北京市感到工作非常難做。我和喬石、胡啟立同志一起開了一個會,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發了一個電報,大意是對青年學生要注意疏導,要開展多層次、多渠道的對話,但絕不能搞西方式的民主、自由、對打砸搶等不法行為要採取果斷措施,迅速加以製止。

24日,萬里同志聽取了北京市的回報以後,給我打電話,建議馬上召開常委會,研究當前的局勢。當晚,我就召集了在京的常委碰頭會,吸收了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參加。大家一致認為當前不是一般的遊行、示威,是一場有計劃、有組織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鬥爭,必須旗幟鮮明地表明態度。會議作出幾條決定:第一,中央成立制止動亂領導小組,由喬石、胡啟立和李鐵映三個人組成。第二,就是要寫一篇社論,表明中央的態度,由胡啟立負責組織起草。第三,就是要爭取廣大的青年學生,指明搞動亂的是極少數人。大家認為,能不能取得這場鬥爭的勝利,關鍵在於爭取廣大群眾。

25日上午,我和尚昆到小平同志哪裡去,把常委碰頭會作了介紹。鄧小平同志作了重要的講話。小平同志說這不是一般的學潮,而是極少數人製造的一場動亂,應該迅速加以製止。認為動亂已出現,就是全國性的,必須採取堅決的措施加以製止。在談到要同學生對話是,小平同志說,對話是可以的,但是不能遷就,一遷就有些人的氣焰就越來越高。現在看來,事態的發展與小平同志的估計和分析完全吻合。

到4月26日,人民日報發了一篇社論。現在的焦點就 是如何評價這篇社論。社論指出了這是一場有計劃、有組織的旨在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場動亂,定了性。但是同時指出,搞動亂的是極少數人,廣大青年學生是?的。 24日常委碰頭會的紀要和小平同志的講話,我們用密電發到平壤,送給了紫陽同志。他回個點:“我完全同意小平同志就對付當前動亂問題所作出的決策。”話雖很短,但當時他是明確表了態的。

中央給各地發了通知,社論就是中央精神,要求各級組織胺社論處理各地的混亂。社論產生了強大力量,學生積極分子行動起來了,黨團員開始做工作,並醞釀復課。搞動亂的人面臨了一場危機。於是他們又組 織了27日的大遊 行。口號也作了改變,原來是喊打倒政府,打倒共產黨。而遊行口號一下子僵掉了,出現了反對動亂,擁護中國共產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在就是打倒官倒,打倒腐敗。調子降下來以後,也得到了一部分群眾的同情。政府對遊行採取了極為克制的態度,沒有發生流血事件。以後政府和學生開展的對話過程就非常曲折了,但基本上是成功的。澄清了很多問題和謠言,也肯定了學生的愛國熱情。對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形勢總的趨向平穩。

“五•四”遊行以後,絕大多數高校都宣布復課。 5月?日,北京高校的復課率達都在80%以上,總的趨勢是緩和的。

趙紫陽同志從朝鮮回來以後,在5月1日的常委會上還完全肯定26日的社論,肯定在他出國期間常委會對學生遊行處理是好的。但是,趙紫陽同志很快就違背了他在朝鮮時給中央的回電,對小平同志談話表示擁護的態度哦。他說,有這麼多人參加遊行,得到北京這麼多人的支持,4月26日社論對學生性質的判斷是錯的,要加以糾正,採取淡化的方法加以處理。

紀念“五四運動”的會議室5月3號在人民大會堂開的。趙紫陽同誌有一篇講話,徵求政治局同志的意見。好幾位同志提出,要他在講話中強調反對動亂,強調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尚昆、喬石、依林、錫銘同志,還有我都提了意見。但是, 他對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隻字不提,對同志們的意見,完全置之不理。

5月4日,趙紫陽接見亞行會議代表又發表了一篇講話,26日社論的基調完全不一樣。社論講的是一場有計劃、有組織的動亂。他說,我們中國不會發生大的動亂, 他把講話稿交給了記者,要求全文發表。鮑彤要求連續三天重複播送。因為他發表了這麼一個講話,動亂者受到鼓舞,事情越鬧越大,直至發展到學生到天安門廣場絕食這種嚴重的地步。

絕食開始時,趙紫陽還說沒什麼了不起。後來隨著絕食的人越來越多,他又驚慌得不得了。在這段時間裡,各級黨組織的工作很難做。誰都看得出來,趙紫陽“五四”一講話,分歧就公開了。總書記是代表中央的嘛,是不是中央的方針變了?許多學校的黨組織又陷入癱瘓。動亂已經發展,不僅是在北京,許多城市學生都發生了遊行、示威、請願活動。

在上海,江澤民同志態度很堅決,一開始他們就發了一個通告,旗幟鮮明的反對學生上街遊行。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組織了整版悼念耀邦的文章。否定那次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江澤民同志就找欽立本談話,說你們在這時候發表這樣的文章是很不合適的,很可能起煽動作用。欽立本在一邊答應修改稿子,一邊就已出版,發送出去了。上海市委就採取了果斷措施,停刊整頓。做得非常堅決。江澤民通知到北京找趙紫陽同志談了一次,卻沒有得到應有支持。

接待戈爾巴喬夫是在非常困難情況下進行的。按照慣例,是要在人民大會堂前為外國元首舉行歡迎儀式,但當時學生絕食和遊行,沒有辦法在那裡舉行,因此臨時改到飛機場進行。小平同志舉行會晤是在人民大會堂北門裡的福建廳。學生襲擊了北門,把玻璃都打破了。到下午我同戈爾巴喬夫舉行會談,只好改在釣魚台舉行。那幾天的活動都要繞道而行,我們簡直成了地下政府、地下黨了。甚至在一些街道上,學生糾察隊還要檢查車裡面坐的是什麼人。

趙紫陽同志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講了一段話,說是十三屆一中全會作了一個決定,雖然小平同志退出了政治局,但我們在一切重大問題上都要請示他,他是我們黨公認的領袖。他這樣講就是要把鄧小平同志向世界拋出去。在他這個講話後,第二天學生口號就集中攻擊鄧小平同誌了。

16日晚上10點鐘,召開常委會,討論應該怎麼辦,會上的分歧就非常明顯了。趙紫陽堅持不是動亂。大多數同志認為是 動亂。採取什麼方針,多數同志認為只有動員全黨全國人民起來製止動亂。但是,紫陽他說,現在惟一的辦法,就是要承認4月26日的社論是錯誤的。尚昆同志說,動亂分子肯定不會罷休嘛,最後就要追到小平同志的頭上。這時,趙紫陽同志又提出一個方案,就是採取一種既保護小平同志,又否定這個社論的辦法。他講,你們可以說,26日社論發到了平壤,是我簽發的。大家說,這符合黨的實事求是的原則嗎?就連一個誠實的資產階級政治家也不能做這種事情。問題就這樣尖銳地擺在政治局常委面前。

到了17日,在小平同志那裡,全體常委,加尚昆同志開了一次會議。以後,到19日又開了一次會,除了常委外,還有陳雲同志、先念同志、彭真同志,加上軍委委員。前後開了這兩次會。大多數常委和老同志的意見都是一致的。


   第一點,4月26日社論是正確的。事態的發展完全符合社論所預計的情況。 4月26日社論提出的方針是正確的,在這個根本問題上不能退。許多老同志講,要退,就是中國共產黨不執政了,社會主義也不要了,多少人流血犧牲創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完了。

   第二點,指出問題是出在黨內。表面看起來是學生運動,那麼多人參加,可實際上是黨內的鬥爭。 4月26日以後,形勢在開始向正確的方面轉化。到5月4日,趙紫陽同志講了那篇話之後,就發生了一個轉折,學生就越鬧越兇。為什麼鬧,就是學生看到在黨內有兩種不同的意見,兩種不同的聲音。所以,問題出在黨內,要首先解決黨內的問題。

第三點,採取什麼具體措施,由於事情已經鬧到這樣一種程度,只有採取戒嚴。憲法上講的“戒嚴”,在英文翻譯上與“軍管”是一個詞。戒嚴是一種維持秩序的緊急措施,軍事管制是由軍事部門來行使政府全部或部分職能。當時,單靠北京的警力已不能維持北京的秩序了。憲法規定,國務院總理有權決定宣佈在一個省、一個直轄市部分範圍內實行戒嚴。學生要求人大常委會出面取消戒嚴令。彭真同志講,人大常委會只有當政府違憲的時候才能進行糾正。按黨的民主集中製原則,少數服從多數,常委作出了戒嚴決定。趙紫陽同志不贊成,他說,有決斷比沒有決斷好,黨的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我服從。


回來後,我們繼續開會,作具體部署。召開黨政軍幹部動員大會,宣布戒嚴令。當時大家想,這個大會由趙紫陽、李鵬同志去講,以顯示黨的團結。趙紫陽卻說,我這個總書記到此就為止了,我明天就寫出辭職書。由於他不出席,在那天會議上,把黨內的分歧進一步暴露出來了。另外一次公開暴露分歧是19日早晨看望天安門的學生。趙紫陽拿著喇叭講了一篇話。他說,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你們提到的性質、責任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趙又說我們這些人都老了,無所謂了,這個問題很複雜,現在做不到,終究可以做到。他再一次公開地把黨內的分歧暴露在全國,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人大在22日這一天下午,在京人大副委員長們開了一次會,對當前的形勢表示了看法,並提出了一些建議。當晚,尚昆、喬石、依林同志和我就先與人大常委的黨組成員們一起交換了意見。我們就把黨內分歧的真實情況講一講。大家了解了事情的真相,看法就比較統一了。所以,第二天中央常委決定,把黨內鬥爭的真實情況向在京的高級幹部通報,向各省市的領導同志通報。這兩天各地同志陸陸續續從外地來了,我們正在做這項工作。老同志也親自出面做工作。昨天陳雲同志親自主持中顧委常委會並做了重要講話。彭真同志也在做人大副委員長們的工作,他主要是從法律的角度來講這個問題。

我相信,我們在座的老同志都是幾十年來經過風風雨雨,浴血奮鬥,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誰也不想把社會主義制度丟掉了,誰也不想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丟掉了,誰也不想把改革開放的路線丟掉了。

現在大家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國際影響問題。這幾年趙紫陽同志似乎成了“改革開放的代表”。現在,西方也向我們施加壓力,有幾個國際銀行暫時停止了對中國撥款,還向香港的中資銀行提款。有的國家 還企圖干涉中國的內政。我黨積極倡導改革開放的,把握改革開放大方向的,是鄧小平同志,而不是什麼別的人,我們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是小平同志。不會因為趙紫陽同誌有什麼變化而丟掉改革開放的旗幟。在小平同志領導之下,在其他老同志的支持下,黨中央和國務院有決心把改革開放政策堅決執行下去,而且會貫徹得更好。

趙紫陽既然給政治局寫了信,要求對他的兩個兒子倒買倒賣行為進行調查。我本著對黨組織負責,也對趙本人負責的原則,下午請檢查部長尉健行和審計署長呂培儉同志來,指派尉健行到廣東核查趙大軍的問題,呂培儉到海南島核查趙二軍的問題。

當天晚上,常委開碰頭會,決定由喬石、宋平同志籌備政治局擴大會議和中央全會。會議要求北京市在三四天內清理天安門廣場,以維護社會正常秩序和保證會議的順利召開。會議決定對趙紫陽的秘書、有重大洩密嫌疑的鮑彤進行審查。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2,25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涉外事務 |
此分類下一篇:《李鵬六四日記》5月27日至5月31日
此分類上一篇:《李鵬六四日記》5月23日至5月26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