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1 18:11:13 | 人氣(2,47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鵬六四日記》5月23日至5月26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在5月19日召開的在京黨政軍機關負責同志大會上的講話,是經過中央批准的。開那個會是黨委的決議,實行戒嚴也是黨委的決議,如果想到了要維護黨的團結,趙紫陽同志應該出席那次會議,但是他請“病假”了。是誰破壞了黨的團結,誰破壞了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包括5月19日凌晨到天安門看望學生時他講的話,就是把黨內分歧暴露給全國人民。

這場鬥爭確實很複雜,問題就出在黨內。如果不是這樣,不至於鬧到現在這種程度。這次事件有很深的原因,不從黨內解決,不從根子上解決,是不行的。

楊尚昆同志也講了話: 學生從悼念胡耀邦同志開始,慢慢轉成政治口號,公開反對政府、打倒政府。當時趙紫陽同志在國內。他到朝鮮後,事態發展得更厲害了,發展到打倒腐敗政府、官僚政府,也有人喊出“打倒鄧小平”的口號。因 此,就決定寫了4月26日社論。小平同志的講話和社論精神,用電報發給趙紫陽同志,他回了電報,表示完全同意。但是,他回到北京第二天就提出社論定性不對,認為社論是錯誤的,要改這個社論。

趙紫陽就有了幾篇東西,一是5月3日代表中央在“五四”運動70週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李鵬、喬石、依林、錫銘同志和我,都要他加上一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他沒有接受。特別是趙紫陽同志在“亞行”的講話以後,小平同志知道情況不好,就與常委的同志, 還有陳雲、先念、彭真同志商量。小平同志提出一個問題:退,你們說退到哪裡去?我講,這是最後的一個大堤,一退就垮了。小平同志認為不能退。問題出在黨內。要實行戒嚴。趙紫陽說:這個方針我執行不了。小平同志說:少數服從多數嘛。趙紫陽也講,黨內有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他表示服從多數。

晚上8點鐘就開常委會,我也參加了,佈置怎麼辦。趙紫陽同志講,我的任務到今天為止結束了,我不能再幹下去了。之後,他給常委並小平同志寫信,要中央承認4月26日社論錯了。他的信中還說要辭去總書記的 職務。以後,他就說病了,寫信講頭昏,請假。小平同志找到陳雲、先念、彭真、王震和我,還有幾位常委、軍隊幾個人會談。對小平同志提出的戒嚴都表示贊成。不戒嚴,北京就處於無政府狀態了。

   小平同志講:問題出在黨內。如果黨內沒有分歧,是團結一致的,就不會有現在混亂的局面。北京已經不能維持了,必須戒嚴,首先要解決北京的安定問題,不然,全國其他省、區、市的問題解決不了。

喬石同志也講了話: 這次學潮自胡耀邦同志去世開始,一個多月了,事態不斷擴大。我們一直採取忍讓、克制的態度,學生頭頭曾提出希望“下一個台階”的,只要不喪失原則的,中央都盡可能地做了。所以,維持了一個多月, 沒有抓一個人,沒有流血。他們認為勝利了,又連續兩天衝擊新華門,喊的口號也是很反動的。總之,有好多台階可以下,但是始終沒有下來,我認為不能再退讓了,但如何了結這件事情,確實沒有別的辦法。現在戒嚴令發布了,我們不想發生流血事件,但軍隊不進城也不行。軍隊進城是要幫助維持秩序,保衛重點部門、要害部門,沒說要鎮壓群眾。公安、武警的力量是有限的,一個多月沒有好好休息了,這種局面如曠日持久是難以為繼的。目前,一方面把軍隊作為威懾力量,一方面找個適當時機清場。如果這樣能解決問題,最好這樣。部隊拖下來沒有進城的原因就是不想動武,避免流血,但拖長了也不行。我們力求把問題解決了,又不流血。現在軍隊如果後退,他們就認為勝利了。但軍隊總待在路上不行,要進天安門。希望人大、政協都幫助做工作。

聽完我們的講話後,幾位副委員長都表示執行黨中央決定,認為目前已不宜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不宜要求萬里委員長提前回國。這六位副委員長態度也不完全一致,陳慕華和王漢斌同志態度明朗。廖漢生同志不知情,有些牢騷,但態度正確。葉飛同志情緒比較激動,彭沖同志看來是同情學生的。

19日,中央常委收到人大常委會黨組關於請萬里中止出訪,提前回國並於五月提前召開本屆第八次常委會的報告。這份報告主要內容是: 最近許多全國人大常委委員來信來電,要求召開人大常委緊急會議或代表大會,採取穩妥措施緩和當前的嚴峻局勢。 11位黨外副委員長和不是黨組成員的副委員長,都讚成將原定於6月20日召開的本屆常委第八次會議提前召開,並請萬里委員長中止出訪立即回國主持。為此,今天上午由彭沖同志主持召開了黨組會議。

黨組同志考慮到,法律規定臨時召開人大常委會由委員長會議決定,一致認為提前召開常委會議,討論學生遊行示威、絕食請願問題,已勢在必行。

我經過考慮,立即批示,“外事不變動為好。”姚依林批示, “同意不變動。”喬石也在自己名字上圈閱,表示同意李、姚的意見。

今天,萬里委員長從加拿大給中央發來電報, 他將按原定日程於22日訪美,有何信息向美方領導人轉達,請國內覆示。

在天安門廣場謠傳政府要動用解放軍鎮壓滯留在廣場上的20萬學生,有人危言聳聽地說:今天下午中央開會作出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鎮壓廣場上的20萬大學生,騰出首都各大監獄關押被捕學生,而且今晚就要開始行動,明晨5時由環衛工人清掃天安門廣場。

22日,北京市政府和戒嚴指揮部發布通告,指出首都生產和生活已相當混亂,少數不法分子藉機製造事端,阻攔車輛,扭打軍人,非法設立哨卡,對行人搜身。更有一夥社會上的流氓痞子組成的摩托車隊,號稱“飛虎隊”,在大街上橫衝直撞,耀武揚威。指揮部通告針對這些混亂現象提出五點要求。要求各有關部門認真履行職責,人民群眾積極配合支持以恢復首都正常秩序。

21日晚7時許,聶榮臻元帥對來訪的中國科技大學朱忠之等11位同學說,所傳中央的決定純屬謠言,軍隊到北京完全是為了維護首都的安定。他要求同學們為了國家的尊嚴,盡快撤離天安門廣場,返校復課。

21日晚9時,徐向前元帥在住地接見7名學生代表。徐帥說,請同學們不要聽信謠言,盡快返校復課,以理智態度協助政府平息事態。

上午,鄧穎超同志的秘書趙瑋同志到我的辦公室,詢問中央對當前局勢的意見。我向她詳細通報了動亂的經過和中央常委的決定,請她回去向鄧大姐報告。當天,鄧穎超同志發表了告全市市民書,態度明朗而親切。她說,這次解放軍進城是為了維護首都的正常秩序,希望廣大同學和市民大力支持。她還在告市民書上鄭重籤上自己的名字。社會上流傳的種種關於鄧大姐、聶帥和徐帥反對戒嚴的謠言,不攻自破。

今天,戒嚴部隊普遍開展“熱愛首都,熱愛首都人民,熱愛首都學生”的教育。戒嚴部隊部分乾部和戰士被毆打致傷,仍能做到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以實際行動贏得廣大群眾的支持和信賴。

北京日報刊登11位市民的來信,來信說:“現在正常的工作、生活和社會秩序已被打亂,出現了交通斷絕,不少人上不了班,病人去不了醫院”,“孩子沒有奶喝,蔬菜運不進來”,“煤氣罐運不進來,居民無法做飯”, “垃圾、糞便運不出去,衛生越來越差”。 “這樣下去,人們怎么生活?”

湖南湘潭市發生打、砸、搶事件,衝擊派出所,焚燒市政府牌子,阻塞公共交通,打傷公安幹警。部分大學生與公安幹警一道,奮力保衛市府大門,使歹徒未能衝進市府大院。

上海6000餘學生於今晨4時佔領了蘇州河5個橋頭,市區南北5條主要幹道被堵塞。武漢2萬名大學生遊行到武鋼門前,數百名學生衝進煉鋼廠,煽動工人罷工。


5月23日上午,楊主席和薄一波同志來我辦公室,談到許多老同志都不了解情況,有必要通氣,一些人的立場有可能轉過來。

下午,鄧小平同意向高級幹部通氣,召開軍委擴大會議。

   喬石同志參加副委員長會議。有的副委員長十分激動,認為他們提的要求,中央一個也沒有答應。他們強烈要求承認學生是愛國行動。

中顧委許多老同志對當前局勢十分關心,憂心忡忡,但苦於不了解政治局常委決定情況。看來,中央有必要向中顧委通氣。我相信這些浴血奮戰幾十年的老同志,只要他們了解事情的真相,絕大多數老同志是會堅決擁護中央決定的,個別對這件事處理上有意見的人,也可能轉變過來。經我同薄一波同志商量,決定中顧委召開一次會議,有我代表中央向老同志就當前的局勢和中央常委的決定做一通報。

上午,我先後約吳學謙副總理和人民日報社長錢李仁同志來,向他們通報中央常委的決定。要求外交系統和人民日報社要貫徹常委的決定。

小平同志同意就當前形勢和中央決定問題向老同志和各省市、各部委領導同志作通報,並要尚昆同志召開軍委擴大會議,湘軍隊領導幹部作通報。然後我與宋平同志一起商量向老同志和各省市、各部委通報的問題,共同擬定了由我、喬石、依林、尚昆、宋平分別向各省市、區老同志談話的分工名單。

喬石同志代表中央常委參加簽過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有的副委員長很激動,認為他們提的要求,中央一條也沒有採納。他們對居室捉摸不定,心中打鼓,怕出大問題。他們要求中央承認學生是愛國行動。喬石同志就動亂發生經過以及中央常委的決定,耐心而細緻地做了解釋,指出戒嚴的必要性。大部分副委員長表示接受,少數副委員長思想仍然不通。

晚8時半,我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研究這幾天的形勢,會議決定向各省市領導通氣,並確定了個常委的分工。

晚10時,我找丁關根、王維澄、袁木、曾建微等同志來,向大家通報了今天常委會的決定,並請他們起草我想中顧委通報的講話稿。

今天上午,陳子明、王軍濤在社科院召集會議,宣布成立“首都各界愛國委維憲聯席會議”,會議決定“維憲會”由王軍濤、王丹主持。推選柴玲為“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會議決定,堅決不撤離廣場,準備進行長期抗爭。


5月24日今天,我分別與江澤民、葉選平、李瑞環、楊析宗,程維高同志電話,通報情況。對中央決定除河南省委的同志猶豫多一點外,其他同志的態度都很堅決。

晚上常委碰頭,對在幕後指揮的那一批人,經過討論,還是不宜馬上下手,目前重要的是掌握證據。

今天開始,由我和喬石、依林、尚昆、宋平同志分別和各省市領導同志談話,通報動亂發生的經過和中央的決定,並徵詢他們對中央決定的意見。我分別和上海的江澤民同志、廣東的葉選平同志、天津的李瑞環同志、河南的楊析宗、程維高同志談話。江澤民同志態度十分堅定,擁護中央決定,認為中央決定也是對上海的支持。河南省委書記楊析宗表現出對趙紫陽有些同情,希望中央能寬大處理。其他同志都表示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這次談話共50餘人次,使各省市、區負責同志心裡有了底,表示回去要堅決站在中央的立場上,多做工作。同日,尚昆同志還召開了軍委擴大會議,各軍兵種、大軍區負責人70餘人參加。另外姚依林同志還分批同國務院各部委負責人談了話。他們會去向黨組傳達,共有29人向國務院秘書長羅幹同志反饋了意見和表明了態度。

   晚上,我主持常委碰頭會。大家認為,對在幕後指揮動亂的那一些壞人,目前還不宜馬上下手採取行動,重要的是掌握確鑿證據。

美國總統布什今天在講話中稱:“全世界都在關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富有戲劇性的事件,自由的思想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吸引著具有想像力的全世界男女”,“美國將做它能做的一切來鼓勵中國”。


5月25日

上午,開宣傳小組碰頭會,確定近期的宣傳方針。主要是宣傳解放軍形象,最近社會上謠言甚多。我利用會見三位新駐華大使的機會,出一下場,講一篇話。

   下午,與許家屯談話。他談的只是在福建搞開發區。

晚上,開常委會,決定把通氣會上的講話傳達到縣團級,並發書面材料。原則上確定在5號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10號召開中央委員會議。

上午,我主持常委碰頭會,研究解放軍進城受阻的問題。確定近期要大力宣傳解放軍形象,取得廣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使解放軍能夠順利進城。

最近社會上謠言紛紛,說“鄧小平已死”,“李鵬被他的警衛員開槍擊傷”。國家領導人從5月19日大會以後就沒有在公開場合出來過。因此,我今天利用會見尼日利亞、墨西哥、緬甸三位新任駐華大使的機會,針對趙紫陽下台是否意味中國改革開放政策要倒退的討論,講了一篇話。我說,中國改革開放政策不會變,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是鄧小平同志,而不是別的什麼人。兩年前,自由化分子蘇曉康編導了一部名叫《河殤》的電視政論片。在這部電視片裡大肆吹捧趙紫陽,說只有趙在1987年擔任了總書記以後,才開闢了中國的“新紀元”,趙紫陽似乎是改革開放的旗手,要樹立趙紫陽的“新”權威,中國才有希望。我今天對三位大使的這個說明,對國內外都是必要的。針對宣布戒嚴是否合法的議論,我說,中國政府是根據憲法第八十九條第十六款的規定,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曾經決定在全國實行過軍事管制措施。針對戒嚴是否就是軍事管制的問題,我說,戒嚴不同於軍事管制。 “軍管”實在政府不能有效行使國家行政管理職能時,由軍事當局來接管政府全部或部分職能的一種措施。中國政府現在還沒有到這個地步。中國政府是穩定的,有能力解決當前存在的問題。

下午,香港新華社分社許家屯來看我,我雖然很忙,當仍然抽空與他談了話。他沒有針對當前動亂局勢談什麼意見,而提出想在福建搞新的經濟開發區,有點不識時務,言不及意。我看著未公開頌揚資本主義優越性的許社長,是來摸中央底的。

   晚上,我主持召開常委碰頭會。會議決定把向各省市、部委領導通氣講話內容髮下去,以便統一思想、統一行動。碰頭會原則上確定在6月5日左右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10號左右召開中央委員會議,對趙紫陽的問題作出組織處理決定。

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發出《告北京市民書》,提出解放軍是人民的子弟兵,來北京市維護首都治安,恢復正常秩序,希望廣大愛國學生和社會各界人士能充分理解,給予協助和支持。這幾天戒嚴部隊利用進城受阻的機會,開始內部整頓工作。有些部隊來的匆忙,缺乏思想動員,需要對官兵傳達和宣傳中央的決定,是每個戰士對自己執行戒嚴的光榮而堅決的任務有充分的理解。

上午,彭真邀請黨內副委員長習仲勳(習近平之父)、彭沖、 廖漢生、耿飚、陳慕華、王漢斌,商討對學潮和動亂的看法。彭真說,搞資產階級自由化是違憲的。這次遊行示威就是動亂。全國人大是代表11億人民的,不能服從搞遊行示威的那一小部分人,與會同志都表示同意。


5月26日

今天繼續進行打招呼的工作。上午,我與田紀雲談了話。他表示,與趙無特殊關係,但對軍隊進城必要性有些保留。還與吉林何竹康、山西李立功、王森浩、新疆鐵木爾、宋漢良談話,他們都表示堅決支持中央關於處理趙的精神。

彭真同志送來一個他與人大副委員長講話的材料。從法制的角度講,人大也不能違憲。人大無權撤銷總理按照憲法規定行使的戒嚴權力。

我委託王忍之和袁木起草在政治局擴大會議講話的草稿,談了一些要求。宣傳組為萬里起草一篇書面講話稿,凌晨1時發到上海。

今天,我們繼續向地方以及中央、國家機關各部委負責人進行打招呼的工作。上午,我與田紀雲同志談了話,他表示,他與趙紫陽並無特殊關係,他對趙推行的經濟政策,也不完全贊同。但是,他對軍隊進城的必要性,還想不通,有保留。我還與吉林何竹康、山西李立功、王森浩、新疆鐵木爾、宋漢良等同志談話,他們都表示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他們一致認為,4月26日社論和我的5月19日講話對地方作用甚大,對製止動亂猶如一場及時雨。

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分別整理了李鵬、 喬石、楊尚昆、宋平、姚依林同志分別同各方面負責同志談話的情況: 李鵬同志談話情況24 日談話情況: 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方針,也是對上海市委的支持。回去抓緊做工作,確保上海的局勢的穩定。

廣東省長葉選平表示:估計廣東省委常委擁護中央方針問題不大,但廣東情況復雜,可能在幹部群眾中波動較大。

天津市委書記李瑞環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方針,可以控制天津局勢。

遼寧省委書記全樹仁、省長李長春表示:擁護中央方針,來時怕中央在戒嚴受阻後要後退,現在放心了。希望把談話精神傳達到地師級。

河南省委書記楊析宗表示:對社論和戒嚴堅決擁護,但對趙紫陽的問題顧慮很大,希望中央不要急於處理。

26日談話情況: 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表示:他一直認為是一場動亂,他與趙紫陽只是工作關係,無其他關係。他提出調大批軍隊進北京是否有必要。

黑龍江省委書記孫維本表示:完全擁護黨中央的決策,黑龍江可以控制局勢。

山西省委書記李立功、省長王森浩表示:山西的情況也說明是一場動亂,對中央的決策表示堅決擁護,山西沒有問題。

吉林省委書記何竹康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決策,堅信吉林的中央委員及老同志都是一致擁護的。

新疆自治區委書記宋漢良、主席鐵木爾表示: 堅決擁護中央的決策,新疆領導班子沒有問題。 5月19日新疆已發生過較大的動亂,還有發生新的動亂的可能,因警力不足,希中央軍委能及時批准他們動用解放軍協助維持秩序。

楊尚昆同志開會、談話情況24日上午,廣東省委書記林若表示:擁護中央決定,擔心廣東開放政策會變,對港澳影響大,做幹部的工作有一定難度。

24日下午,楊尚昆主持召開中央軍委擴大會議,約70人參加,與會同志一致表示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決定,堅決服從軍委鄧主席的命令。

25日上午,河南省委書記楊析宗程維高表示:擁護中央決定,但希望能將趙紫陽挽救過來。

25日上午,四川省委書記楊汝岱、省長張皓若表示:堅決按中央的精神做工作。

25日下午,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表示:擁護中央決定。但是,擔心國內不穩,會影響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方針。

26日,海南省委書記許士傑表示:堅決按中央精神,做好工作,希望中央文件早點發下去。

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表示:擁護中央的方針,擁護小平同志的決定,堅守崗位,努力工作,積極完成中央交給中辦的各項任務。

中央書記處書記芮杏文態度不夠明朗,感到問題太大了,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復表示:事情經過他都清楚,約時間再談。

中央紀委副書記陳作霖、中央政法委書記任建新、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劉復之表示:完全贊成中央的方針。

河北省委書記邢崇智表示:擁護中央的決定, 回去後在省委做工作。

25日上午,湖南省委書記熊清泉表示:擁護中央的方針和決定,回去做好湖南的工作。

下午,喬石同志向中直各部委、事業單位和群眾團體負責同志19人傳達了中央精神。

26日下午,雲南省委書記普朝柱、省長和志強,貴州省委書記劉正威、省長王朝文,廣西自治區委書記陳輝光、主席韋純束都表示:擁護中央決定。原來心裡很著急,中央一講,心裡明白了。回去以後做好本省、區的工作。

27日下午,西藏自治區委書記胡錦濤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決定,回去做工作,估計西藏的問題不大。

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表示:完全贊成中央的分析和決策,態度非常堅決。

山東省委書記蔣春雲表示:對問題的性質認識明確,堅決擁護中央的決策,認為“四二六”社論的立場不能退,回去做好在魯中委、中顧委、中紀委委員的工作。

陝西省委書記張勃興表示:完全擁護中央決定。早就覺察到中央在對這次事件處理上前後的差異。認為事態發展到這樣嚴重的地步,趙紫陽應負主要責任。

福建省委書記陳光毅表示:擁護“四二六” 社論和李鵬同志講話的立場。

江蘇省委書記韓培信表示: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回去做好工作。

浙江省委書記李澤民表示:擁護中央的方針, 回去做好工作。

26日下午,甘肅省委書記李子奇、省長賈志傑,青海省委書記尹克升、省長宋瑞祥都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決策,回去做好工作。

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表示:堅決擁護中央,請放心。

江西省委書記毛致用表示:完全擁護中央決定,回去後要把江西工作做好。江西省省長吳官正表示:同意中央決定,否則是國無寧日,民無寧日。

25日上午,安徽省委書記盧榮景表示:擁護中央決策,否則,拖下去黨要拖垮,不能夠再讓步了。

25日下午,國務委員陳俊生表示:你介紹的情況很詳細,主要情況都了解。我一定堅守崗位,做好工作。

國務院部委負責人對傳達中央精神的態度5月24日、25日,依林同志主持會議,給國務院各部門負責同志打招呼,傳達中央精神。出席會議的有35個部委、19個直屬機構、5個辦事機構和4個大公司的主要負責同志。會後受依林同志委託,羅幹同志分別給出席會議的29位同志打電話了解情況。現將這些同志的意見簡報如下:

外交部錢其琛(部長,中央委員)表示:對於中央的決定,我沒有什麼意見。在部機關傳達以後,也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只能提到:一、不要衝突流血;二、對外表態的口徑外交部有些不好辦,最好由國務院發言人出面談一下。

體改委賀光輝(副主任)表示:我本人態度明朗,堅決,站在中央一遍。現在下面也有些顧慮,希望要實事求是,不要搞“劃線”、“站隊”等。

安全部賈春旺(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非常擁護中央的精神,各位副部長也表示擁護中央的決策。積極下去做工作。

監察部尉健行(部長,中央委員)表示:開始我就認為“四.二六”社論是對的,隨著時間的發展,更感到小平同志高瞻遠矚。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這是一場動亂,同時是黨內的一場都整。我認為,趙紫陽同志不顧大局,把黨內矛盾暴露在黨外,在學生中表白自己,他的看法和做法是錯誤的。

航空航天部林宗棠(部長)表示:我堅決擁護、貫徹執行中央的決策。部裡的同志們也都是這個意見。

建設部林漢雄(部長)表示:我對中央的決定沒有意見,相信組織。在部里傳達以後,六家表示相信黨和政府能夠妥善處理這件事,都希望不要流血。也有的同志講,如果京外不來人,是不是就可以不戒嚴了。

紡織部吳文英(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向部裡提出:堅決擁護中央、國務院的決定,反對動亂;堅守崗位,穩定市場和社會;做好機關工作人員及所屬院校學生工作。

科委阮崇武(副主任,中央委員)表示:對於中央的決定,我堅決擁護,科委比較穩定,無人上街遊行。

經貿部鄭拓彬(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李鵬同志講話以後,我們已經表態贊成。現在我感到更加明朗了,也好辦了。我們堅決支持和擁護中央的決定,經貿部不會有問題。

體委伍紹祖(主任,中央委員)表示:中央的措施非常正確,不如此不能製止動亂,是穩定大局所必須的。體委機關一致擁護中央的果斷指施。

冶金部戚元靖(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完全擁護中央的決定,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能退步。無數先烈用生命奪取的證券,決不能在我們手中丟掉。

化工部秦仲達(部長,中央委員)表示:中央的決策英明、及時,我完全擁護,堅決貫徹執行。資產階級自由化氾濫,結果就是和平演變。我堅信,黨和政府有能力製止動亂。

人事部趙東宛(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策,決不能退讓,否則四項基本原則要丟,十年改革成果也要丟。趙紫陽對於動亂的擴大要負主要責任。

水利部楊振懷(部長)表示:在部裡傳達以後,大家一致表示擁護中央的決定。

地礦部朱調(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策。大家行動起來,旗幟鮮明地制止動亂。

能源部黃毅誠(部長)表示:對於中央的決定,大家一致表示用戶。趙見學生時的講話時違反黨的原則,在國家困難的時候,分裂黨,是非常錯誤的。

輕工部曾憲林(部長,候補中央委員)表示: 完全同意中央採取的果斷措施。目前部裡主要抓了:動員大家不要上街遊行搞聲援。

林業部高德佔(部長、候補中央委員)表示: 中央關於製止動亂的決策完全正確,擁護李鵬、楊尚昆同志的講話。對趙紫陽同志要抓緊處理。一小撮人還把希望寄託在黨內一些人的身上,及時處理,可以更有效地制止動亂。

商業部胡平(部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策。中央的果斷措施非常及時,非常必要,我們一定堅決貫徹執行。中央的精神傳達後,內部的思想趨於平穩,但不一定都通。

物資部柳隨年(部長)表示:傳達中央精神以後,大家感到問題清楚了。中央的措施非常正確,如果不採取果斷措施,必將產生連鎖反應,我們的黨也要分裂,退讓是沒有盡頭的,退讓的結果是國無寧日。

廣播影視部艾知生(部長,中央委員)表示: 我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這是一次嚴重的動亂,這與新聞界的作用有關,是同啟立同志根據趙紫陽同志的意思,在新聞界搞了一系列對話有關。我們部一定以實際行動堅決貫徹執行中央的決策。

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王濤(總經理,中央委員) 表示:我們一直擁護中央的決定,採取戒菸措施是必要的。大家都不贊成在黨內搞分裂,都表示一定與中央保持一致。

審計署呂培儉(審計長,中央委員)表示:我完全擁護中央的決策。審計署一直用戶中央所採取的措施,早解決比晚解決好。

統配煤礦總公司于淇恩(總經理,中央委員) 表示:中央的決策是一件大事,我完全擁護。現在看來,亂首先亂在黨內、先解決常委會內的問題是正確的。

國家旅遊局劉毅(局長,候補中央委員)表示:我非常贊成李鵬、尚昆同志的講話。我的態度很明朗,動亂不制止,黨和國家的前途都成問題。趙紫陽所做的,是削弱黨的領導,這是實質。

國家氣象局鄒競蒙(局長,候補中央委員)表示:我完全贊成中央的精神。過去有些情況不利阿傑,現在清楚了,就應該堅定不移,堅決擁護中央,相信黨、政府、解放軍能夠妥善處理。

交通部錢永昌(部長,中央委員)表示:完全擁護中央的決定和部署。我們一方面抓緊做好思想工作,另一方面抓緊做好本職工作。

國務院僑辦廖暉(主任,中央委員)表示:完全贊成和擁護中央的決策。建議人事的變動最好按照黨內的正常程序進行,按照黨章的規定辦。

人民銀行劉鴻儒(副行長,候補中央委員)表示:傳達以後,大家的認識加深了,態度堅決了。過去一些不清楚的問題明確了。大家都信心增強了,表示用戶中央的決策。

今天上午,陳雲同志主持召開了中顧委第11次常委會議,傳達學習了黨中央和國務院關於反對動亂、維護社會安定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出席會議的有:薄一波、宋任窮、王平、王首道、伍修權、劉瀾濤、江華、楊得志、蕭克、余秋里、宋時輪、 張勁夫、陸定一、陳丕顯、陳錫聯、胡喬木、段君毅、耿飚、姬鵬飛、黃鎮、康世恩。黃火青同志也參加了會議。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2,47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涉外事務 |
此分類下一篇:《李鵬六四日記》5月26日
此分類上一篇:《李鵬六四日記》5月19日至5月22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