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0 14:41:43 | 人氣(8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趙紫陽去世5週年 不鎮壓原則獲高度評價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政治家-趙紫陽(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祖國蘇聯的非中國人罷了)
* 中央社╱台北20日電 2010.01.20

中國北京部分民眾自發紀念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去世5週年,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表示,趙紫陽任總書記時的「不鎮壓」原則,至今仍有現實意義。

趙紫陽在1989年不同意出動軍隊鎮壓示威學生,被撤銷中共總書記職務,隨後一直被軟禁在北京富強胡同家中,直至2005年1月17日病逝,享年85歲。

在趙紫陽逝世5週年之際,鮑彤在北京告訴「美國之音」,趙紫陽20年前寧可被罷官也「不做鎮壓學生的總書記」。

鮑彤表示,「不鎮壓」原則20年後對當代的中國仍有借鑒作用。他說,「不鎮壓」原則不但適用於對學生不鎮壓,而且對一切公民不鎮壓,對知識分子、農民、工人、資本家,對行使法定權利的同胞,不論上訪還是請願,遊行還是示威,批評領導還是表達政見,一律不可鎮壓、不得鎮壓。

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一直信奉毛澤東的所謂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

鮑彤說:「中國共產黨把中國人分成兩種,這是非常奇怪的。它在國內宣佈哪一部分人屬於敵人,哪一部分人是朋友。凡是朋友,不管怎麼樣,都是自己人。如果劃成敵人,就要殺、關、管。

鮑彤指出,趙紫陽雖然沒有說「敵我矛盾」是錯誤的劃分,但他從來沒有給任何人戴過「敵我矛盾」的帽子,在他的眼中,學生、市民都是自己的同胞。

他說:「印象裡,不管是他擔任國務院總理,還是當總書記時,都沒有聽他講過敵我矛盾必須鎮壓。我想他是把人當作人的。把中國人都當作自己的同胞。」

另外,在趙紫陽逝世5週年之際,又一本關於趙紫陽的書籍在海外出版。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出版前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的日記「趙紫陽還說過什麼?」,透露趙紫陽晚年思想的細節。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創辦人鮑樸在書評中說,透過趙紫陽的談話,細心的讀者不難獲得這樣的結論:腐敗導致社會不公,腐敗是中國式的經濟改革帶來的後遺症,只有在政治制度的層面上才能解決腐敗,只有透過政改才能解決社會不公問題。


經濟學人主編:中國W型復甦 美國U型
* 聯合報╱記者許玉君/台北報導 2010.01.19

全球經濟今年將如何復甦?「經濟學人」(Economist)主編丹尼爾‧富蘭克林昨天表示,今年全球經濟復甦趨勢,將像「L、U、V、W」型的綜合體,其中有兩大趨勢,分別為中國不可擋的角色,及樂觀與悲觀主義的角力。

富蘭克林應邀發表演說,講題「Half Full or Half Empty」(半滿還是半空)。他說,今年全球將迎接廿一世紀第二個十年,很可能是全球改變最大十年,就像裝一半水的杯子,對有些人來說是半滿,對另一群人是半空,不同國家與區域的情況將非常不同。

富蘭克林特別分析中國情勢,他強調,中國未來將全方面參與全球所有議題,包括經濟發展、外交政策、反核武擴散、氣候公約等,「無役不與」。

他說,目前中國已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已有不少人預測,中國未來可能會跟日本一樣,在快速成長之後,面臨長達約二十年以上的經濟停滯,無法一舉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經濟龍頭。

另外,很多人擔心的資產泡沫化問題,富蘭克林認為,北京與上海的房地產飆漲嚴重,的確是有泡沫化的可能,這部分需要中國官方介入干預,才能避免泡沫破滅、房市崩盤。

高盛大中華區主席胡祖六也表示,今年全亞洲經濟成長都將是正數,但資產泡沫化與通貨膨脹的風險,是亞洲國家目前經濟發展的隱憂。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周其仁認為,目前全球面臨的最大風險,是世界從「通」變成「不通」,亞洲國家必須思考,如何解決和歐美已開發國家長期的貿易失衡關係。


星前副總理:主導世界經濟 亞洲有黃金10年
* 聯合報╱記者許玉君/台北報導 2010.01.19

新加坡前副總理、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副主席暨執行董事陳慶炎昨天在台灣表示,後金融海嘯時代,全球經濟勢將更依賴新興市場,未來十年將是亞洲國家的「黃金十年」(Golden Age)。

陳慶炎是數學博士,現為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副主席,負責管理新加坡外匯,規模是新加坡另一間主權基金—淡馬錫的兩倍以上。

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的主席為資政李光耀,另一位副主席為現任總理李顯龍,陳慶炎則是實際操盤者。

陳慶炎昨天來台發表演說,講題為「金融風暴之後,世界新思維、亞洲新角色」。他在演講中直指,金融海嘯雖然已經落幕,全球經濟也開始復甦,但未來世界經濟板塊將出現很大改變,以往由已開發國家主導的經濟發展,將逐漸轉變為新興國家的時代。

陳慶炎說,過去十年從網路泡沫到金融風暴,證明完全自由市場的美式資本主義模式失敗;相形之下,具有某種程度政府干預的亞洲國家,反而因此受傷較輕、復甦較快,亞洲國家如何吸取歷史教訓,在民間與政府部門間取得新平衡,將是未來決策者所面臨的重大挑戰。

他並預測,未來十年新興市場發展已來到轉折點,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度將超越已開發國家,這將是亞洲金融機構的難得機會,趁著亞洲經濟成長的絕佳時機,建置一個主導世界遊戲規則的金融市場。

同樣也受邀發表演說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不反對這個論點,他說,歐美國家在這次的金融海嘯中受傷慘重,勢必需要一段時間的調整,調整期間的投資必然保守,消極的經濟策略將重回主流。

相形之下,未來十年的亞洲國家,確實會以更積極的態度投入新科技、新產業,特別是中國,陳添枝強調,這對台灣來說,是機會也是挑戰,因為台灣必須更彈性面對亞洲新興國家的崛起,尋找自己下一個世代的國際定位,才能在群雄並起的亞洲國家中占一席之地。

與會的經建會副主委胡仲英則認為,未來十年亞洲國家絕對有機會,但這並不表示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市場制度會因此瓦解,因為自由化的趨勢是「不可逆」的,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也不允許世界經濟體制「走回頭路」,回到管制的封閉時代。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