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BMW X5限量首賣皇冠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AI元年 高雄市政府四...
2009-11-26 18:47:52 | 人氣(2,53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產經動態》中策、中信金 vs. 金管會 南山股權交易複雜化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得意微笑的禿鷹

陳冲:別以為台灣沒遊戲規則
* 聯合晚報╱記者楊美玲/台北報導 2009.11.26

南山人壽股權出售案風波不斷,為維護400萬保戶權益,在南山人壽股權未順利移轉前,金管會將監控南山人壽資產。金管會主委陳冲指出,至今都還未收到正式的文件,無從判斷是否合法,但絕對不容許有不適當的經營者進入金融業,也不能讓國際間,認為台灣是一個沒有遊戲規則的地方。他強調,適格性與資金來源,為審查南山案的重點。

南山人壽標購案爭議不斷,從博智、中策集團宣布得標,至日前中信金與中策集團簽署合作備忘錄,促使南山股權交易複雜化。

朝野立委林德福、余政道、陳淑慧、賴士葆、黃偉哲等人,今天上午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紛紛針對博智、中策集團入主南山,是否有任何不法?是否符合對金融特許行業的適格性要求?是否會允許博智中策集團入主南山?以及建議讓AIG繼續經營南山就好等議題提出質詢。

陳冲答詢時表示,金管會對南山新買家的審核條件一直不變,一定需包含五點,分別為買方需承諾保障保戶及員工權益、買方資金需符合國內法令、買方需有專業能力經營保險業、買方需對南山人壽有長期經營承諾、買方需有財務能力因應未來增資需求。

立委林德福質疑,中信與中策是否聯合演戲,然後再各取所需?陳冲 回答,「看不出來,但有些地方要重新考量」。

立委余政道指出,中策集團對中信金的持股,是有計畫性的分二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持股比率為9.95%,第二階段將拉高到17%,是否合法呢?

陳冲指出,未看到任何文件,無法評論是否合法,但強調遊戲規則非常清楚,博智、中策要入主南山,與中策、中信金的合作備忘錄是不同階段的事,中策若想要持有中信金股權,一定要在中策博智完成南山交易後才能談此問題,但現在兩階段己糾纏在一起,認為中策發言未有一致性,出現落差。他表示,金管會所關心的不只是持股從9.95%至17%,認為中策與中信金所簽的MOU中,有很多問題可以關心。

盧秀燕質詢時表示,金管會尚未核准南山案,政府就被博智、中策集團打了好幾個巴掌,保戶不安,強烈建議金管會不要核准此收購案。

陳冲指出,若政府不同意,AIG依法要繼續經營南山,但至今尚未收到中策遞件,無法評論是否會核准,南山案的各種發展可能性,金管會都已考慮,也正向香港證監會詢問中策集團相關背景。


陳冲警告:中信金小心 別被中策併了
* 聯合晚報╱記者楊美玲/台北報導 2009.11.26

中策集團與中信金為了能攜手入主南山人壽,促使雙中簽訂MOU。金管會主委陳冲指出,中信金與中策的MOU中,有一條款是3年後,中信金與南山人壽將可合併報表,但是中策集團與中信金也能合併報表,依據我國法令規定,合併報表須持股25%或是董事過半。他強調,這是很嚴肅的事,中信金短期拿到了南山人壽這隻金雞母,但最後也被中策合併報表,顯然中信金的大股東與董事會沒有思考清楚。

陳冲妙語比喻地說,「小姐 (中信金)可以嫁,是她自己可以決定可不可以嫁,但是金管會有義務提醒她,對自己利益的問題。」

陳冲補充,三年後中信金與中策可合併報表一事,中信金其他股東也有權知道,這應該拿到董事會討論,如果連這點都沒跟股東說清楚,這沒有基礎了(指雙中的MOU)。

為了入股南山人壽,中信金不惜與中策集團化敵為友,並計畫將從中策手中取得3成南山股權,中策則將拿下中信金9.95%股權,雙方並擬於3年內持續增加持股權。陳冲指出,中信金最終是希望可以與南山人壽合併報表,但是中策集團的意圖,也是與中信金合併報表,促使中信金有可能成為中策集團的子公司。

據了解,中信金最大股東為辜家,持有中信股權在稀釋後,最高也不過為二成多,若雙方在未來三年互相增持股權,中策集團將成為中信金最大股東。

陳冲強調,中信金在考量整個併購案,必須要有長期的考量,他說,「對於未來的經營策略,不認為中信金有充分的考量。」他指出,商場上有很多不同方法可以去完成交易,但是都需要考量股東權益,而中信金有些地方應重新考量。

陳冲再三強調,雙方涉及合併報表,這是很嚴肅的事,背後隱含很多意涵,中信金可能覺得得到一個金雞母,但卻反過來被控制,中信金應該把整個問題再看一遍,並與股東、董事會充分討論,思考這個結果是不是確實是中信金想要的,一切都需要慎重考量。


陳冲生氣了!收回這句話 沒有誰是誰的老闆
* 聯合晚報╱記者楊美玲/台北報導 2009.11.26

南山股權交易案因中信金的介入,讓整個審查變得更複雜,為順利從中策集團拿下30%南山人壽股權,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更親自去拜會金管會主委陳冲。由於陳冲曾擔任辜家二公子辜仲 主掌的中信證(現改名凱基證券)董事長,外界質疑中信金會間接對金管會施壓。陳冲聽到後表情嚴肅地說,「請收回這句話,沒有誰是誰的老闆。」他強調,從未私下與辜家接觸。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今天上午邀請金管會和經濟部,專案報告「南山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股權移轉之監督與管理及對金融業之影響」。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質詢時指出,陳冲曾擔任凱基證券董事長,是否會因為這層關係,促使辜家曾藉由各種形式,以個人名義或透過關係人,私下與他接觸?

陳冲嚴肅地回應,「從來沒有,我的行事風格大家都非常清楚。」他強調,辜家若有任何想法,一定是在正式公開的場合表達,絕對不曾在私下場合與辜家接觸。

南山人壽股權交易案變數愈來愈多,外界質疑聲浪不斷,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24日更親自前往金管會,向陳冲說明整個決策過程。但陳冲曾擔任凱基證券董事長,立委質疑是否會因為與辜家家族舊主僱的這層關係,促使金管會在審查南山股權案會有壓力,因而無法保持中立?

國民黨立委林德福詢問,與辜濂松會面談了什麼?陳冲表示,當日他特別找吳當傑及李紀珠兩位副主委作陪,而中信金除了說明當初決策思維及過程外,也表達希望金管會可以依法審查、依法核准。陳冲強調,金管會也提醒中信金,在程序及實質面,都應考慮是否符合未來的經營策略。

陳冲指出,金管會是有制度的單位,南山股權交易案除了必須經過委員會討論外,還要經濟部投審會審查,至於中信金私募案遭退件,他表示,因為資金用途並未說清楚,而且早已通知中信金補件,但一直沒收到回應,因此才會退件。


立院決議 嚴審博智、中策資格
* 聯合晚報╱記者楊美玲/台北報導 2009.11.26

立法院財委會在中午1時30分左右,對南山人壽股權出售案有最新決議;財委會希望主管機關要用新設保險公司的最嚴格標準審查中策集團及轉投資博智入主南山人壽案。財委會表示,將建請金管會在審查南山博智案,因博智南山投資控股公司(中策集團與博智金融在台灣正式登記的公司名稱)未來已取得南山股權97.57%,未來應視同新設保險公司的發起人,而且要以台灣的新設保險公同一標準來審查。


陳冲:中信金私募案 先跟董事、股東說清楚
* 聯合晚報╱記者楊美玲/台北報導 2009.11.26

中信金私募現增案被金管會銀行局退件後,金管會主委陳冲傾向中信金要再經過較完整的董事會及股東會討論過程再重新送件。陳冲說,由於股數與金額都已有變動,中信金未來送件應重新思考,也就是說,可能需要重新決定私募價格,屆時恐會延遲此交易時間。他強調,此私募現增案應重新經過董事會及股東會同意。

根據備忘錄內容,中信金是以6.6億美元(約新台幣212億元)向中策集團取得南山人壽股權,而中策集團則是以每股17.74元參與中信金的私募現增,認購11.72億股,取得中信金9.95%股權。

中信金董事會於9月初通過以每股1.74元,私募發行25億普通股,總金額新台幣443.5億元。陳冲說,由於中信金對於資金用途不明於以退件。

陳冲強調,私募現增案當初是為了競標南山人壽而提出,現在改成讓中策集團入股,顯示資金用途已與先前規劃不同,而且中信金股價也已有波動。他認為,中信金若要再提出私募現增案申請,需先讓董事及股東瞭解新的資金用途,並應於董事會拿出來討論。


中信私募退件 衝擊中策入股
* 經濟日報╱記者邱金蘭、傅沁怡/台北報導 2009.11.26

南山人壽股權交易案變數愈來愈多,據了解,中信金私募現增案被金管會銀行局退件後,未來重新送件時,可能須重新決定私募價格,不僅可能影響中策集團和中信金結盟意願,也會牽動中策可持有的中信金股權比重。

南山股權案已產生七大疑點,包括南山人壽標案是否公平、中策集團有無中資背景、股價波動是否過大、會不會長期經營南山、併購資金何來、中策與中信金股權交換是否符合程序,南山人壽員工和保戶權益如何保障,業者說,中信私募價如調整,將讓此案再增變數。

中信金對此僅強調,私募案被金管會銀行局退件是部分發行細節待確認,如果主管機關有疑義,私募案也可以重提申請或改為公募,屆時如何定價等,會再與主管機關討論後研議。

中策集團先前中信金簽署合作備忘錄,中策將賣出30%南山股權給中信金,並透過私募現增取得中信金9.95%股權,由於金管會規定取得金控股權達10%便須事先依大股東適格性報准,市場一度懷疑「9.95%」的股權比重是用來巧妙規避金管會規定。

依備忘錄內容,中信金是以6.6億美元(約新台幣212億元)向中策集團取得南山人壽股權,中策集團則是以每股17.74元參與中信金的私募現增,認購11.72億股,取得中信金9.95%股權。

相關人士指出,中策集團至今還不知道中信金私募定價可能調整,但以中信金昨(25)日股價20.1元計算,如果私募現增以八五折折價發行,定價約每股17元,中策如以每股17.74元認購就虧大了;要是中信金提高定價,中策也未必願意配合拿更多錢出來,可要求依約認股。

就算雙方願意修改備忘錄,還涉及中策可取得中信金股權比重的問題,相關人士表示,同樣以每股17元來計算,如果維持總額不變,等於中策要買進12.23億股,換算中信金股權便會超過10%,依規定便要事先送金管會核准。

* 記者李淑慧/台北報導

針對博智、中策可能舉債籌資併購南山人壽,惠譽信評昨(25)日表示,新股東進來後,將迫使南山人壽過分降低資本保留,長期對南山的財務結構可能造成壓力。

針對大型外商壽險公司陸續退出台灣,李信佳認為,台灣壽險保單負利差問題已是全球最嚴重,若按照國際保險監理標準,台灣壽險業必須再提存8,000億元至9,000億元的準備金才夠,2011年實施國際會計準則第四號公報(IFRS4)後,台灣壽險業增資壓力將明顯提高。


監控南山 金管會函港美協助
* 聯合報╱記者孫中英、陸倩瑤/台北報導 2009.11.26

南山人壽股權出售案風波不斷,為維護四百萬保戶權益,金管會昨天強調,在南山人壽的股權未順利移轉前,金管會將監控南山人壽資產;金管會已發函香港證監會與美國財政部,希望提供協助。

金管會主委陳冲今天將到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專案報告南山人壽交易案。

陳冲指出,金管會審核南山人壽案五大要求包括一、不損及保戶與員工權益;二、合法的資金來源;三、專業能力;四、長期經營;五、增資能力。

金管會連續三天約談三方交易關係人,包括香港中策集團、中信金控,今天將約見美國AIG代表。


中策急著賣股 博智紀錄不佳/標售南山案陳冲 敢不敢說NO
* 沈鑫言/新新聞 2009/11/26

在南山人壽併購案中,中策、博智與中信金這些競購對手,上周宣示將化為盟友,令AIG標售南山人壽一案出現戲劇性轉折。南山人壽交易案至今仍波詭雲譎、謠言四起,嚴重考驗著台灣金融監理制度。

● 還沒到手就轉手/博智蛇吞象 簡直削爆了

博智金融控股公司與香港上市公司中策集團聯手以693億元買下由AIG標售的南山人壽,然而,此案的「中資」疑慮卻在標售案後餘波蕩漾。

私募基金不透明的結構,包括策略經營夥伴、資金來源證明與董事架構等,皆讓外界對於博智長期經營南山的意願與意圖充滿疑問,懷疑博智是不是祇想要短期投資套利,炒股套匯。

尤其是有關「中資」的質疑,特別受到朝野關注,屢屢占據媒體版頭。在併購案中敗陣的中信金,也跳出來質疑AIG違反國際交易實務,揚言要對AIG提告。

果然,在外部壓力下,南山案遭經濟部投審會以因股東結構說明不清楚為由退件。沒想到沒隔幾日旋即大變盤,中策集團宣布將南山人壽30%股權售予中信金,換來中信私募增資的近一成股權,該項舉動震驚市場。

今年四月才成立的博智金控,加上停牌前的市值祇有8億港元、淨資產祇有3.5億港元的中策集團,可以透過發行可換股票據、銀行融資與發行新股,不出一毛錢就收購有新台幣1.5兆元資產的南山,香港媒體都報導,根本是「以蛇吞象」。

在併購消息公布後,中策集團公司在香港重新復牌,股價連續兩天飆漲。南山還沒吃到手,參與認購的張松橋、鄭裕彤、劉鑾雄等香港富豪級炒手,憑著南山案,短短兩個月內就大賺超過五倍,簡直就可以用削爆了來形容。

博智併購資金其中的35%,計畫以南山股票十足擔保,向國內的部分銀行如合作金庫、第一銀行等公股行庫聯貸而來。加上中信金又以212億元台幣向博智母公司中策集團取得南山30%股權及經營權,其中差價正好可以拿來支付銀行融資利息,博智根本不必經營,就已經可以藉此操作而獲利滿滿了。

中信金為了籌措資金,不惜將手中持有已久的兆豐金14%股權賠本賣出。過去吵翻天的中資問題,似乎藉由中信金過水稀釋,打了一劑漂白針,好像中資巳變得不再是問題了。或者,可能可以說根本從一開始就是個假問題。

● 金管會關愛眼神/中信金介入 取得經營權

今年南山招親的過程中,共吸引九組人馬參與投標,市場無法證實的傳言指出,其中一組曾獲金管會高層有意無意的暗示,政府屬意的南山招親對象是中信金或富邦金,外資若想要買南山,一定要跟這兩家金控合作。

去年十月富邦金才以6億美元購併ING安泰人壽,目前正在中國開疆闢土,手中可以動用的銀彈有限,參加南山併購招標,多半祇是要一探虛實、刺探敵情。加上擔任南山母公司AIG財顧的摩根士丹利私募基金,正是中信金除辜家外的最大股東,金管會高層的暗示對象為誰,昭然若揭。

南山案最後是博智金得標,中信金敗陣,該外資還頗為詫異,直到日前中信金與中策簽訂MOU,才明白過去可能都是一場戲。在中信金取得南山經營權,將南山納為子公司之間(陳冲則提醒:按照雙中的作法,中信金反而可能成為中策的子公司,要中信金再確實考慮),經過博智金控這間年輕、神秘的公司「轉折」一下,博智已經獲利,但中信金是賺、是賠?南山的價值有沒有被低估,對投資大眾(包括中信金的股東)的權益有沒有損傷?

保險是資金的上游,對消費者的承諾期很長,且保險業具有高額營業現金的優勢,接管非常容易,等於是買到賺到,很容易變成吸金的工具。祇要掌握南山的經營權,在國內房市、股市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甚至可以利用這類保戶的長期資金,再進行擴張與併購。

金管會第一時間公開質疑中策集團引入中信金合控南山人壽一案,中策還沒審查通過就出售部分股權,未來要如何落實「長期經營」?金管會主委陳冲也表示「金融產業做事要有一致性,別人才能根據你講的話和承諾,作下一步動作」。

未來金管會將審核「是否具有專業經營團隊」、「是否長期經營七年以上」與「是否照護保戶和員工權益」三大要件,並會向香港證監會瞭解,中策是否違反交易法規,及致函美國國際集團(AIG)評估中策向中信金轉讓南山股權,是否違反當初招標規定。

然而,對照金管會前後的言行,與對中信金的「另眼相看」,不得不讓外界懷疑陳冲的震怒,是否也像台灣與中國簽訂MOU一樣,最後以「台灣」、「大陸」名義簽訂,(陸委會副主委高長)事先的宣示是在作戲?曾任財政部次長、台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合作金庫董事長的陳冲,還擔任過中信證券的董事長,素有金融才子之稱,與中信辜家向來友好,立場是否真的超然,也不得不令人懷疑。

前立法委員、國立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李桐豪認為,從「經理人的適格性」上,就可以判斷此併購案非常不妥,特別是在力霸王又曾事件後,不祇是經營者,連所有者的適格性都必須列入金融監理的考量。

私募基金用台灣通俗的辭語來形容就是禿鷹,在市場上的確是有不好的紀錄,從目前博智檯面上的大股東在香港的一些證券活動記錄上來看,縱使沒有中資或中信金的問題,都不符合適格性。中策在併購案通過前就開始賣股票,更坐實了外界的疑慮。

● 適格性必須考慮/外資嚴管控 要拿出魄力

不僅祇是中資的問題,而是整體對外資監理的問題。台灣金融自由化之後,開放外資來台投資金融機構,因為金融機構牽涉眾多公共利益,出事後的爛攤子將由全社會來承擔,所以對於外資投資金融機構,一定要從嚴審核,將適格性列為積極項目。

李桐豪認為,正因為陳冲過去與辜家的關係,反而更忌諱相關案件會和中信金有所牽連,恐更會超然秉公辦理,外界或不必多慮。陳冲將問題丟向美國與香港,便是一個以拖待變的聰明做法。

美國雖然在金融自由化和開放度上是世界第一,但是金融監理與審核非常嚴格,處罰非常重,連取得美國證券營業員執照,都要蓋手印進行身家調查。過去中信金在美國併購一些小銀行的過程中,美國還曾經要辜濂松去說明,連來往的對象都要交代,可見美國金融監管嚴格到什麼程度,對外資更是特別謹慎小心。

在南山標售案中,疑點重重,連內部勞資問題都沒有解決,AIG本身不但完全不負責任,還隱然有道德危機。雖然AIG可以說已經是美國的公股行庫,但是公股代表有沒有盡責?有沒有放任南山經營高層自行決策?有沒有保護AIG股東的權益?都必須要求美國用對本國金融監理的標準來看待出售南山一案。

南山案牽涉重大,不祇是要對股東負責,也必須對員工、保戶與全台灣人負責,因為南山未來若發生了虧損、掏空等任何問題,都牽涉巨大的公共利益,將付出高昂的社會與外部成本。祇要負責人、大股東的適格性有問題,金管會隨時都可以駁回申請而予以退件,現在就看金管會能不能夠拿出魄力來,不要讓台灣成為金融炒手的新天堂樂園。


未與賣家溝通 未對買主設限/保險官 尸位素餐害慘南山
* 許啟智/新新聞 2009/11/26

「南山人」在一年半前是一個光榮的名詞,對於這家台灣第二大的壽險業者而言,背後最大股東美國AIG集團就是信用的保證;在台灣市場中,南山的業務員團隊堅強,超過三萬六千名外勤銷售員,與四千名內勤人員,合力打造了這家資產值超過1.6兆,淨值超過1000億的台灣最強大的外商保險公司。

● 討回退休公積金 南山人走上街頭

但這家台灣企業的員工明顯的被母公司背叛了,美國AIG集團在過度操作各項衍生性金融商品後,產生重大虧損,最終祇能由美國政府出面,迄今高達一千八百億美元的注資,終於初步止血。為了償還美國政府的借款,AIG集團旗下最值錢璀璨的鑽石--台灣南山人壽的出售案,由謠傳而證實。

但可憐的南山人,不祇被母公司背叛,更被他們的國家保險局出賣,這家最具歷史的公司,竟然同意由來歷不明、不具善意的中策博智集團以21.5億美元的低價購入,未來命運堪憂。

南山人壽出售事件,可說是金融版的美牛事件,甚至比美牛事件更離譜。美國牛肉想進入全世界,這可說是人盡皆知,所圖的是增加美國牛肉產業的利益,大家可以瞭解美國會想盡辦法,讓牛品銷至全世界。但南山人壽這家公司,過去數十年來,為美國AIG集團貢獻數千億台幣的利益,就算出售,也應該賣給好人家,但我們的保險局完全放棄談判立場與先機,讓四萬個南山人家庭必須走上街頭,為了討回150億元退休公積金苦戰。

對於這些南山員工而言,整件事件過程和美國牛肉有十分類似之處,他們祇是刀俎下的肉塊。這些員工中有些超級業務員每年繳納上百萬元的稅金,但到了需要國家保險局出面,為他們討回公道時,台灣的金融官員完全不見任何作為,任由美國AIG宰割,連一開始為南山員工權益保障做任何努力都沒有。台灣政府部門的運作已完全失能,由美牛事件及南山人壽出售案看得一清二楚。這些敬業繳稅的員工被母公司、母國保險局背棄了,祇能用自己的方式抗爭,為生計做最後的努力。

我們的保險局其實一開始就可防患未然。和美牛事件不同,台灣南山人壽數十年來回饋母公司AIG數千億利潤,去年金融海嘯發生,美國AIG要賣南山人壽,且AIG的實質最大股東是美國政府。我們的保險監理主管官員應當告訴美國政府這家公司曾為美國AIG帶來多少收益,有四萬名員工需要這家公司商譽穩定才能銷售保險商品過活,希望如果要賣能賣給台灣金融控股業者,或者是全世界五百大金融業者。

所謂「賺錢三分情」,和美國牛肉尚未賺到新台幣不一樣,祇要一開始讓美國政府瞭解台灣南山人壽的背景和貢獻,也許就不用到現在為了查出新入主的股東是誰而頭痛,可惜我們的保險局早先並不曾做任何努力,祇以這是國外公司的商業行為來敷衍國人,令數十年工作繳稅的南山人情何以堪!……

台長: 台北光點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