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3 14:09:35 | 人氣(1,63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國問題》特權富豪 造就賭場經濟 城鄉差距惡化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中國城鄉收入差距擴大 隱藏社會不安來源
* 中央社台北17日電

統計顯示,中國城鄉收入差距持續擴大,去年高達人民幣11,100元(約台幣52,800元)。由於城鄉差距過大可能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官方正計畫透過提高糧價等手段來合理化「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中國農業部統計,2008年中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達11,100元。城鄉居民的收入比為3.36比1,比2007年的3.33比1更高,是中國施行經濟改革開放政策30年以來的最高值。

香港「太陽報」表示,中國的城鄉差距是世界上最大的城鄉差距。

「英國廣播公司(BBC)」華文網則分析,中國城鄉差距持續擴大與全球經濟下滑有關,因為不景氣重創中國出口業,在中國沿海地區的工人收入受到工廠倒閉的影響而大幅減少。

除了世界經濟因素,官方失策也造成城鄉的失衡。一直到今天,官員仍然努力中飽私囊,政府依舊沒有為農民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無論養老、看病還是子女教育,農民全都要靠自己,一旦遭逢天災人禍,很可能就會傾家蕩產。

報導分析,城鄉收入差距的擴大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社會問題,並可能進一步發展成敏感的政治問題,雖然官方也對此感到不安,但迄今一直停留在革新「口號」。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今年將大幅度提高糧食最低收購價,並促進農民工就業。但BBC認為,只要官方政策不改變,形勢如何在幾年內改觀?

中國人口逾13億,其中9億為農民。農民中約有2億離鄉背景到城市工作,這些被稱為「農民工」群體的打工收入是農村經濟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

不過受全球景氣衰落的影響,中國許多工廠紛紛關廠,農民工失業的問題早浮上檯面。有媒體估計已有百萬以上農民工去年失去工作。

據官方統計,中國農民年平均收入目前為3,000多元。但有學者表示,這個數字「水分」很大,實際上大部分農民的收入可能只1、2千元。


■ 中國財產過億富豪 九成是高幹子弟
* 周平沙 2009年1月15日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自由與權力》一書作者阿克頓爵士(Lord Acton)這句被後人廣為引用的話,從1887年流傳至今仍熠熠生輝。名言至理,通古達今。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曾經撰文〈中國財產過億富豪 91%是高幹子弟〉,他評述:「權力腐敗在中國日益加劇的一個典型表現是『尋租』活動的金額越來越大,高官貪污腐敗(包括貪污、賄賂、挪用公款)的案例越來越多,金額越來越大。1998年至2006年已經定案的部分落馬的高官,從廳局級到部級乃至更高的領導人,一應俱全。然而,中國腐敗官員被法辦的概率不容高估,因此能夠被世人所知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趙曉認為:「腐敗或者說是權力尋租在中國的另外一個體現,就是權力資本化導致的高幹子弟等特殊階層的收入與平民百姓的收入差距。」「截至2008年3月底,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000萬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過1億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0,450餘億元。而考證其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權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下的非法所得。」

● 5萬歐元紅酒 流入誰的大肚腩?

歷史上明朝大將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而今中共官員「衝冠一怒為『紅酒』」。

2008年平安夜,一名中國旅客在巴黎戴高樂機場商店購買聖誕節禮物,5萬歐元的法國紅酒,被他一口氣買下,他的闊綽氣派「雷」倒法國店員,成為法國媒體的熱門新聞,也打破戴高樂機場一次購物的花錢紀錄。

中國富豪在法國機場一擲萬金的消息傳回中國之後,一時間,互聯網上對於這位「為國爭光」登上了法國新聞版面的「中國大亨」是何身分,進行了「全民大猜想」,好不熱鬧。

「能說甚麼呢?這麼輕鬆的為酒花錢,應該不是血汗錢吧!買這麼好的酒,難道就為了自己喝?」

「血汗錢有這麼花的嗎?錢怎麼來的大家都知道吧?」

「法國人震驚,中國人倒是習以為常了,因為那一定不是自己的錢。」

「我敢保證這人是出國去考察的!!!」

「這可能就是曾被法國人揶揄諷刺的中國暴發戶。」

「該遊客的行為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為甚麼去法國消費啊,回國消費拉動內需啊。」

「已經有網友人肉搜索出來了,這個所謂的『中國富翁』現在是貴州德江縣城管局副局長。」

「聽說是貴州德江縣城管局副局長叫甚麼名字,這隻『黔之叫驢』不知貪了多少百姓的錢。現了多少中國人的臉。得好好調查他了!」

● 四川貪官 地震救濟金入袋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國家審計署的一份最新報告說,中國四川5.12大地震救災資金出現濫用問題。香港媒體報導說,貪官濫用救災資金、謊報災情、擅改救災資金用途和中飽私囊。有中國學者認為,中共的地方貪官連5.12地震救命款都敢貪,說明中共從體制上缺乏民眾和媒體的監督,光靠自上而下的懲處無法完全根除腐敗問題。

譚作人(音)剛剛從四川地震災區訪問了十天後歸來,他是作為一個非政府環保組織「綠色河流」的代表在震區調查有關情況的。《南華早報》引述他的所見所聞說,當地災民對中共地方官員分配救災資金和物資不公平的憎恨是廣泛存在的。

2008年一些民眾通過互聯網將中共地方官員的腐敗行為曝光,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沒有透明的體制和新聞自由,中共地方官員的嗜貪是無法制約和根除的。

● 安徽阜陽毒奶下台官員獲新職

過去開除公職就得回老家當農民,落入社會最底層,而現在開除公職後還可以經商辦企業,或謀個其他差事。

安徽省阜陽市一批官員因2004年劣質毒奶粉事件被問責下台,但現在這些被問責的官員大多紛紛重新獲得要職。

《齊魯晚報》以〈阜陽奶粉下崗官員復出令人憂〉為題的文章說,當食品安全監管失職的傷口尚未癒合之時,「我們反而看到失職、瀆職的官員竟體面的重拾被問責風暴掀落的烏紗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香港《太陽報》質問:「為甚麼在劣質奶粉事件中死去的嬰兒,他們的生命只有一次,而這些害人於無形的官員,他們的政治生命卻可以重生。」這篇標題為〈中國的問責制如休假制〉文章說,如果這些官員真的像當局所稱的那樣「人才難得」,要給他們一次機會,「那誰又能給那些死去的嬰兒重新活一次的機會呢」?

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的郝勁松律師說,中共官場腐敗、賣官現象氾濫,確實衍生出一批不怕民眾投訴、不怕暫時丟烏紗的官員,之所以能夠復出再受重用,說到底是他們頭上的烏紗帽不是老百姓授權給予的。他說:「中國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就是因為官員不是民眾選舉產生的,他們是不對民眾負責的。『民不選舉,官不為民』。如果老百姓能用手中的選票選出這些官員,那麼下一次,我就可以把你選下來。」

● 軍隊裡都這樣

網路作家華夏匹夫寫道:「一位初中時期的同學告訴我,他的小兒子靠了『關係很鐵』的一位縣委常委幫忙,已在這次徵兵中順利過關,並落實到了待遇很不錯的特區部隊。問他花費了多少,他說花得『很少』,總共也就萬元左右。那位常委曾經告訴他:要進這樣的部隊,別的人少了5萬元的花銷,是不會有人幫忙的;如果只進普通部隊,其花銷也是少則萬元以上,多則3萬元左右。而如果沒有任何『社會關係』,即使你願意『出血』,也不見得就能『享受』到軍屬的『榮譽』光環的。」

「『軍隊裡都這樣』。一句話道出了中共軍界的腐敗和黑暗透頂。」

中共有個「數字統計學」,凡是它認為的好事,要往上任意添加數字,凡認為對它鞏固政權不利的事,就往下任意減少數字。按照這個原則,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網公布,中共紀律監察機關一年共處分15萬餘黨官,這個數字,如何解讀?「肅貪有力」?因此處分了這些替罪羊!或是「癌細胞惡化」?數字已攀升至不可考。


■ 穿舊鞋,走老路 中國經濟難有出頭天
* 何清漣 2009年1月15日

2008年冬季,中國經濟繁華盡褪。為了保持投資者信心,中國政府信誓旦旦地宣布:宏觀經濟指標看好,2009年中國經濟將保證8%以上的成長。但分析中國經濟現狀與潛力,重點應該要保7,再考證中國政府推出的諸項措施,就可知道這一保證含有多少水分。

●「經濟引擎」遭受重創

近30餘年以來,上海與廣州被目為帶動長江三角洲與珠江三角洲兩大經濟重鎮的「引擎」。目前這兩大城市與地區的經濟欲振乏力。

自1992年至2007年,上海的GDP已連續16年保持兩位數成長,並高於全國平均2.2個百分點。但2008年上半年上海市GDP資料低於全國GDP成長10.4%這一平均水準。11月,上海市工業增加值增速為負0.7%,工業投資整體下滑。其中,占比重較高的精品鋼材製造和電子資訊產品製造業投資分別下降21.7%和16.4%。面對這種頹勢,上海決策部門只能重拾舊招,稱今後將從三方面保持經濟成長,即穩定房地產業、加大公共建設投資、啟動世博經濟,一句話,城市基礎設施投入成為「主要動力」,而2010年召開的上海世博會更是被賦予無窮的財富想像,認為遊客數量和時間跨度都將超過奧運會。

上海作為中國的經濟之都,改革以前,輕重工業布局合理。這些年經過產業空心化之後,想成為遠東地區金融中心之夢卻已幻滅。過去十餘年依靠城市建設拉動經濟,已經使自身陷入困境,今後繼續走這條老路,前景實在堪虞。

廣東省的經濟衰退亦成定勢。中國廣東省社科院發布《廣東區域綜合競爭力評估分析報告》,解決廣東發展後勁的主要途徑是刺激內需及增加內源型經濟投資。不過,這兩條途徑其實難成坦途。從刺激內需來看,自2000年以來,廣東的消費比重逐年下降,特別是居民消費成長速度低於經濟成長。目前處在經濟蕭條時期,能夠用於分配的財富更少,老百姓的錢袋可能會捂得更緊。而增加投資尤其困難:首先,全球經濟蕭條會導致廣東大量加工貿易企業訂單顯著減少。其次,廣東最近出現的企業倒閉並非都是訂單減少所致,更多是金融危機帶來的重要戰略資源,如石油、礦產、有色金屬價格跳水導致的企業投資失誤所致。

上海、廣東兩大經濟引擎都處於如此慘澹經營狀態,其他地區可想而知。

● 原有「財富尋寶圖」尋寶難

再看過去十幾年以來的中國式國民財富「尋寶圖」。這張圖上赫然並列「四大金剛」:地產、金融、股市、礦產資源,只是這「四大金剛」如今已雄風不再。

♥ 中國房地產:面臨全行業虧損,早就出現收不抵支的情況。2007年,中國房地產行業銷售收入是2.9萬億人民幣,可房地產開發商購買土地的錢就花了3萬億,整個行業淨利潤為負。由於開發商現金流不足,為了籌集現金,萬科、恒大等中國主要房地產開發商都在競相降價銷售,珠三角城市的房價早已進入下降通道,其中深圳、廣州與惠州3個城市同比下降較多。根據政府機構對全國70個城市房價的追蹤統計,從2008年8月開始房價指數大幅下滑,中國各地房價下跌現象日趨普遍,房地產投資正進一步萎縮。

♥ 中國股市:2008年全年股價大跌65.5%,創下股市創設18年以來年度最深跌幅,逾九成股民虧損,在股市中虧損幅度超過70%的,比重多達60%,因此被目為全球表現最差股市之一。中共政府已宣布連串救市措施,包括降低交易稅及增加在三大銀行的持股投資,但看來效果不佳。

♥ 礦產資源:山西省長期依賴以煤礦、焦炭和鐵礦構成的「黑三角」經濟,但由於中國鋼廠1/3被關閉停產,剩下的2/3也都開工不足,焦炭需求直線下降,導致山西省焦炭企業大面積虧損,財政收入驟減。去年,山西省以負24.5%的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位列降幅最大的省份之首。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屬生產和消費國,有色金屬價格的暴跌,不僅對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的生產經營造成重要影響,也將影響到相關產業,進而對整個國民經濟運行產生影響。目前,中國鋁、鋅產業處於全行業虧損狀態,陷入困境。

中國經濟發展戰略是根據資源狀態定位,死守舊的「財富尋寶圖」已找不到寶,另繪新圖亦絕非易事。

● 財政與銀行兩隻「錢袋」再度打通

再來看最後一條尋寶管道金融。

中國政府放言拿出4萬億救中國經濟,這錢如何籌集卻語焉不詳。筆者日前曾預測無非是發債券與增稅兩條途徑,這點已為事實證實。

中國政府已經為地方政府融資大開綠燈。2008年12月13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當前金融促進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簡稱「國辦三十條」),其中第十三條為:「擴大債券發行規模,積極發展企業債、公司債、短期融資券和中期票據等債務融資工具」。北京、上海、廣東三地政府得了這把「尚方寶劍」後,正在謀劃「配套4萬億,籌建大融資平台」的把戲。其主要方法是借助銀行間債券市場,擴大債務融資工具的發行規模,其中發行期限8至10年的中期票據成為主打產品。籌來的資金一是用作專案資本金,二是用來解決目前國有大型企業的困境。

誰來買這些以「中期票據」為名發行的債券?據查,目前中期票據的最大買家仍是銀行,例如有政府背景的上海城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發行的中期票據主要買家大部分都是銀行,少部分是券商。

這種方式其實就是回歸政府操縱金融的老路,用現代金融工具為形式,打通銀行和財政之間的通道,拿民眾的銀行存款來代替財政投資。正好銀行也走投無路,在經濟危機下,滿眼看去,就沒有幾個可以放心的企業能投放貸款。還是「穿舊鞋走老路」省心,讓銀行充當財政的錢袋,政府讓往哪裡投就往哪裡投,有了風險還是政府兜著。如此一來,中國銀行將會回歸以前那種爛帳如山的舊境,屆時中國股民是否還有錢入市供其圈錢卻難以預測。

中國經濟過去按照上述方式一路走來,形成的問題堆積如山。如今穿舊鞋走老路,自然無法走出活路。只是那中期票據長達8至10年,如今的在任領導不是退休就是升遷,問責無從問起。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