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3 22:18:51 | 人氣(96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九萬兆執政》財經施政 應與市場適度分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吳惠林 2008/12/22

● 馬政府應體悟「政府的正確角色」

大致上,自今年五二○馬政府上台迄今半年多以來,據各項通用的經濟數據皆顯示,台灣的整體經濟情勢,呈現下落之局。不僅「馬上好」成為空響,連「馬上漸漸好」都成為笑談。除了國際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影響外,馬政府推出的一系列財經施政措施,是否出了問題?如何評斷馬政府上任半年多來的財經施政?

雖然「打分數」最直接,但我不想用分數來表達,因為個人覺得政府在財經層面的角色扮演才是根本課題。由此準則立論,就個人來看,可說全球政府都「沒做對的事」,也就是說「該做的沒做,不該做的卻做一堆」,馬政府也不例外。說的清楚些,政府該扮演「裁判」角色,明確產權,保護產權,並維繫一個「公平公正安全自由」的生活環境,不宜進場干預市場,而應儘可能掃除妨礙市場運作的障礙,也不應對產業作不公平的對待,甚至於不應干預任何產業的發展,充其量只能妥善管控貨幣數量,求取財政平衡,雖然也可從事公共建設,但不宜與民爭利和造成排擠效果干擾經濟運作,成為亂源。那麼,以此角度來評斷,包括馬政府在內的各國政府之財經施政可說都是不及格的。

既然馬政府施政沒能把握大原則,半年多來所實施的有關政策也都有商榷餘地,茲舉犖犖大者如下:

其一、馬政府上台時,曾信誓旦旦尊重「市場機能」,但在油價調整方面,卻不只全權干預,還有充當經濟警察查察囤積的事例,而對油電市場的開放更毫無作為。在決定調價時更有決策反覆,讓人民恐慌的事例。

其二、擴大內需方面,呈現出急就章「政治綁標」的鑿痕。即便政府可做公共建設亦應審慎規劃,且每年宜以一平穩、固定的比率進行,否則反會對民間產生排擠效果且干擾整體經濟的運行。

其三、以「股市上漲」作為財經施政準則,似將施政成敗繫於股市的上漲,於是祭出各項政策拉拔股市和阻止股市下滑,反讓股市無法正常運作。

其四、財稅政策本應全盤檢討,成立的賦改會其任務也應以建立健全賦稅環境為標的,然而馬政府卻以租稅政策作為調節市場的短期工具。

其五、迷信中國經濟的強大,對台灣經濟沒信心到幾乎將台灣經濟的未來全部寄託或完全依賴中國經濟,殊不知中國經濟早已千瘡百孔,像一個無底黑洞,避之唯恐不及,馬政府官員對中國共產黨的認知過於天真,宜記取歷次國共和談吃大虧的教訓。

其六、有政府是「救世主」的思維,於是「大政府」逐漸形成,舉凡各項基金的運用和擴大,舉債發消費券,欲成立「主權基金」和國發基金的擴大等等都會將民間資源吸入政府口袋專權運用。

往者已矣,來者猶可追,至少還有三年多執政時間,面對愈見錯綜複雜的內外環境之變化,期盼馬政府體悟「政府的正確角色」。馬總統或可效法前美國雷根總統的「治大國如烹小鮮」治國方式,站在最高點,以身作則致力於台灣社會的和諧,誠心誠意融入台灣社會,彌平台灣內部嚴重「對立爭鬥」的現實,對於中共的本質宜深入了解,智慧的襄助「民主中國」的早日出現。

至於財經施政,還是應秉持政府與市場適當分工的最適當原則,早日拋棄凱因斯「創造有效需求」的飲鴆止渴「極短期」政策思維,體認出政府幫助市場的順利運作,提供正確資訊,講真話、認清社會發展真相,創造並維護一個「公平、公正、安全、自由」的生活及投資環境,提振民心、喚回失落的人民信心,讓台灣人民真正的和諧相處,俾人人做好份內工作,認真打拚,不必訂定一些空洞的目標,更不需有任何無益的「口號」。


■ 黑手肆虐 媒體輓歌
* 李雲深 2008/12/30

● 國民黨下重手 中資又進逼

威權復辟的國民黨政權,近幾個月來對媒體的全面掌控,可以說是快馬加鞭、毫無顧忌。不僅國民黨立院大黨鞭林益世提案要求修改公視法,以達成事先審查節目內容的目的,近日三立電視也因為老闆遭到檢調搜索而將大話新聞從一周七天縮減為五天。當此之時,旺旺進駐中國時報之後,準備出新刊報導中國新聞及評論,可謂意料中事。數則媒體即景,令人看了悲嘆不已。

● 三立被盯上 大話也縮水

全台灣最火紅的三立電視談話性節目「大話新聞」,從二周前開始只播五天,周六、日改由另一位主持人呂惠敏接棒,節目名稱也改為「新台灣加油」。表面說法是可以節省高昂的主持費,據透露,實際原因卻是,三立老闆林崑海的住所不久前遭到調查局搜索。為了和國民黨妥協,才做出上述的決定。

林崑海是何原因遭到調查局搜索,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三立高層為此召開會議,認為國民黨以司法為武器,只好先避風頭,而大話新聞的縮減天數,就是一種妥協下的做法。三立提出的理由是,鄭弘儀一集主持費高達十萬元,還要加上委製費,如果一周少兩天,每個月就可以省掉兩百多萬元的支出。但實際上,由於大話新聞的高收視率,廣告常滿檔,而且帶動前後節目的收視率,三立因大話賺的錢遠比花出去的多,因此這種節省開支的說法,被認為只是一種說辭罷了。

不只三立出現問題,據指出,台中某電台因為邀請前總統陳水扁上節目,結果之後一個月的廣告被大量抽撤,同時也遭到國稅局查稅,問題還沒解決。

● 政治力介入 公視怎自主

至於國民黨立委林益世用黨團名義提案要修改公視法,並提出主決議,要求公視未來每個節目預算細目都要經過主管機關新聞局的事先審查,這種形同對新聞及節目內容進行事先審查的作法,更激起公民團體的群情憤慨。不僅舉辦公聽會,還準備在元月一日上街遊行,以示抗議。

聲援公共電視的八十多個公民團體在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到立法院抗議,並以陳情方式拜會林益世,希望他能夠撤案,並同意解凍公視被凍結一半的預算。林益世雖然展現善意和公民團體晤談了一個多小時,但是會談過程中,卻不斷顯現多數暴力和政治干預的傲慢心態。

例如,他說只要立法院通過提案,就是合法,這才是民主素養。他也揚言不怕選民用選票制裁,他既然敢做,就敢承擔責任,甚至說,:「我的民意基礎比你們〈公民團體〉還多。」公民團體說要去找馬英九,他回說,馬英九已經問過他了,他跟馬英九表示絕對不撤案,除非把他調離位子。其斬釘截鐵的態度,絲毫沒有讓步的迴旋空間。

談到審查公視預算,公民團體認為立委不具相關專業,林益世說,這一切都可以攤開來看,公視應該接受監督。他又說,例如立法院認為國家地理雜誌和DISCOVERY兩個節目都很好,要求公視都播,但公視卻只想播其中一個,這就不對。公民團體認為這是干預節目製播,他說這只是語病罷了。

不僅於此,他更赤裸裸的說,就是因為新聞局管不好公視,所以只好拜託他來管,透過預算監督公視的作為。被質疑這豈非成了「立法院新聞局」?他也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雖然有一位在媒體工作的妻子〈中視記者彭愛佳〉,林益世似乎完全不了解或者說是不在乎公共媒體公共價值和獨立精神的重要。事實上,坊間已經傳聞,以往對於媒體不大感興趣的林益世,這次所以撩下來蹚混水,正是因為受到彭愛佳的影響。甚至傳出安插人事的說法,連彭愛佳的母親、國民黨的中央委員都牽扯進來。

林益世目前是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等於是國民黨在立法院的大黨鞭,他的妻子彭愛佳也是主跑立法院新聞,照理說,已經有利益衝突的嫌疑,中視應該予以調線才對,但是國民黨一黨獨大,中視和林益世作關係都來不及,豈會動到他妻子頭上?而彭愛佳藉著林益世的權威,拉攏媒體同業,幫林益世做媒體關係,可說是魚幫水、水幫魚,媒體與政治界線完全混淆的怪誕現象。

以一位視新聞專業如無物的立委,竟然以公視不被監督為由,橫加干預公視的獨立自主精神,已經是滑天下之大稽,不僅不受媒體監督,反過來要監督媒體,簡直是讓馬英九政府的人權指標再度重挫。

兩家電視台,一公一民,國民黨下手愈來愈重,速度也愈來愈快。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刻,政府資源反而成了影響媒體的最大利器。行政院長劉兆玄接受四大報紙的專訪,就是置入性行銷的典範跟極致。

● 中時向中靠 關係更緊密

中國時報自從成為旺旺公司的一員之後,對於辦報方針,高層已經下達兩點指令,一是不可唱衰馬政府,一是反台獨。儼然是中國政府的護馬軍,讓曾經以自由派自居的中國時報,淪落為中國的反獨急先鋒,也讓許多資深中時記者感到不勝唏噓。

此外,在媒體不景氣的時刻,中時逆向操作,決定出版兩岸報,專門摘錄、報導中國新聞及評論文章,一方面讓中國的思惟進軍台灣,一方面最關心的,當然就是將來馬政府可能開放中國在台灣的廣告大餅。這份由中時副社長黃清龍所提出的企劃案,預定將以捷運報的開數大小印刷在三月上市,由於兩岸直航啟動,日前國共論壇宣布中共將提供一千三百億人民幣救援台商,打鐵趁熱,報導台商在中國的新聞及相關的社會及法律問題,會有一定的市場。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時集團的人事也面臨大變動,中國時報社長王健壯和中天副總經理陳浩均遭到資遣。這已經造成人心惶惶,預料未來會有更多高階主管求去。旗下的時報周刊兩周前決定裁撤政治組,併入大社會組。在和中國發展「更緊密關係」之後,這種捨棄政治新聞的作法,難免不讓人想像到一個媒體自我去勢的開始。中資影響台灣媒體的未來雛型,已經可以略窺一二。

紅肥綠瘦,幾乎可以說就是台灣媒體的現況。真正以台灣為主的媒體沒幾家,即使連公共電視這樣獨立運作不受政治干擾的媒體,也面臨大軍壓境的威脅,台灣一片中國熱的始作俑者馬政府,將會更加快馬輕蹄的讓台灣的言論空間更為緊縮,最終台灣人將成為一個失聲的民族。

台長: 台北光點

財富自由
沒辦法,台灣很多人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喜歡被虐待

被綠色的虐待玩 在被藍色的虐待

然後再說好舒服
2009-01-11 14:24:5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