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0 00:49:13 | 人氣(56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非常勤力 劉德華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查小欣

有人形容劉德華是一隻牛,不僅因他生肖屬牛,更因他有牛一般的勤奮和固執。

有云:性格影響命運。勤奮和固執令劉德華克服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剛出道時雖露鋒芒,卻因不肯與電視台續約而遭冷凍,他便趁機去學唱歌、跳舞、騎馬、英文等。他是首位由影壇跨入歌壇的藝人,當時歌藝舞技受到狠批;創辦電影公司亦慘遭滑鐵盧,債務高達港幣(下同)四千萬,但他都一肩承担。後來,他轉往好萊塢發展,成績未盡理想;返港後事業反如日中天,卻又曾因被合夥人申請禁制令封殺,令事業出現危機。最後終於風平浪靜了,竟無端遇上歌迷自殺事件的打擊……

劉德華憑着高EQ(情緒商數),對人、對己都抱持信念,積極面對,並積極解決困難,沒給重重波折絆倒。他抱著不斷創新、追求完美、永不自滿的態度,令事業屢攀高峰。在歌壇,他地位崇高;在影壇,他以一百零八部電影累積十七億三千萬元票房,成為「一九八五至二○○五年全港最高票房」男明星。名利雙收之際,他不忘回饋社會,成立「劉德華慈善基金」。他事親至孝,因而有藝人典範之譽,代表著香港精神。

《讀者文摘》:你努力不懈的原動力從何而來?

劉德華:掌聲。我愛掌聲,愛站在台上。做,就要做到最好。

《讀》:除了掌聲,也有批評的聲浪,例如你穿長衫,有人批評說是老套。你怎樣肯定自己是對的,堅持下去?

劉:長衫跟牛仔褲都是一種服飾。在適當的場合,例如有外國人在場,或是春節表演,我會穿長衫,代表我是中國人,我不是胡亂穿的。中國服飾有悠久的歷史,身為中國人應引以為榮。有些事情我會隨着社會去改變,但理想不必改變。在我能力範圍,只要知道那件事是對的,我就堅持。我不會強迫別人去認同;當然以不影響他人為原則。

《讀》:是什麼激勵你不斷做新嘗試,像學拉丁舞、變臉、變魔術等?

劉:有時是即興,好像那次在上海工作完畢,他們帶我去看變臉秀,表演很精彩,我坐第一排,跟表演的彭登懷老師距離不到三公尺,這麼接近,卻怎麼也看不出破綻,覺得很厲害,於是就想向老師求教。他是個很特別的藝術家,任你是誰,要有恆心才教。那次我在他房間門外,足足等了四十五分鐘。

《讀》:他刻意要你等?

劉:他後來告訴我是刻意的,以為我會走,但我沒走。突然間,他從房間出來,我們便成了朋友。幾次以後,他說可以教我。後來我循正式手續,申請入讀變臉研究院,還專程搭飛機去上課,寫論文。

《讀》:你好勝,所以事事追求完美,什麼都做到最好?

劉:好勝是向前衝的其中一種動力。我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如果你給我四天時間,我便要求做到四天內的最好;但我會明白四天的時間,怎麼樣也不可能像別人花上十天的時間那般好。

《讀》:你如何做到平衡?

劉:我覺得這是天生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就像我明白自己的身高如此,站到梁詠琪身旁就是這個模樣。這是事實,不能強求,否則會很自卑。在我能力範圍內做到最好,便無人可以質疑我的表現。當然,也要懂得在適當時候放手。

《讀》:你會發脾氣嗎?

劉:會。任何一個跟我合作過的導演,都曾經看見我發脾氣。但我當然有底線,例如我覺得不曉得要怎麼演好一個角色,我會發脾氣,要求導演做一次給我看。另外,要是朋友和我打保齡球不認真,我也會發脾氣。做人要認真,笑也要笑得認真;輸不要緊,但不應亂來。如果球技不好又不肯學,是不能接受的,這是我的性格。不認真,便享受不到那份樂趣。我打保齡球不是為消磨時間。

《讀》:你喜歡打保齡球,有特別的理由嗎?過程中有何領悟?

劉:保齡球跟高爾夫球一樣,是跟自己鬥。自己最棒當然開心,但過去一些曾經輸給我的朋友,成績已突飛猛進,我甚至再也沒法贏他們;當然我仍能保持水準。我不是特別享受贏別人;要是自己表現不夠好,贏了也不開心。而每次犯錯,我總是馬上想辦法彌補,即使能瞄準目標,力度不對也不成。待人接物也一樣,要懂得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何時該堅持,何時該妥協。

《讀》:我們知道你有閱讀的習慣,像海綿不斷吸收,是自我增值的方法嗎?

劉:那些暢銷榜十大書,無論是從商心得,或孫子兵法,什麼類型我都看。有空我也看電視、看影碟。我什麼都想知道,不停吸收,邊看邊代入角色,我會想:換了我要怎樣演繹。

《讀》:你對電影有使命感?仍喜歡拿獎?

劉:我喜歡的電影,不一定要賺錢,香港一年有一部我自己創作的好電影,我便很滿足。我只喜歡憑自己實力拿獎,如果要我拿一個會被大家質疑的獎,我一輩子都不開心。演藝學院頒的榮譽院士是一個模範,我覺得我是一個有責任感的藝人,能成為院士,我不會臉紅。

《讀》:是不是只做有把握的事?

劉:君子不立危牆下。如果是我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可能會出現難以收拾的問題,我一定格外小心。

《讀》:每個藝人都想進軍國際,你曾去好萊塢發展,中途卻回港,是否覺得可惜?

劉:我一九九一年去好萊塢,是經紀人公司ICM第一代藝人,做了三年,一九九三年返港發展。其間並非不喜歡或不適應,只是不想浪費時間;要投入同等的時間,我寧願投在香港。一九九三年是我歌唱事業最高峰的年代,要我放棄香港市場待在那裏等拍電影,我認為並不值得。我不如在自己的地方做到最好,到時自然會有人來找我,所以我回來。

《讀》:你是大紅人,可曾被人拒絕?

劉:有。多的是。譬如《臥虎藏龍》第一個投資者找過我演李慕白,也就是周潤發的角色。我拿了劇本後,轉了第二位投資者,由李安執導。那位製片正是我拍第一部電影的製片。我坦白告訴她我很想拍,但結果遭到拒絕。我對自己說︰等下一次吧,終有一日,你需要我時,自會來找我。

《讀》:失望嗎?

劉:沒事,覺得他們用了一個比我好的人。我自我催眠說:下次你一定會用我,未來的日子我一定會比他做得好。不只這次,我碰過很多釘子,所以很懂得自我平衡。

《讀》:在娛樂圈多年,常受到挫折,你用什麼態度去面對?

劉:每個人都會遇到挫折,但做好準備工夫才遇到挫折,是不會輕易就給打倒的。

《讀》:你對朋友很好,例如梅艷芳病重時,你常跟她通電話,有時候更在半夜三更去醫院探望她。

劉:我覺得已經太遲了,最可惜的是我之前不知道她患病,因為忙於工作衝刺,旁邊很多人和事都照顧不到。我知道,就算我跟張國榮成了好朋友,結果可能都一樣;問題是,我沒去交這個朋友。九○年代,我很喜歡打保齡球,幾乎天天在「南華會」碰到他,他打羽毛球,見面永遠只說聲「你好」。如果我停下來跟他交個朋友,不知道是否可以多給他點支持?

雖然他是前輩,但我可以告訴他,我也面對過。我是「四大天王」,也有過那種燦爛後趨於平淡的經歷。我做過資料搜集,知道憂鬱不光是心理問題,也是生理上的問題;定期吃藥,別胡思亂想,是可以醫治的。就像我有遺傳性膽固醇偏高,同樣要吃藥。

《讀》:去年母親節,你親手縫製了造型像牛的布公仔Andox,牠常在你的部落格(網誌)裏和演唱會上出現,有特別的意義嗎?

劉:我視牠如子。我面對困擾時,牠代替我的靈魂,我會跟牠談,從中想到解決的方法。

《讀》:你信佛,宗教對你有幫助嗎?

劉:宗教是心理上很不錯的依賴,遇上問題,靜心想一次,或者稟神,求祂幫幫我,然後就像充滿信心;但我的信心不是完全來自宗教。其實宗教的意念就是給人信心。

《讀》:朋友也可以?

劉:是。但宗教不用預約。哈哈哈。

後記:劉德華身為二○○八年奧運「中國殘奧會愛心大使」,親自為Everyone Is No.1填詞,給參與二○○八年奧運會的中國和香港運動員打氣,背後的另一層意義,是希望透過歌聲喚起全世界對身障運動員的關注。

劉德華充分利用本身的名氣和影響力,讓世界更見完美。

【讀者文摘 2008年1月號】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56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看笑話 長智慧 |
此分類下一篇:我們支持馬英九的理由!
此分類上一篇:身分解謎…蒙娜麗莎 佛羅倫斯商人之妻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