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8 22:30:38 | 人氣(75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阮銘:台灣各政黨 老調子已唱完 2007年國會選舉是轉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阮銘評論:台灣民主化寧靜革命的第一代,包括晚年蔣經國、李登輝、黃信介等,他們有領袖氣質,有明確的前進目標和價值觀,有歷史的使命感和不屈不撓的意志力,所以能夠在國際孤立的艱困之中成就台灣的自由民主大業
* 阮銘(就台灣當前政局答《爭鳴》記者)

■ 政治效應與司法效應

《爭鳴》記者:台灣倒扁風暴,自夏迄冬,已達半載。最近陳瑞仁檢察官提出起訴書,但陳水扁似無引退之意。你看台灣政局發展的前景如何?

答:我一開始就講,這齣倒扁vs.挺扁的連續劇,會一幕幕演下去。這一幕是「紅潮滾滾」落潮,悲劇英雄施明德退場,司法英雄陳瑞仁亮相。再插進馬英九特支費假發票案,雙方打得如火如荼。

問:陳瑞仁起訴第一夫人吳淑珍,陳水扁總統列為共犯,總統涉案部份,在職時依憲法規定不起訴,卸職後追訴。這樣的起訴書,能否標誌司法獨立,樹立了台灣民主憲政的典範?

答:相對於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這當然是台灣民主憲政的一次突破。在中國,像李鵬家族的貪腐,國人共知,不但總理任內不准碰,卸任這麼多年也碰不了,而台灣在職總統都可以碰。但對台灣本身的民主進程來說,陳瑞仁起訴書的政治效應遠遠超過司法效應。

問:這怎麼講?

答:你一看起訴書就知道。檢察官陳瑞仁將吳淑珍等人以貪污罪起訴,把總統列為「共同正犯」,本身就有違憲之嫌。因為根據憲法,總統除犯內亂外患罪之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而罷免總統,應由立法院按憲政程序進行。我們看到連續劇的前兩幕,立法院「一罷」與「二罷」均未通過。施明德的群眾運動「紅潮滾滾」也已退潮。於是接下來讓陳瑞仁出場演這一幕,目的有二:一是逼陳水扁自動請辭總統職務;或告假由呂秀蓮代理,如李遠哲、陳師孟等建議。二是迫使民進黨內部分裂,增加「三罷」在立法院通過的可能性。

現在看來,這兩個目的都難達到。一是陳水扁仍堅持自己清白,不願辭職或告假;二是民進黨內雖有個別人(如立法委員林濁水、李文忠)表示決裂,辭去民進黨立委,但「三罷」仍難在立法院通過。再加上輿論焦點分散到馬英九的特支費案,倒扁的壓力反而比前一幕減弱。這是馬英九始料不及的。

■ 陳馬自蹈制度陷阱

問:你怎麼看馬英九的特支費案?

答:假如以同一標準衡量,馬英九的特支費案與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確有相似之處,兩人都是自蹈制度陷阱。這兩種費,制度上是供首長自行支配,但原則上必須用之於公,半數以發票報銷,半數不需發票,首長開個條子,說明用途就可以。實際上有人條子也不用開,像馬英九,就把一半的特別費直接匯入自己的銀行賬戶,作為個人所得,還申報為個人財產,交了所得稅。據馬英九解釋,他以個人所得捐贈公益事業的花費,還多過匯入賬戶的特支費。日前他又宣佈要把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匯入賬戶的特支費共一千五百萬元全數捐助公益事業。

問:馬英九此舉能否幫他脫困呢?

答:我看不能。同陳水扁一樣,馬英九無論做什麼,挺他的永遠挺他,反他的永遠反他。現在就看檢察官起訴不起訴。那一半假發票的部份,已由馬市長的下屬承擔責任。剩下一半馬英九自己匯入個人賬戶的部份,法律上應已構成侵佔。所以施明德說,馬英九現在拿出一千五百萬,就像中世紀向教會購買贖罪券。

但即使檢察官起訴馬英九,也同檢察官起訴陳水扁一樣,挺馬的永遠挺下去,反馬的也永遠反下去。反過來不起訴呢,也一樣。台灣現在沒有是非真偽,只有兩極對立。這是台灣民主的悲哀。

■ 民主不是惡性廝殺

問:台灣怎麼會導致今天的兩極對立?難道這是台灣民主發展不可逃避的命運嗎?

答:當然不是。民主政治是公平競爭,不是這種不分是非真偽,「不是你下就是我倒」的惡性廝殺。

台灣的民主,從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蔣經國解除黨禁、報禁,解除戒嚴到現在,不過二十年的歷史。其中李登輝當總統的那十二年,發展比較順利。一個重要歷史經驗是體制內外互動配合。民進黨的黃信介時代做得最好。沒有民進黨,沒有社會運動、學生運動的互動配合,李登輝很難克服國民黨內反民主勢力的阻撓,實現台灣民主化的制度轉型。一九九六年是台灣民主進程的高峰,那年總統大選,中國以飛彈演習進行威脅,台灣人民以選票作出響亮回答。中國反對的兩組候選人,李登輝得票百分之五十四,彭明敏百分之二十一,共百分之七十五;中國支持的兩組候選人相加才百分之二十五。就在那一年,紐約「自由之家」評定台灣為全球自由國家之一。那時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對認同自由民主價值的觀念是一致的。

二○○○年政黨輪替之後,在台灣內部產生了極端主義思潮,背棄自由民主價值。譬如連戰出任國民黨主席後,宣稱「過去十幾年歷史是一場噩夢,要一刀兩斷」!還要「臥薪嚐膽,拿回政權,再造黨國!」民進黨也學樣,一筆勾消前人對台灣民主化的歷史貢獻,把所謂「建立台灣第一個本土政權」,歸功於一個黨、一個人;挺一個人就是挺「本土政權」!這同黨國時代的「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主義」有什麼兩樣?

■ 對自由民主價值的背叛

問:你是說,造成台灣社會的兩極對立,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有責任?

答:是。他們是兩種極端主義,兩種對自由民主價值的背叛。一種以中華民族主義背叛自由民主價值,一種以台灣民族主義背叛自由民主價值。他們製造「中華民族主義」同「台灣民族主義」的對立,撕裂生活在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人。他們把台灣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中各種現象,簡單歸結為藍、綠,統、獨,親中、反中,愛台、反台的兩極對立,抹煞了一切是、非,真、偽。他們之所以需要製造兩極對立,目的全在欺騙民眾,掩蓋其貪欲與權勢欲推動的權力爭奪。這是台灣民主化進程中的反民主逆流,政黨、政府、國會,還有媒體、名嘴、學者,都有份。

問:你認為怎樣才能克服兩極對立的反民主逆流,讓民主在台灣繼續前進?

答:台灣該有新的力量,新的聲音出現。現在台灣的政壇、媒體、學界,唱的都是極端主義、民族主義的老調子,爭的都是「無事生非」的假命題。比如一方唱「反對台獨」,另一方唱「走向台獨」,這還是蔣介石「反攻大陸,滅共統一」時代的老調子。因為蔣介石要「滅共統一」(真假暫且不論),所以「通匪」和「台獨」,都是殺頭之罪。那時的改革者為擺脫黨國恐怖統治,選擇走向自由、民主、獨立之路。今天台灣已從黨國專制時代跨進自由民主時代。世界上獨立國家未必是自由的,自由國家必定是獨立的,這是天經地義。你還要「走向」,豈非倒撥時鐘?台灣也早已放棄「反攻大陸,滅共統一」,你還在唱幾十年前的老調子,豈不「無事生非」的假命題?這樣的老調子繼續不停地唱下去,是要把台灣唱完的。

新的聲音在哪裡?想從舊政客、舊政黨中去找,是找不到的,他們唱慣了老調子,唱不出新曲。別看民進黨只有二十歲,也已未老先衰,跟著龍鍾的國民黨亦步亦趨。台灣要讓今天尚未在舞台上出現的新的人物,發出新的聲音,開創台灣歷史的新時代。

■ 民進黨、國民黨唱的是老調子

問:你說的新的力量,新的人物,新的聲音,什麼時候才能出現?

答:就是現在。你看台灣這些日子,老調子還唱得下去嗎?老調子已經唱完。民進黨、國民黨,唱來唱去一個樣。民進黨是「四大天王」唱,國民黨原來是馬英九獨唱。特支費、假發票一出來,連戰、王金平、宋楚瑜三重唱又登台了,唱的是「連、王配加宋楚瑜行政院長二○○八夢幻曲」,還是從二○○○年唱到今天的老調子。

台灣民主化寧靜革命的第一代,包括蔣經國晚年,李登輝、黃信介那一代人,他們有領袖氣質,有明確的前進目標和價值觀,有歷史的使命感和不屈不撓的意志力,所以能夠在國際孤立的艱困之中成就台灣的自由民主大業。他們的失誤,在沒有培育出第二代新的領袖。新的力量,新的人物,新的聲音,應在第三代中出現,時機就在明年,二○○七。

■ 二○○七年國會選舉是轉機

問:現在大家都關注今年的北、高兩市選舉和二○○八年的總統大選。你為什麼說時機在二○○七?

答:今年北、高兩市選舉,誰贏誰輸都差不多,無關大局。台灣要有真正轉變,只能是二○○七年國會選舉。

第一,現在的國會,是公認的台灣三大亂源之一。其他兩大亂源是政黨和媒體。你打開電視看看台灣國會像什麼樣子?一個叫黃昭順的女議員,在公眾場合跑去同行政院長握手,然後拿著照片大鬧國會殿堂,說行政院長握住她的手太久就是「性騷擾」,看得叫人作嘔。重要的民生法案,連議程都排不上。所以改造國會,是改造政黨、改造媒體的第一步,也是關鍵的一步。

第二,明年國會選舉,與以往不同,從大選區改為小選區兩票制,國會議員減半。按這個新制度,全國劃為七十七個小選區,每區選出一人,共七十七名區域議員。另一票選政黨,選出三十六名代表各政黨的全國不分區國會議員,總共一百一十三名,是現在二百二十五名的一半。原來國民黨和民進黨通過這個方案,是要排擠小黨,但結果可能作法自斃。

問:據國民黨方面評估,可以穩拿半數以上議席,怎麼會作法自斃?

答:過去那種大選區單票制,最容易選出極端主義政客,因為極端主義的支持者,人數雖少,凝聚力強,只要百分之五的票集中在一個極端主義政客身上,此人就能當選。明年的新選制,為新舊、大小政黨創造了平等競爭、選優汰劣、推陳出新的歷史機會。只要有新思維的新政黨出來,推出各專業領域年輕優秀、形象好、能代表選民意志的新人物,完全可能擊敗形象醜陋、言語囂張、行為怪戾,在舊選舉制度下被少數極端主義狂熱分子擁戴出來的老舊政客。這裡必須重視的一個因素是年輕選民與女性選民。一般年輕選民和女性選民,對極端主義的政治對抗和權力爭奪十分厭倦、反感,期待關注社會公平正義,能夠提供個人發展自由開放空間的新政治環境出現。這就需要產生新的現代民主政黨,以民主政黨的良性競爭取代舊式獨裁政黨主導的惡性議會鬥爭。這種黨國時代列寧式獨裁政黨遺毒,應當藉二○○七新國會選舉予以掃除。

■ 台灣的希望在新一代政治力量

問:目前台灣政壇流傳的「第三勢力」,或已經出現的「世代論壇」等等,同你說的新政治、新政黨有無相合之處?

答:不,絕對不相合。在舊勢力的夾縫中間,「第三勢力」絕無獨立生存的餘地。上世紀四十年代中國大陸國共鬥爭時期,美國就期待「第三勢力」出現。結果所謂「第三勢力」,不是倒向國民黨,就是倒向共產黨。所謂「第三勢力」的政治性格,就是隨風倒,沒有自由思想,沒有獨立精神;最後不是倒向這種舊勢力,就是倒向那種舊勢力。今天台灣標榜「第三勢力」、「中間路線」、「世代論壇」等政治勢力也一樣,他們不過是舊勢力遇到危機時分化出來的小派系而已。

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希望,是在完全超越舊勢力的一代新人。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台北紅樹林)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75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專家八寶粥 |
此分類下一篇:讀者文摘》如何培育出高材生?
此分類上一篇:2007年全球經濟展望(二)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