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04 17:08:37 | 人氣(9,17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凡賽斯 專家經營 家族色彩淡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陳家齊(取材自倫敦金融時報)


流行設計師曾是漫步大地的國王,至少過著帝王般的生活。這些天之驕子曾在1970年代叱吒風雲,賺的錢可以統統投入豪宅、遊艇與藝術不必向任何股東報告。

然而神話總要走入歷史。流行產業的高毛利吸引投資公司大舉投入,時尚顯貴們面臨兩種抉擇:學會管理財務報表,或把公司賣給有能力管理的人。

YSL加入Gucci集團後,聖羅蘭宣布退休;卡文克萊(Calvin Klein)把品牌交給Phillips Van Heusen 集團經營;范倫鐵諾(Valentino)把經營重擔交給Marzotto集團,過著半退休的生活。時裝界的後起之秀像是D&G則嚴肅以對,公布財務報表。

在這個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盛行的時代,時尚顯貴實在沒有第三條路。凡賽斯(Versace)這個1980年代奢華與輝煌的象徵,算是向金融世界棄械投降的最後貴族。

■ 家族事業開始走下坡

唐娜泰拉.凡賽斯說:「我知道,我們必須從家族企業轉變成專業經營管理的公司。這是唯一的辦法,但是對義大利公司而言,也特別難以接受。因為在義大利,家族是如此重要。」她是凡賽斯的創意總監,持有20%股權。她的哥哥山托持有30%股份,女兒阿蕾格蘭剛剛年滿18,得以繼承舅舅吉安尼遺留給她的50%股權。

1997年7月,吉安尼.凡賽斯在邁阿密豪宅遭到槍殺,迫使妹妹唐娜泰拉挑起設計總監的大任,並且介入公司經營。山托後來成為公司的執行長,卻因吉安尼之死陷入憂鬱,家族事業開始走下坡。

凡賽斯創立於1978年,1997年正值高峰,年營收高達5.58億美元;到了2004年冬季,凡賽斯家族面臨1.2億英鎊債務,以及層出不窮的家族負面新聞。銷售不斷下滑,新品毀譽參半,值此低潮之際,LVMH集團和Gucci都有意願收購凡賽斯,卻遭唐娜泰拉婉拒。他們找來執掌LVMH旗下Fendi兩年的笛瑞修。

■ 徹底重整 經營透明化

在笛瑞修之前,凡賽斯家族也曾試圖尋求其他專業經理人的協助。吉安尼甫遭槍殺之際,他們找來卡奇亞托利,然後改聘他的副手巴勒史特拉濟。凡賽斯兩次都大張旗鼓,吹噓即將絕地反攻,但都在幾個月之後以不歡而散收場。

也許是阿蕾格蘭的成年,促使她的母親和舅舅開始正視凡賽斯的問題,也可能是債權銀行的壓力使然,凡賽斯這次似乎下定決心要重新開始。迪瑞修說:「公司需要徹底重整,但是手頭的資金不多。」他擺出經理人面對股東的架勢:「今日的每一家公司都必須以公開上市公司的準則來運作,一切都必須透明化。」

迪瑞修的方針直截了當。他認為以蛇髮魔女梅度莎作商標的凡賽斯,應該集中精力在女性服飾這項核心產品。他停掉訂製服產品線(不過高級訂製服以另一個獨立品牌接單),提高配件的銷售比例。凡賽斯目前的配件銷售額占比只有4%,Gucci卻高達70%。迪瑞修認為,應把配件營業額占比提高到30%。凡賽斯已相繼授權手表和香水生產,並出售收藏大量藝術品的吉安尼紐約豪宅。

連凡賽斯的設計走向也大幅調整。唐娜泰拉說:「迪瑞修對我嚴加督促。他告訴我什麼會賣,如果我的設計沒有市場,我就會改變。」

■ 大幅調整設計走向

凡賽斯原來走「優雅的性感」路線,甚至是純性感路線,如今繁複的裝飾風格不再。唐娜泰拉說:「人們在衣服上尋求親切感和簡樸,對生命也是。凡賽斯以往被定義為奢華的晚宴服,我們的確也推出性感的作品,不過我們也生產高質感的喀什米爾毛衣。」

凡賽斯的店面風格也有了重大改變,取下洛可可奢華風格的馬賽克梅杜莎標幟,代之以較低調的黑、白、金圓盤。銷售部門分成零售和批發兩部分,對過去專走精品零售路線的凡賽斯,更是一大創舉。凡賽斯也刪減名人代言宣傳費用。

改變似乎已開始收效。迪瑞修說,凡賽斯今年年底可清償債務。今年第一季零售營業額成長21%,批發營業額上升30%,美國百貨公司開始重新大量進貨,在在顯示凡賽斯很可能在2007年能達到損益兩平。

迪瑞修說:「如果他們想要,公司可以公開上市,不過目前沒有這樣的計畫。」唐娜泰拉的發言則更為大膽:「我的夢想是公開上市,這是我們這種公司目前普遍的作法。我認為應該徹底忘掉家族這個詞,在時裝產業,合夥人是更有用的字眼。」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9,17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財經企管(投資、理財、保險、經濟、企管、人資) | 個人分類: 全球產業展望 |
此分類下一篇:產經動態》台印經貿交流 生技業邁大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