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8-04 14:56:57

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 安那琪 别来无恙 想念只是一种安慰 抚慰失去的阵痛 咂一口蜜汁 回忆只是幻象 永不磨灭的投影 别来无恙 想你也是一厢情愿 沉默是我对你的祝福 情感被时间诅咒 触觉就此麻木 你的背影 我的...

2003-08-04 14:55:02

情歌太多

/安那琪 唱一轮心情浮躁 哼一曲沙声呐喊 窒息在浓情蜜意的地狱 听觉就此沦陷 伪装支配表情 偶像威权殖民在脑袋 不想聆听海啸的真实 只闻听筒中的呻吟 不想仰望阳光的锋芒 只观荧幕上的璀璨 感觉麻痹 旋律...

2003-08-04 14:18:40

遗失

/安那琪 2003年4月30日 踉跄在冷漠街头 唏嘘在无情夜晚 今天思绪空荡荡 吞噬逻辑充饥 你说你什么都不是 我说我什么都没有 梦想丢弃在昔日寝室 理念掏空在无知追逐 信仰不再是仙丹灵药 治愈不了你我的失...

2003-08-04 14:13:06

伪装

/安那琪 2003年6月24日 空洞的修辞 感到纳闷 贫乏的思维 无聊透顶 再也找不回 与你高谈阔论的素材 无法砸破 镀在脑袋表层的金属片 尽管那是终究会腐朽的 喧闹声中 思潮断裂 慨叹独木难撑 开始伪...

2003-08-04 14:08:44

大人与哑巴

/安那琪 2002年12月14日 大人开讲 狗屁不通 小人景仰 眼珠翻白 只看你衣着光鲜 奉迎之至 一条狗链 琐住你生生世世 哑巴对着讲台控诉 开不了腔 只因扩音器太多 多到没有一个属于你 猥琐的笑脸 对你百般...

2003-08-03 11:43:56

你听,英特纳雄耐尔!

你听,英特纳雄耐尔! /安那琪 2002年8月28日 卷缩在幽暗墙角 贫病交迫 无奈抽泣 饥寒中探头向第一道曙光 重新谱写一首希望的乐章 一切都被吸取 贪婪的卡必打 吃尽凡人的血肉 奴役天下儿女的灵魂...

2003-08-02 15:37:57

甘露

甘露 安那琪 手上一杯甘露 洒向苍凉大地 滋润久已干涸的川流 花木就此茁壮成长 生生不息 周而复始 流变中恒持永远的真理 睿智蕴藏在无常幻想之后 知性渴望理解浩瀚星汉间的神秘 热情澎湃在直观生命时的宁...

2003-08-02 15:36:50

炼狱天国

炼狱天国 安那琪 2002年11月25日 你必须积极完成 无止境的消费目标 否则你将被判入穷籍 你不想变穷 你积极干活 (干他妈的活!) 你不停消费 证明你有强劲乌龟王八购买力 验证你不曾贫困 纵然还是一...

2003-08-02 15:35:50

生活空间

生活空间 安那琪 2003年6月23日 你的生活 平淡无奇 枯燥乏味 报章 电视 互联网 电台广播 流行杂志 顿时语塞 机械化 专业化 全球化 经济一体化 你的生命化为不知所谓 物化 异化 奴化 信念被硝酸溶化...

2003-08-02 15:30:06

选择

选择 /安那琪 2003年6月24日 选择是唯一出路 只是还有没有选择 选择不作选择 最后不再有选择 你又是否舍得选择 放弃选择 总得有个踏实定论 总得那么一个选择 你被迫选择 是否还是选择 是否还有选...

2003-07-25 01:46:27

怎麼忘記

我只是站在遠遠 素描一只長頸鹿 眺望愛情可能暫踞的地方 為什麼左手 還要攔住視線呢 還是把滿足釋放在草原 那樣 走一段沮喪的路 很多很多。想象 從來我不曾預期的 沒說出口的狂妄 試探或者也隱沒在沒有...

2003-07-17 12:07:02

戴口罩上學去

體溫偏高的時候 我變身為燙斗 不小心燙平作夜的睡衣 夜晚惡夢里的巨大冠狀怪獸 依然刻印在筆直的身軀 要開始自我隔離 咳, 咳, 咳 在黑夜來侵之前 隱藏我的無能為力 咳, 咳, 咳 殺士蒙面俠 怪獸即將...

2003-07-03 11:56:23

距離

我跟他見面 戴著口罩 距離三尺或更遠 我們花三小時交談 距離三千尺 或更遠 飛

2003-06-27 17:07:07

一切從樹開始

樹上的貝殼 你自大海帶來 一綹深藍的熟悉 驚醒了我湮遠的記憶 你知道嗎? 我曾經是你 穿裙的樹 為了讓你柔軟我用了 一段焉紅 一掬笑容 翩飛的變幻 在你身上 鏤刻了時光 輪迴成深淺不一的隱晦 我...

2003-06-26 21:17:40

樹上的貝殼

偶爾傾聽 回蕩遠處的思念 也許想起你的胸膛 容不下的依舊是我的嫉妒 寧愿暴晒傷痛 也不要你 不完整的愛情

第一頁      ‹上一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7 / 10 頁 , 共 143 筆           
TOP